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田倩 太原道 2017-06-10

六十年代,家家户户买粮食都必须到指定的国营粮店。原本大二府巷是在北肖墙粮店,路还顺些。六十年代初期,不知什么原因,大二府巷被划分到了五福庵粮店,这可苦了大二府巷的居民。

尤其是靠了南面住的,买一次粮要经过大二府巷,穿过小二府巷,过了东缉虎营的马路,再走百十多米,走进五福庵的巷子。还要再走一段路,来到一片较空旷的地段,方才看到五福庵粮店。


█ 那个年代的粮店,图文无关


八岁那年有一天和母亲去买当月的口粮。母亲推了一辆木质的四轮的中间以三块活动板支撑的童车,由于坐过几个孩子了,童车的轮子和轴之间,已经很不协调了。一路上吱扭吱扭地响着。去的时候,小车没有负荷,较顺利地到了粮店。

在我的记忆中,五福庵粮店是一座坐南朝北的房子,进了里面,粮店很大,前面一排木质的面箱。每个箱子前面嵌着一个铁皮卷成的圆筒,上口大,下口小。由于那时供应的杂粮多,要拿好几个口袋,先排队,拿粮本登记了要买的配比,再到面箱跟前,售粮员拿着登记簿一样一样叫着:“白面、红面、玉茭面……”用大簸箕盛好,倒进面箱前面的大圆桶,买粮的要把口袋接在圆桶的小口上,只听“咣”的一声,粮食就倒进了口袋,售粮员熟练的动作,犹如三部曲,一气呵成,我在墙边看着盛好的粮食,以防被人拿错了,买齐了,母亲用两三个来回,放到外边的小车里,这样我们就可以往回走了,

小车有了负重,母亲用力地推着,吱扭吱扭的声音要比来时更响了,六十年代,小街小巷的路面都没有硬化,是土路,恰逢前几天刚下过雨,走到泥泞处,轮子滚满泥土不转了,母亲抱怨着找个小石块把轮子的泥土刮掉,小车又能勉强往前走了,一路上这样反复了好几次,小车哼着疲惫的曲子,吱扭吱扭总算到家了。母亲如释重负,我似乎也松了一口气,虽然那时年纪小,也隐隐感觉到了生活的不易。想一想,这就是那年那月的那些事。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