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爱·回家之开心速递》饰演汤盈盈少年版的朱斐斐:TVB的演员路从来都不易闯

我爱追tvb 2017-06-17



在这个年头,如果你从TVB艺员训练班加入TVB,注定要跑几年闲角,或者做下布景过下镜。如果要有对白有角色,做处境剧算是一个好大的机会,所以现在的《爱·回家之开心速递》便成为了很多新晋演员的试场。


在《爱·回家之开心速递》剧中饰演汤盈盈少年版的朱斐斐,这几年来一样也是历尽千辛万苦捱过来,TVB的演员路从来都不易闯。



入行四年,不要说角色戏份,连角色名也不是常常有,很多时也是秘书、员工、客人等等过场的名字,想拎个代表人物出来?唔好意思,暂时未有。


不过好彩,机会就是来得这么突然,因为《爱·回家之开心速递》年青版高栢菲一角开始有人讨论,等了几年才迎来一个机会,有无曾经灰心过?


斐斐说:心灰?有时都会有㗎,不过我都好开心,一个小个角色都开始有人留意到了。由入行到有第一句对白,到有角色名有小小演份做,虽然进度系慢啲,但呢四年都系前进紧。我知道好多野要按部就班,无一步登天。我做多啲呢个层面嘅野,留意多啲前辈工作,令到我基本功扎实啲,未尝唔系件好事。


虽然只是一个戏份很少的角色,但起码叫做有人留意,罗马不是一日建成,成就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拥有。


呢个港铁广告就系佢喇,大家又认唔认得呢?


有着演戏的热诚,但生活依然要继续,家里只是一个普通家庭,TVB出了名人工低工时长,如何在理想和面包之间平衡呢?



幸好斐斐想法十分长进,有多出的时间都会出去接job帮补,她说:人工系有啲低,大约每个月7000-8000,好在家里人无反对。但我都有系出面接job帮补下,搵多啲时对自己好啲啰,搵得少时就悭啲用,后生时唔捱下几时捱丫!我自己去casting搵嘢做丫,以前地铁唔舒服要搵职员帮手个poster就系我了。讲开呢个广告,好多人都话好似真系病左,啲朋友话都话见到个广告都忍唔住望下,之后有私下用个病样做emjio。就连坤哥经过地铁都忍唔住影左张相po ig讲笑话:『咁病唔好出街,好想帮下我。』其实生活费多少对我黎讲唔系最辛苦嘅,丰俭由人啦。对我黎讲辛苦嘅系工作时间,你知我地「布景人物」工作时间长,要长时间作战状态。早到现场最迟一个拍,有时拍一个镜头,播出街几秒但就用你成日精神去换翻黎,有时剧接戏时间连住,翻屋企冲个凉时间都无。好似好多野拍咁,但亲戚朋友问起,又讲唔出拍左啲咩,果种感觉先令我觉得辛苦。


一种无奈,一种辛酸,不难感受到斐斐心中的煎熬。




做演员最想就是得到别人的认同,如果演出来的成绩甚至连批评都得不到,因为根本没有人留意你的存在,确实是天大的悲惨。


尤其是等埋位的时候,相信有不少演员的经历过这种等待。五点钟起身返厂开工,心情预备好了,戏服上身了,化妆完成了,就等待着导演叫你埋位。点知一等就等到天黑,所有准备都被时间磨蚀了,终于导演拍到这场戏份,一个杯面熟透的时间都未完,原来已经拍完。难道这不就是很多演员终身的写照吗?



满腔的热诚踏入演艺圈,想尽力做好每一个角色,为自己每一处演技不足去磨练,就是等一个能够出位的机会。


点知一等就系几十年,学黄子华的说话,好彩你就会等到一个角色,唔好彩?可能观众根本记不起你的名字,或者其实有个名字系记得,就系「好熟口面」。




做演员从来都会遇到很多不公平的事,看着每一个比她迟入片场,但更早拍摄完而且走埋的同事,斐斐明白到这一行便是这样:咁果啲系主角,都无得去怨,呢个世界系好多野系唔公平嘅。以前有段时间好唔识谂,自己对自己期望好高,但能力又追唔上野心时,我令到自己情绪出现左问题,有忧郁症。又好想次次系镜前以最好状态,刻意减肥,结果就经历到由压食到暴食症,不过我知呢行好多前辈都有好大压力,好多时演员都有呢方嘅面问题。


又忧郁又暴食,有时对自己要求太高,却达到不预期,压力便跟随爆煲。有人会选择放弃,有人会选择降低要求,而斐斐则得到了这些病。



一个只有25岁的演员真的要承受这么多压力吗?她说:我就系想做到主角,拍到有代表性嘅作品。但你都见我做左四年进步缓慢,难免同人会有比较,有时会着急,会想不开。我亦都唔想枉走一条路,到最后咩都无。我系包包面果啲女仔,有时难得有大头有演做,就想做好啲,又想靓靓出镜,所以好疯狂地想自己瘦。物极必反,你越想要果样野越得唔到,我越唔俾自己食就想食嘅欲望越大,暴食症发作,垃圾食物停唔到,两磅蛋糕成个食,就连煮饭嘅糖、盐都唔放过。加上有时长期翻工,暴食可以令我减压,嗰阵肥咗成40磅,嗰时完全唔想见人,所以都无男朋友。暴食呢方面搞到我爸妈都好担心我,由入行前好瘦好健康女仔变成身型反复无常时肥时瘦,呢啲又系我觉得辛苦嘅。



因为这个病,斐斐由一个瘦女便成小胖,更加要为此帮衬心理医生:「有睇心理医生,同我倾计,我系睇政府啲心理医生,私家太贵了,见一次都要成千几,包药最平都3千几一次。政府好平,个排期就麻烦啲,我有一次要成半年。」



影后惠英红都曾经抑郁症,甚至上金像奖台前都要食药,能够克服自己、克服病魔,未来总是充满未知性,斐斐断言不会放弃,因为除了喜欢演戏外,她还有一个梦想:应该都唔会离开呢行,一日唔放弃一日仲有机会。我都仲等紧机会,可以同我男神彭于晏一齐拍戏,到时佢做男主角,我做女主角。


一个少女始终都有少女梦,怀着梦想的人行路总会多一份决心,要不然这么多年的闲角生涯,而且捱到病,这种挫折已经会叫不少人放弃。



其实当初入行就应该会知道TVB这条路一定不好行,因为见过的例子实在太多了,点解当初又会选择走这条辛苦路呢?


她说:果段时间系啱人生转折点,又唔想继续升学,又唔想搵好正式嘅工做。咁啱果有时参加校际戏剧比赛,都攞奖,觉得自己都可以试下呢方面,所以佢招生时,就胆粗粗地去报名。


入得TVB人工一定少,有些人可以靠家底支撑生活,但斐斐显然不是这类:屋企系普通家庭啦,但份粮真系只可自给自足,虽然无造成佢地负担,佢地又唔反对我做呢份工。但咁大女孩都无真正养得起爸妈系会唔开心,所以宜家要努力啲,将来令佢地觉得有我呢个女而自豪。



就这一份坚持已经令到不少人佩服,即使将来未必会大红大紫飞黄腾达,不过这一份经历已经足够令斐斐自豪,老土讲句,一个人无梦想同一条咸鱼有咩分别?


阴霾过后会是蓝天,她相信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