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韩长绵 太原道 2017-07-17

我爱山西,我爱吕梁山,起因大概要追溯到我的孩提时代。那时觉得山西好玩,觉得吕梁山神奇。也许是因为这些,我在中专毕业分配时毅然放弃了去大都市武汉的机会,主动要求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山西,只是最初是分配到晋南的中条山,距离吕梁山还远着呢,心里不免有些落寞,幻想有机会一定去吕梁山。上世纪70年代初,山西铝厂上马建设,上级要求老矿支援新矿,尤其需要技术人员,我第一个报名,并获得批准,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吕梁山,供职于吕梁山中的孝义铝矿。


█ 王俊杰拍摄


说起和山西的缘分,需要提一下我家的邻居老戈头。老戈头年轻时曾在山西跑过单帮,对山西的风土人情甚是熟悉。那时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娃娃每天晚上都去缠着他,因为他会讲故事。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故事大多取材于山西,尤其对他用山西话常说的那句“山西山西山山西”格外感兴趣,如痴如醉。他说一次,我们就跟着学一次,一来二去我们也能说出点山西味儿了。记得他给我们讲过山西的三大怪:烙饼像锅盖、面条像裤带、饭里搅着菜。到了山西才知道饭里搅菜是和子饭。给我们讲过山西的驴大马小,毛驴还比骡马高;山西的房子没有墙,挖个洞洞冬暖夏凉;山西的兵好喝醋,战场上宁可缴枪坚决不缴醋葫芦……老戈头讲这些故事时,常常手舞足蹈,神采飞扬,唾沫星子乱溅。

至于说到吕梁山,老戈头只有一句顺口溜:“吕梁山,多煤炭,走路煤绊脚,摔个跟头变成黑大汉,随便抓一把,点火就烧饭……”仅此而已。认识吕梁山是在上学之后的地理课本上,它与太行山都是山西重要的山脉,分列东西,纵贯南北。对它更进一步的了解则是读了著名作家马烽、西戎的《吕梁英雄传》,两位作家所描写的那些可歌可泣、感人至深的故事可比老戈头讲的新鲜、精彩。这不仅使我对这块老革命根据地产生了浓烈的兴趣,而更多的则是敬佩之情。

当我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吕梁山,投入到孝义铝矿的建设后,却还后悔了好一阵子。从几百里之外富庶的晋南来到这一望无垠的黄土圪梁,各方面都极不习惯,越看越不顺眼,粗略的印象是荒凉、落后、不开化,再加上生活上的不适应,水土不服的折腾,当初的神奇、有趣和好玩一下子荡然无存,暗下决心尽快离开。


█ 王俊杰拍摄


这个思想波动了多长时间,我实在无法说清,只知道是纯朴的老区人改变了我。当然,这种感情的进一步升华和巩固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两件事。

1974年一个夏日的黄昏,我们在矿区外围搞地形测量,为了多完成一个测点,没有及时返矿,突然雷鸣电闪,下起了暴雨,随之山洪挟裹着泥沙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顿时我们惊呆了。进退维谷之际,跑来了几位披蓑衣戴斗笠的村民,不容分说带着我们几个浇得落汤鸡似的弟兄沿着山脊小道回到了他们的家里。一进入那黑乎乎的窑洞,似有一股暖流迎面扑来,大人娃娃太热情了,帮我们烤衣服,给我们煮姜汤、擀面条……告诉我们这山里的洪水最不讲情面,一不小心就会被它冲走,路不熟悉就更危险了。嘱咐我们安心休息,吃点热面暖暖身子,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等雨停了再走。并说这洪水凶是凶,可凶不了多久,雨一停它也就凶不起来了,那时就安全了。一位头上箍块白毛巾的老大娘还拉着我的手说:“听口音你不像山西人,外乡人到我们这穷山沟里可真够难为你了。若不是老天下雨,请你们也请不来呀,当年的红军、八路军经常出入俺们家,他们打日寇、打土匪,你们建矿山,还不都是为我们,一家人还见什么外……”老大娘说得我们心里热乎乎的。

矿山建设之初,架设空中索道是一项十分艰巨而又麻烦的工程,当时全矿总动员,几百人往山上拽钢丝绳,还感到力量不足,人手有限。正在吃紧的时候,农民兄弟在村党支部书记的带领下,齐刷刷前来支援,工地上一下子增加了七八十号壮劳力,真是雪里送炭啊。工农携手同流汗,热火朝天捷报传,吨吨钢绳上了山,好一幅共建矿山的图画!矿长、书记为感谢他们无私的支援,盛情相邀到食堂吃饭,左说右说他们也不肯去,村支部书记拱着手说:“村里农活还忙着呢,就不打扰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就言语一声,没别的,劳动力还是有的。谢什么,你们的事也是我们的事嘛。”矿长书记带头鼓起掌来,欢送农民兄弟们下山。

对吕梁山印象的根本改变和感情的深化,更是在我逐渐游历和走访了几个地方之后,如交口的大麦郊、兴县的蔡家崖、柳林的三交镇、孝义的兑九峪、下堡等,当然这些地方的风景并不优美,既无名刹古寺,也无群峰笼翠,但它们与老一辈无产阶级家息息相关,那里有不可缺少的一页。对于这些地方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窑,一山一水,都觉得熟悉亲切。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