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中国-东盟关系变局,提升广西在中国-东盟合作中的战略地位

梁颖 中国-东盟研究院 2014-03-13

    一直以来,广西在服务中国周边外交战略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打东盟牌”使得广西在区域发展中的优势明显,但未来“打东盟牌”也面临很多新问题:

    一是传统的“睦邻友好”思维将爱到“东盟一体化”的约束和挑战。《东盟宪章》通过以后,面对长远“一体化”的发展目标,东盟国家更有可能内部“搁置争议”,共同对外(中国)。今后的中国-东盟合作,东盟组织将更多地与中国中央政府谈判,传统合作中的广西地缘优势将不再被强化,多年积累的人脉优势与官方优势难以发挥作用。如果《东盟宪章》持续强调东盟整体或东盟组织的作用,广西在促进中国—东盟合作中的地位就会下降。

    二是奉行“政之交”的中国对东盟经济外交战略遇到“民之心”瓶颈,使得广西原来擅长与东盟国家政府打交道的“官方优势”弱化。我们对东盟的合作项目获得了对方国家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支持,但没有赢得对方国家“民心”,有些项目甚至遭到了所在国百姓的反对,缅甸、老挝,甚至柬埔寨都发生过抗议和排斥中国企业投资和合作项目的事件。从发展趋势来看,美国政府正逐渐加强对那些经济增长与中国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政治经济渗透,其援助和双边合作的主要领域涉及与民生密切的教育、医疗、救灾、艾滋病预防和治疗、生态保护等项目,并在重要经济领域给予技术援助,实施“民心工程”。“民心”元素的积聚必定影响这些国家未来的政策方向,为广西-东盟经济贸易合作增添困难。

    三是广西推动中国—东盟合作的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使得广西既有的合作平台既已形成的合作机制难以发挥更好的效能。近期东盟形势发展对于中国渐趋不利,广西已经搭建并成功运行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以及一系列论坛,也将因为南海问题、外部势力干涉受到重大影响。我们常说“政府搭台,经济唱戏”,可是我们将面临已经搭好的戏台,别人不愿意来唱戏,甚至会来“砸场子”。中国—东盟合作新机制的转化使得广西必须改变对东盟合作的策略,善于从整体上把握中国—东盟合作,淡化国别策略,创新合作机制,提升区域功能。

    广西作为中国-东盟合作的积极推动者和重要参与者,既可以利用举办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有利条件积极与东盟国家沟通,加大中国-东盟关系的缓冲地带,又可以积极向中央提出相关政策建议,并在这些政策建议中为广西争取更有利的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只有继续“打好东盟牌”,才有可能更大程度上提升广西在推动中国-东盟合作中的地位和对外开放形象,扩大广西在全国的影响力。为此,我们建议:

    一、重视发挥民间组织和民营经济力量在中国(广西)-东盟合作中的缓冲作用

    “民相亲”是“国之交”的基础所在。中国与东盟各国民间交往由来以久,广西与东盟各国的民间交往亦是历久弥坚。尽管近期中国与少数东盟成员国经历较多问题和磨擦,但中国(广西)与东南亚的民间交往合作却呈现越来越频繁的趋势,多数东盟国家政府都主张通过民间形式来加强各方面的合作,希望民间组织发挥桥梁与纽带作用,当好中国与东南亚各国民间友好的使者。广西人民与东南亚华侨有着浓厚的民族感情和“血浓于水“的亲情,双方民间合作的巨大潜力将会得到进一步释放。同时,多数东盟国家奉行自由市场经济,很多合作项目东盟国家是企业在参与,中国这边是政府在推动,两者多有悖议。近些年来,广西的民营经济获得较快发展,并已利用各种平台发展与东南亚的民间合作,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中国-东盟合作主力军,潜力巨大。因此,要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合作机制,搭建好相关平台,为中国与东南亚民间组织和民营经济团体交往创造更加良好的条件,更好地实现民间先行、以民促官、官民并举,让民间对话成为消除双边误解、推动双边合作的良好渠道。

    二、重视东盟各国内部不同利益群体在中国(广西)东盟友好关系中的作用

    《宪章》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各国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都会经过重新组合而变得更加复杂。各国必定要在一体化进程中控制或者调整各种政治经济因素,综合考虑和权衡相关变量,确定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而对这些因素的考量多是利益集团博弈的结果。

    现有的利益集团(家族)肯定会采取各种措施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和地位,通过各种方式来影响政府的政策抉择。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东盟各成员国可能出现执政政党交替,统治者(家族)更换的情况。鉴于此,广西应注意与这些政党、利益集团代表保持沟通,有选择地平衡执政者与相关利益集团的关系,扩大与其交流与合作的宽度和深度,以便促使政治、经济、安全等重大问题的对话和灵活解决,维护广西—东盟成员国友好合作关系的终极目标,实现从 “政之交”到“民之亲”广西经济外交战略的调整。

    三、采取相关政策有重点地吸引东盟国家对广西的投资

    如果说走进东盟,要受“东盟组织”约束,那么吸引他们到广西来,就是我们自己的政策。广西领导层已经在政治上积极展开与东盟的多层次合作,应该对那些已经与我们建立起政治互信、合作基础良好的国家给予优惠政策,对于那些已经取得初步合作成果的泛北部湾次区域合作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应当加速发展,同时可以建议中央政府适当对老挝、缅甸和柬埔寨等落后经济体采取经济援助政策,由广西具体负责组织实施相关合作项目,吸引这些国家企业来广西投资办厂,用实际的经济利益表明中国(广西)的合作姿态,并增进与这些国家的联系。目前广西已经建立的中马产业园,中越跨境经济试验区建设,健全的保税政策体系,有利于将东盟国家企业有选择地“引进来”。鉴于此,中国可针对来华投资的东盟企业制定相关优惠政策,吸引东盟国家到中国广西投资设厂,合作开发项目,以赢得东盟人民的心。这些优惠政策包括土地使用优惠、“无费区”的设立、税收优惠、行政事业规费优惠、开放东盟国家居民在广西就业等等。

    四、推进广西东盟金融合作,争取开放人民币双向信贷业务

    与东盟银行制度对接,开放东盟银行在广西开设分支机构,允许东盟银行在广西承办人民币业务,开展人民币信贷、结算、存款和代理业务,更好地为对外贸易服务。组建中国-东盟投资项目库,推介项目,把广西建设成为中国-东盟双向金融投资项目中心,进而把广西发展成为“国内企业走出去”和“东盟企业走进来”的功能平台。在此过程中,我国应开放东盟国家银行在广西设立分支机构开展人民币投融资业务、增加RQFII的额度,放宽金融市场交易限制,推进广西—东盟的人民币双向信贷业务,应以南宁保税物流中心、钦州保税港区、中马钦州产业园、东兴跨境经济合作区等功能园区为平台,吸引境外人民币投资广西的产业项目,并鼓励广西企业对外部投资。 

    五、推动并积极参与中国东盟互联互通,打造广西对东盟开放的“国际通道”

    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工程,是深化中国-东盟多领域合作的体系保障。我们认为,中国-东盟互联互通不仅包括物理连接,更是要实现制度连接和人文连接。物理连接包括运输、信息与通讯技术及能源的连接,属于中国-东盟合作的基础设施;制度连接包括贸易自由化与便利化、投资与服务自由化和便利化、多边认证协定、区域运输协定、跨境手续简化、能力建设等,属于中国-东盟合作的机制建设;人文连接包括人才、教育、文化交流和旅游的连接,属于中国-东盟合作的深度挖掘。广西具备参与这一项目的先天优势,已经在中国- 东盟互联互通领域走在前面。对照上述领域,中国-东盟(广西-越南)跨境经济合作试验区规划和建设、“中马双园”落实、广西保税政策体系建立、中国-东盟博览会和商务与投资峰会及其相关多层次论坛,已经体现在上述三个层次连接的很多方面,优势明显。下一步,积极参与中国-东盟互联互通,首先要与广东、海南和港澳合作,强化海上互联互通项目实施,打通海上走廊。其次就是要推动“南宁-新加坡”陆上通道(南新高速)的落实,打造广西对东盟开放“国际通道”,实现物理连接宽覆盖,就可以扭转因为《东盟宪章》使得广西地缘优势下降的境况,保持广西对东盟合作中的“桥头堡”地位。在此基础上,深化中国-东盟合作的机制建设,做好制度连接,最终推动人文连接的深层次合作。

    六、建设陆地和海上两个“中国-东盟跨境经济合作区”

    广西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既有陆地接壤又有海上通道的省区,这个优势怎么才能更好地发挥值得深思。广西已经明确要加快南宁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战略高地、中越跨境经济合作区、东兴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全面启动中-马钦州产业园区建设,扎实推进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建设。可以说,陆地项目推进只待政策落实和时间,自治区领导层已经与越南高层达成共识,只要持之以恒,就会有硕果。下一步,广西要在海上跨境经济合作试验区建设上实现新突破,在“文化认同”的基础上把握“共同利益”,进一步推动泛北合作,落实到“泛北合作”的具体项目实施。首先实现与越南共建海上“海洋资源合作开发实验区”。积极参与国家海洋战略制定,明确广西海图,推动海上中国-越南跨境经济合作项目的实施,比如国家可能尝试与越南在海上低敏感度海域共建海上石油钻井平台,这极有可能是实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新突破,发展前景广阔。一旦落实,可以推广到其他国家,共建海上跨境经济合作实验区。其次,广西可以主动申请建立“中国-东盟海上生产生活服务中心(基地)”,具备向航母及远洋舰船、海上钻井平台、远洋渔业设施提供应急救援、生产生活设施维护维修、生活用品供应能力,并可趁机进一步扩大广西石油炼化产能,使广西能成为国家东盟战略和海洋南海战略的服务前沿。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研究课题攻关项目“中国—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研究”(项目编号10JZD0022)阶段性成果。国家社科基金“中国—东盟关系中政治与经济互动机制研究” (项目编号12XGJ002)阶段性成果。广西大学211四期软科学研究科研基金资助项目成果。

 

 

    作者简介:梁颖,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院长,广西大学党委书记,广西大学211工程四期重点学科群“中国—东盟经贸合作与发展研究”学科群负责人。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