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李小龙的第一面和最后一面

见面


第一次见面就在桌子底下拉手


李小龙的手从桌子底下伸了过去,他从丁珮双肩、双臂的摆放状态便能推断出她的手掌在什么位置。但是当李小龙的手刚刚触碰到丁珮的手时,丁珮的手一颤一跳飘飘然躲开,竟然没能捉住。这情况让他不由得一愣,手掌摊伸在那里再不敢轻易乱动。


李小龙一愣的表情丁珮看到了,她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是自己逃开让他意外,还是自己逃得太快让他意外?


但是丁珮的手本能逃开后随即又本能地送了回去,送到了李小龙的手掌里。这就像两块相互靠近的磁铁,即便相对的是同极,但当靠近到一定距离之后,立刻会有一个跳起和翻转,随即不同极紧紧吸合在了一处。


李小龙的目光很认真很用力地看着丁珮,而丁珮的目光始终仙湖般清灵,神圣而神秘。桌子底下两只手轻轻柔柔地握在了一起,就像两根相互撩拨的柳枝。但两人心里却都非常清楚,这样的相握其实很紧很紧。


这是丁珮和李小龙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丁珮让李小龙等了一个半小时。而此后他们两个每次见面,丁珮都会让李小龙等一个小时以上。



死亡


他睡着了再也没醒来:



其实李小龙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到丁珮家里来了。虽然他们经常在一起谈剧本、聊天,前一天晚上他们两个还聊到很晚,但每次都不是在丁珮的家里。这天下午李小龙却是直接上楼进了丁珮的家,而且这次还有邹文怀陪着,就像他们两个第一次正式见面时那样。


李小龙从椅子上站起来舒展了下脖颈,然后眉头微微蹙了下说:“我的头怎么突然疼了起来。”


丁珮听到这话后马上跑到橱柜找出止痛片,看李小龙把药吃下去。


然后丁珮看了下表说道:“还有些时间,要不你先到我房间里躺一会儿,这里离你们约好的日本餐厅很近,过去也很方便。”


丁珮为了让李小龙好好睡一会儿,也就没有跟进房间,而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直到觉得自己肚子很饿了,丁珮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九点,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又坐在那里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电视。于是她赶紧站起身到房间里去叫李小龙,怕他这一睡把要办的正事给耽搁了。而这次和刚才明显不一样,进房间的刹那丁珮就觉得非常不舒服,而且这种感觉她似乎曾经在哪里有过。


丁珮叫了两声李小龙,然后也轻轻推了下他。但是李小龙依旧睡得很熟,不发出一点声响。


这时候丁珮开始害怕了,她的心跳加快了,呼吸也加快了,脑子里还嗡嗡作响。这些身体反应混在一起让丁珮想起曹二爷家的龙洗,想起龙洗被摩擦后发出如同嘶喊、哭泣的声音。但这次她没有像在曹二爷家那样逃走,而事实上她也无路可逃,只能赶紧给邹文怀打电话。


“不好了,我去叫小龙起来,可他好像醒不过来了。”丁珮这时说话的声音出现了颤抖,这是过去她遭受各种惊险都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你先别急,我马上过来。”邹文怀从丁珮的声音里已经觉察到事情的严重性。


邹文怀差不多是九点四十左右的样子赶到丁珮家的。其实他们约好吃晚饭的日本餐厅离丁珮家很近,但是邹文怀赶过来时却不太顺利,路上被耽搁了一会儿。


到了之后邹文怀也试着叫醒李小龙,推肩、掴脸等方法都试过,但是依旧没有醒来。于是他立刻打电话给李小龙的私人医生。李小龙的私人医生是个英国人,李小龙一直认为他具有恪尽职守、遵守时间的好品德,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一晚却怎么都找不到他。最后没有办法,他们只好马上打电话将丁珮的私人医生找了过来。


丁珮的私人医生朱博怀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赶到了,来了之后稍稍查看了下李小龙的状态就让立刻送医院。而后来朱博怀在法庭上发表证词时说,他检查的时候李小龙的心跳、脉搏和呼吸都没有了,瞳孔虽然还没有完全开启,但已经可以确定为“没有生命征象”。


-------------------------------------------


以上内容摘自丁珮自传《李小龙和我的旧时光》,点击“阅读原文”可进入购买链接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