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有座魔方大厦,阿三和老黑搂着高中生吹气球,1小时能卖1000个

公路商店 2016-01-05


在成都南城散不掉的雾气中,藏着一座城堡------保利大厦。


全成都的年轻人在这座高楼里都藏有几个秘密,幽默的成姆斯特丹人,略带敬意地给它起了个尊名:“魔方大厦”。



或许这个大楼并没有得到过郑渊洁的亲笔题词,但它号称是中国最像魔方大厦的建筑。AB座之间的凹口,就像动画中那个进入奇幻世界的入口。


当然,保利之所以被称为成都的”魔方大厦“绝不是因为他的外观。

成都南部那一小块地方,飞的地儿都挤在那,号称“成姆斯特丹”。“成姆斯特丹”不只是名字而已,因为那里没有朝阳群众。


而是因为这里是飞行员,不,是宇航员的天堂。


在这个建筑的二十一层,天台之下,是一家TAG的酒吧。 总是放一些曾经的大力少年才喜欢的HOUSE和TRAP的电子乐。

TAG的意思是To Another Galaxy,飞向另一个星系/飞向外太空,老板Twan说位于21层的TAG离天确实挺近的 。


在这个酒吧里,吸毒早就是一种落伍的事情。他们学会了吸氮气气球,吸一口就会有晕眩感,就像醉酒。气体帮助飞行员们活在了水下,不需要任何致幻剂的辅助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样的酒吧以TAG,HERE WE GO,NASA为首,20多层的大理石办公室写字楼里遍布着各种风格几十个club,走火通道里都是已经丧失理智的阿三和老黑。


甚至有时来这里吹气球的,已经是一些背着书包的高中生。

nasa,有个巨大的宇航员挂在空中


每家酒吧甚至过道里都有人在“吹气球”。由于是绝对合法的勾当,原本一些靠缉毒为营生的成都“朝阳群众”,在保利这个地方算是断了财路。


每天你都能看到一些穿着街头装扮打着耳钻的男女学生们在某个酒吧包场。他们就站在酒吧门外迷离的消防通道,好几个人对着一排气球连着吸,10个起。装氮气的子弹一个个掉落在地上,就像兰博电影里那样。


如果你从旁边走过,他不但不会感到尴尬,反而会发挥成都人特有的热情:“朋友,你也来玩一个。啥子?你第一次?我对你有好感,来来来,再来十个。我们一起吹。”这种场景并不少见,在成都很多地方都可以碰到这种情况。比如在一个即兴演出的酒吧“家”,经常发生着这样的戏码:约的是8点钟那拨朋友,顺带着也把7点半那拨人的酒钱也付了。






火爆的气球生意,乐坏了那些卖气球的小贩。所谓小贩,也是成都那些好耍的年轻人,白天睡觉,晚上在春熙路出没才发现了这个好商机。我的朋友V也想做这个生意,于是在某个晚上跟着一个贩子去玩儿:那是个在保利中心略有名气的气球贩子,10块钱一个的气球,2小时卖了一千个。


保利大厦和成都美国使馆在同一条街上,老外多的吓人。

对于尝过百草的穷老外来说,保利大厦走廊上浓烈的某种香味似乎是从柏林飘来的。


不过是保利穷老外的目标依然还是姑娘。相比起北上广深,成都这个二线城市让他们感觉自己更像“小池子里的大鱼”,不论黑皮白皮都能吸引眼球。


保利的圈子很小,经常玩着玩着就看见几张网红熟脸,这可能和成都整容医院比较多有关。她们唇彩亮得反光,嘴一咧笑得特别大声,似乎走着路也自带光环。

有位外国人在墙外论坛上讨论着成都的姑娘,一边抱怨她们没有韩国、日本女人漂亮,还不够开放,一边炫耀自己钓到极品可以打8分,就像大众点评。他在睡了一个8分成都女神后得了流感,女神还带着药和饭在酒店照顾他整整两天。


稍微有些矜持的爵士形老外,在保利“泡不到不是嬉皮的妹子”。没法对着成都姑娘解裤裆,他们便退而求其次,在保利的楼梯间里发泄更低级的欲望。在醉倒在自己的呕吐物里之前,各国老外用粪便和尿液在保利的楼道上划分出新殖民地。


实拍老黑在里面的一场斗殴


“我们在成都不用遵守法律,甚至也不用装着遵守法律,就跟我们在美国一样。”

“我要是哪天DJ了,就去保利中心给吸毒过量的老外放快乐崇拜” --------这是来自保利大厦的爱国主义宣言。


除了常规的电音酒吧。4楼甚至还有一家约架酒吧,大概意思就是进这个酒吧可以报名打架,干赢了能赢200块钱,干输了就被扔出去。只是道听途说,我不知道那玩意儿是不是合法。


保利作为原先的一家写字楼,被酒吧,涂鸦,艺术空间彻底占领。凌晨四点,吉他声、呼声还在不断出。背后的棕南小区哭声一片,报警报了好几年也没用。天堂不受法律管辖。


似乎除了成都没有地方可以办到。更准确的说法是,除了成都人,没有人能办到。



这是保利的风气,可能也是成都的风气。


上次去成都在一家饭馆和朋友吃饭,中间的时候我环顾四周给朋友说:咱偷偷抽一根?成都的朋友感到很惊讶:我操在这抽?行吧,抽就抽吧来来来来。我把一包烟拿出来递了一根过去,他抽了一口说你这味道不对啊这他妈是烟啊。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除了北京以外的地方没有室内禁烟这个说法也了解了成都朋友的勇猛。


去了北京三年的成都人晓云回到故里,看到马路上就有人坐在跑车里飞叶子;他当时就给北京的父母发了一条微信:成都人都疯了。


和朋友去过一次保利,最大的印象不是那里的叶子和气球。而是那里的电梯。



保利大厦的电梯很慢,半小时一趟,就像成都人慢吞吞的生活。似乎是给初来乍到的人最后一丁点考虑时间,因为一旦你进入她,恐怕就再也出不来。


我的成都朋友说,要敢写魔方大厦,就打死我。

我就试试。


特别感谢:不愿透露姓名的沈老卵,404,VBB,哥威龟提供素材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