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墙的合法性 | 拆哪儿

拆姐 拆哪儿 2018-01-14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话题了。讨论一样东西该不该拆,不正是拆姐的主业吗。只是很多人并不愿意讨论,或是等不及讨论,他们更善于直接行动,诉诸于集体无意识的雷霆手段。拆不拆?不存在的。三个字:统统推倒。

 

这已经成为一个常见的难题,当前社会矛盾的最新变种:同一块土地,同一个小区,一边是高价销售的商品住房,一边是配建的限价住房。开发商为了促进商品住房的销售,在中间支了一道围墙,将两部分不同属性的房子分隔开来,并把小区资源向商品住房进行了倾斜。

 

这道墙,变成人心上的一根刺,成为双方人马对峙的界河。

 

不拆,住限价房的人感觉受到了歧视。拆了,高价购买商品房的人又觉得鱼龙混杂,心中难平。双方都觉得不公,难以调和。

 

在不少城市,这样打包出让土地,让商品住宅用地配建相应比例的限价房,是政府为了完成保障性住房建设任务而采取的普遍做法。甚至还会让开发商竞争限价房的配建比例,建得越多越容易拿到地。至于开发商如何盈利,尽管熬白了不少财务总监的头发,但那并不在决策者考虑的范畴。

 

这一招确实有效果。卖出多少地,就完成了多少保障房建设任务。你开发商不可能不吃饭吧,要吃饭,必须来买我的地,参与这项由我制定规则的游戏。行政任务顺利转嫁给了商业资本。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什么呢?正是这一道墙的合法性困境。

 

就在最近,矛盾又一次激化。位于北京朝阳区东坝乡的“首开龙湖天璞”小区,自住房业主群情激奋,合力推倒了商品房与自住房之间的隔离墙。两边业主发生了冲突,甚至惊动了警方。而在夜间,商品房业主又悄悄地把围墙装了回来。

 

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全国各地陆续都有案例。双方的诉求都很容易理解,站在各自的立场,一目了然。但拆姐看到的问题,却更深远。

 

羊毛出在羊身上,亘古不变的道理。你我都知道,开发商在限价房上让出的利,会在商品住房的销售中找回来。配建的限价房越多,一旁的商品住房的单价就会越贵。如何实现呢?这道围墙只是手段之一。

 

其他的,还包括户型格局,容积绿化,建筑材料,装修标准,物业服务,以及商业、教育、医疗、环境等配套等,通过各种手段的差异化去实现商品房的溢价。一边限价房单价3万、4万,一边商品房的单价可能要卖到10万,才有可能算过账来。

 

也就是说,与周边市价相比,你买的限价房便宜了1万,那么买同小区商品住房的业主就要多花1万。这就是商业规律,也是社会价值最直观的平衡与守恒。

 

用商业逻辑包裹着的住房保障体系,并不是做慈善。你享受着远低于市场价格的政策性住房的便利,但殊不知,正是那些一墙之隔,让你讨厌的高价购买商品房的人,支付着你享受便利的代价,让这个逻辑得以可能。

 

曾经一度,北京市面上已经见不到适合刚需者购买的房子了。游戏规则改变了,带来的后果是,除了限价房,商品住宅全面豪宅化。因为平价的商品房,根本无法支持配建限价房的成本代价,唯有用利润空间更高的豪宅来覆盖。北京房价的上涨,这也是一个内因吧。

 

那些愿意花费高昂房价买房的人,才是政府制定的这个游戏规则的逻辑闭环。

 

他们的慷慨买单,支持着更多的人住进在支付能力之内的保障性住房,保证着中国特色的住房双轨制的运行。他们有不少其实只能算中产,买一套这样的房子,几乎要奋斗半辈子。他们才是那群沉默而奉献的人,而不是那群“搭便车”的限价房购买者。

 

这道墙拆不拆,其实不重要。但它背后的问题关键是,既然政府制定了这个游戏规则,那么是否允许开发商,用差异化的产品去应对这个规则,让这个游戏可持续,让那些商品房购买者愿意高价买单。

 

但很可惜,那些群情激奋的限价房业主,是不可能考虑到这一层的。眼前的利益早已蒙蔽了一切。而中国式的单纯的思维逻辑,让他们有底气去推倒一切。

 

那些要求拆除这道围墙的人,你们追求的是“平等”,但并不一定是“公正”。

 

平等并不一定意味着公正。这张图很直观:



拆姐去银行办事,普通柜台人满为患,排队等得我心焦气躁。但旁边的VIP窗口,却不用等待。我觉得很不平,拥有50万存款的人,和拥有45万存款的人,差别真的这么大吗?

 

拆姐想的是,等哪一天赚到钱了,我也去办一个VIP,享受银行服务的便利,而不是砸掉窗口,去消灭VIP窗口。银行制定了这个规则,产生了“不平等”,但并一定“不公正”。毕竟VIP给银行带来了更多的利润。去消灭VIP这种不平等的事物,也无法达到真正的“公正”。

 

拆姐乘飞机,从来没有坐过头等舱。比尔盖茨说过,坐头等舱的人会比经济舱的人更先到达目的地吗?当然,他应该是有自己的私人飞机的。

 

尽管如此,拆姐也发现,头等舱的人其实是可以优先登机和优先下机的,在机场也有专门的休息区,在飞机上有一道帘子隔开头等舱与经济舱,头等舱的人享受到的服务也更多、更细致。飞机上的毛毯总是不够的,但会优先提供给头等舱的旅客。这也很不平等,但不公正吗?很公正。毕竟他们多花了该死的一倍的机票钱。

 

在经济舱的你,会去拆掉头等舱的帘子,会去争抢头等舱的毛毯吗?我相信,但凡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去做。说不定,有一天,你也成了头等舱的常客呢?

 

道理都很类似。但要说服人,却很难。

 

那些要拆除围墙的限价房业主,当面对物业公司“是否愿意和商品房业主支付同等水平的物业费”时,却又变得唯唯诺诺,顾左右而言它了。可见,他们大多数的心理,并不是一种要求平等或公正的心理,而仍旧是“搭便车”的心态。

 

我才不要付出什么代价,我就要和你享受同等的待遇。但,凭什么?

 

以后,这些限价房业主有能力购买商品房了,成了商品房的业主,他们又会自动成为这道围墙的守护者。与那些要求拆除围墙的人,与曾经的自己,对峙。

 

现实就是如此吊诡。没有什么道理,屁股决定脑袋。当打倒土豪的人自己成了土豪,他又如何能打倒自己?斗争哲学于社会进步而言,并不一定有益。理性的思考和讨论,对框架和体系进行改良,方为正途。

 

中国有很多的墙,但最应该拆掉的,却不一定是小区里的这一个。

 

生活就像一个围城,墙外的人想进去,墙里的人想出来。墙外是大千世界,墙里,却是整个人生。



拆姐原创,严禁抄袭,严禁未授权转载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点击“阅读原文”,打赏,勾搭,加入读者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