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抗议现场:这里的年轻人都没有未来

Narges Bajoghli 土逗公社 2018-01-16

2017年12月30日,大学生们在德黑兰大学参加反政府抗议活动

我的未来没有任何指望,这就是我抗议的原因。

作者 | Narges Bajoghli

翻译 | 王立秋

编辑 | xd

美编 | 黄山

微信编辑 | 侯丽

“我正在上大学,但我知道这是浪费时间。毕业后我也找不到工作。但如果我不上大学,那我更找不到工作。我只是在混个四年而已。我和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没有未来。”


莫桑是德黑兰西边约二十六英里外的卡拉季城的一名抗议者,今年二十岁。他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做小生意。他的哥哥阿里,二十五岁,是一名机械工程师,现已失业。


“阿里有个女朋友,他们想结婚。可他们去哪里生活呢?搬到我爸妈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吗?他女朋友家也是一个大家庭,他们还住在公寓里呢,所以阿里也不可能搬过去。阿里比我聪明得多,连他都找不到工作,那我肯定也找不到。这就是我抗议的原因。我们有什么未来可指望呢?”


莫桑的爸爸,侯赛因,是参加过1980至1988年两伊战争的老兵,退伍回来后得了一笔抚恤金,和他兄弟做起了小生意。他们生活在卡拉基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这套房是侯赛因在有孩子之前就买的了。他们不穷,但是,“我们也只能过一个月是一个月了。现在什么都很贵。特别是食品。我们很幸运,不用付房租。我不知道那些要付房租的人在现在的经济形势下,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侯赛因参加了2009年的绿色运动[1],当时他还带上了他的大儿子,阿里。但他的小儿子,莫桑,则从来没有表现出对政治的热情。在2017年五月的大选里,他甚至都没有加入他的哥哥和父母——他的家人把票投给了哈桑·鲁哈尼(Hasan Rouhani),而鲁哈尼也以百分之七十多的支持率赢得了选举。“莫桑整天就知道记欧洲联赛最近的比分。他熟知那些著名球星的生活,就像他们是他表亲一样”,侯赛因笑着说。“所以,当他在几天前告诉我他要参加抗议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呢。”


莫桑的妈妈法特麦接着说:“莫桑和我侄子梅桑每天晚上都去抗议。作为母亲,我担心他们,不想让他们去。但我知道他们对现实很沮丧。得有点变化了。但我也不想让我的儿子和侄子在政府镇压的时候为此而付出代价。”


在卡拉季的另一边,一名三十五岁的牙医,艾哈迈德正兴奋地驾着车,寻找抗议的人群。他不想上街去参加他们,他说,但他会配合他们的口号按喇叭,从车里支持他们。“我不清楚他们想要什么。他们很愤怒,这我能理解。但对我来说,情况看起来有点太过于混乱了。当然,我也受够了体制。但我不想上街参加抗议,除非我更明确,那些抗议者想要的是什么。”


艾哈迈德接着说:“我在一家牙医诊所工作,我们的病人有很多是工人阶级。今天我和在那里的所有病人聊了抗议的事。一些家庭真的是依靠政府给他们发放的现金(yaraneh,现金补贴)为生,他们担心鲁哈尼会取消这个政策。在通胀的情况下,政府发放的现金也不算多了。可他们如何维持生计呢?我都感觉到高价食品的压力了,我还是开着昂贵的SUV、有房产的牙医呢。我都不敢想在物价如此昂贵的情况下,我的父母是怎样生活的。”


2017年12月10日,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伊朗德黑兰公布了他的2018-19年度预算后,向议会议长拉里贾尼递交文件 


紧缩的工资

哈桑·鲁哈尼以压倒性的胜利赢得大选的六个月后,在2017年12月28日开始的全国性的抗议已经像野火一样在整个国家蔓延起来。眼下,抗议还没有领袖,各地抗议的口号也不一样,从要求经济平等,到要求释放政治犯,到要求打倒最高领袖,到推翻整个政权都有。


这次抗议与2009年的那次大规模绿色运动的抗议还不一样。这次的抗议大多数发生在处在伊朗政治边缘的城市、城镇和农村。迄今为止(本文发表于今年1月4日——译者注),已有数十名抗议者遇害,数百名抗议者被抓。


这次伊朗全国范围的抗议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国际上的制裁和国内经济的管理不当已经造成了这样一种可怕的局面:生活成本极高,失业率疯长,经济不平等不断扩大,而有钱人还以此为荣。


伊朗的富二代在社交媒体上炫耀自己的豪车 图片来源:Instagram账号therichkidsoftehran


鲁哈尼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对工人阶级产生了负面影响。正如著名伊朗经济学家Djavad Salehi指出的那样:“这是‘鲁哈尼效应’,紧缩虽然缓解了通胀,却也造成了就业率下降、政策退步(比如,提高能源价格的同时,任由政府发放的现金贬值;以及其他有利于商业和主要在首都居住的中产阶级的政策)。”


伊朗的通胀率在过去十年里波动很大,现在稳定在百分之十七。关于政客和商人腐败,侵吞数百万美元资产的丑闻一次又一次地爆出,这使那些拮据到过一个月是算一个月的公民愤怒不已。尽管伊朗的贫困率较低,2016年至2017年仅为4.7%,但青年和女性的失业率,却在百分之三十以上。

伊朗年轻人失业率


而且,就像艾哈迈德提到的那样,鲁哈尼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包括限制现金补贴发放此类的紧缩措施,也引起了社会焦虑。根据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社会学家凯万·哈里斯(Kevan Harris)的说法,2016年的一次在伊朗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普查表明,几乎所有的穷人,都加入到了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2011年启动的现金补贴系统,这些穷人每两个月都回会到ATM去取他们的钱。而现在,鲁哈尼和他的经济学家团队要削减在这个项目上的开支。新的预算甚至还要把更多的人剥离到这一项目之外,这就创造了进一步的不满。


对外国干涉的恐惧

历史上,伊朗的国内事务经常遭到外国的干涉。在这个伊朗政局越来越不稳定的时代——同时,也正值中东越来越焦虑血腥的时代——外国势力扮演的角色不容忽视。


不出所料,伊朗的最高领袖又玩起了他最喜欢的那一套:谴责外国对伊朗国内事务的干涉。他指责境外势力为这些抗议提供金钱和武器,而完全忽视了抗议者实际上是伊朗的草根阶层,也没有去理会抗议参与者真实的不满。然而,我们也不应该幼稚地去认为,沙特、以色列和美国各方没有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卷入其中。


“这就是我不参加抗议的主要原因”,莫森的表姐,三十二岁的建筑师,沙伊达如是说。她参加过2009年的绿色运动,“但这一次,情况有些可疑。”


“才不可疑呢”,莫森生气地反驳道。“我们受够了被动地等待事情变好了。事情不会变好。”


“但要是外国佬卷进来怎么办?你想把伊朗变成叙利亚吗?”沙伊达愤怒地质问道。


“不会有适当的时机。我受够了等待适当的时机。”莫森边回答,边拿起了手机,开始和梅桑商量明天什么时候上街。


注释:

[1]: 伊朗绿色革命是2009年伊朗的一次大型的反政府群众运动。在2009年伊朗总统选举中,官方宣布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以绝对优势成功连任,但是反对派总统候选人、前总理米尔-侯赛因·穆萨维认为选举存在严重选举舞弊,要求重新选举。从6月13日凌晨开始,大批民众走上街头抗议选举不公和艾哈迈迪内贾德政府,以及要求伊朗进行改革,实现自由和民主。由于穆萨维用绿色作为竞选颜色,因而示威群众大多身穿绿衣或者佩戴绿丝带、头巾等,挥舞绿旗,形成“绿色海洋”,因而被称为“绿色革命”。


原文链接: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8/01/iran-protests-hasan-rouhani-green-movement,有删节。


关于伊朗抗议进一步详细的论述,请参看:伊朗底层为何要团结反抗?这篇万字长文告诉你

本文首发于土逗公社

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喜欢这篇?

扫码赞赏


漫画:发条


阅读原文,赞赏“土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