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中国—东盟海洋合作的国别策略——泰国

赵乐子 中国-东盟研究院 2018-01-21


Strategies of Promoting China-Thailand Maritime Cooperation


Abstract: As entering the 21st century, the ocean plays an increasingly important role in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human society. Each nation continually improves its awareness of protecting and developing its Marine interests and deepening the cooperation with other countries. Both China and Thailand are typical “mainland marine type” countries, sharing the similar culture origin, developing reality and philosophy and the surrounding environment. Each pays a lot of attention to actively participating in the marine cooperation. Since President Xi Jinping proposed co-building “the 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 with neighbouring countries, China-Thailand marine cooperation has ushered in a new era. This paper mainly divided into three parts: first, it introduced the current status of China-Thailand Marine Cooperation; second, it stated the existing problems of it; and at last, it tried to offer some strategies to promote China-Thailand Marine Cooperation.


Key Words: China; Thailand; Marine Cooperation; Strategies


【摘要】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迎来了海洋新时代。作为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宝藏,海洋在各国的政治安全、经济发展与社会人文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泰两国都是典型的“海陆复合型”国家,具备相似的文化同源性、海洋发展理念与周边环境。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提升,国家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对海洋的保护、发展与规划中。作为中国的好邻居、好伙伴,泰国也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入到发展海洋经济上,并积极开展与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习近平主席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开启了中国与泰国合作的新纪元,海洋合作成为中泰合作的新亮点。在此背景下,本文从国别研究的角度通过三部分阐述加快中泰海洋合作的策略:首先,介绍了泰国的海洋现实和中泰海洋合作的现状;其次,从传统的海洋安全威胁、非传统的海洋安全威胁、中泰海洋合作的政治经济基础与不断恶化的海洋生态环境四个方面阐述了现阶段中泰海洋合作存在的问题;最后,在如上研究的基础上,分析了中泰两国海洋合作具备的现实优势与加快中泰海洋合作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中国;泰国;海洋合作;策略


一  中国与泰国海洋合作现状


(一)泰国的海洋地缘特征与海洋战略文化


21世纪以来,随着海洋利益在全球范围内的重要性不断凸显,各国日益重视其海洋战略的发展和与他国的海洋合作。海上贸易与合作创造了巨大财富,推动技术进步与海军现代化的同时重塑了全球力量对比。拥有先进海洋力量的国家可以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充到全球的每个角落,这种崛起路径带给相关海域落后国家的震撼与无奈都是巨大的。中国和泰国在历史上都经历过类似震撼与无奈。中泰两国严格意义上讲都是“海陆复合型”国家。单就泰国而言,特殊的地缘特征孕育了泰国对海洋利益与安全的特殊认知,同时也形成了泰国历史以来的海洋政策与战略。


泰国位于中南半岛中南部,西部与缅甸接壤,濒临安达曼海,属于印度洋;东北部与老挝接壤,东南部与柬埔寨接壤,南部濒临泰国湾,属于太平洋,伸向最南边的狭长半岛与马来西亚接壤。独特的地缘特征使泰国自古以来就是海陆交通的要道。然而,其特殊的地缘特征也为泰国安全带来了一定隐患。濒临“两洋”使其位置“中心”,然而,漫长却互不相连的两洋海岸线使得泰国很难有效抵御外敌入侵。因此,在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的年代,泰国在历史上屡次遭遇强权威胁,成为其进军的桥板甚至是目标。


另外,尽管“坐拥两洋”,泰国并没有享受到相当的海洋权益,尤其在海洋权益争夺日益白炽化的当下。泰国所属的海域,无论是南部的泰国湾,还是与缅甸接壤的安达曼海域,均为封闭海或者半封闭海。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这种情况下,泰国将无法拥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同时,也因为位置毗邻,多少都与越南、缅甸、马来西亚、柬埔寨等邻国存在海洋权益争端。另外,泰国所属的重要地缘位置如同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拔高了其国际影响力,给泰国带来相应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也使之成为大国角力的目标,面临着复杂的周边环境与大国力量的平衡。


除了特殊的地理位置,影响泰国海洋战略形成的还有其传统文化。对于泰国而言,比较重要的有两大传统文化:第一是其佛教文化。佛教是泰国的国教,自素可泰王朝开始,佛教就在泰国广泛传播、深入人心,并形成了泰国独特的、讲究平和与平衡的人文面貌。第二是政治文化。王室自古在泰国扮演重要角色。近代以来,王权与威权联手继续了统治泰国数百年之久的威权主义政治文化。无论是佛教或是威权主义政治文化,都将“等级观”与“庇护观”潜移默化至泰国社会的整个文化属性中,并与泰国面临的国际形势与历史现实相辅相成、相互照应。面对传统与新兴大国逐鹿全球的局面,泰国在对外合作中采取的态度一贯务实,摆正自己小国的位置,周旋于向其示好的大国间,追求平和与平衡。这方面确与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有相通之处,即“使大国亲小国,小国事大国,相合和也。”(郑玄 注《周礼·夏官·司马》)


(二)泰国的海洋利益发展现状


泰国自身特殊的地缘位置与丰富的海洋资源成为泰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尤其是20世纪中后期以来,海洋渔业、海洋资源、海运交通与旖旎的滨海风光成为泰国经济社会生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泰国的海洋产业在泰国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据评估,泰国每年的海洋产业总价值达到7550亿铢,约占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7.4%,仅海洋旅游业一项平均每年可以为为泰国带来2400亿泰铢的收入。在渔业方面,泰国是亚洲地区仅次于中国和日本的东南亚第一大海洋渔业国,同时,也是世界上水产品的主要出口国之一,曾长期位居世界前列。从表1可知,2011—2015年,泰国持有的渔船数量占据全部船舶数量的比例从未低于86%,即彰显了渔业在泰国海洋运输方面的普及性和重要地位。



另外,尽管泰国并非是富油国,但是其相对较为丰富的海洋油气资源也大大降低了泰国对外的能源依赖度,为其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动力。目前,在适足经济理念的指引下,泰国每年出产的油气约占整个国内消耗量的30%,其余油气则通过海运方式进口。从表2可知,海路运输在泰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对于开放度较高、对外贸易依存度也较高的泰国而言,其90%以上的进出口贸易均通过海运进行,海上交通线可以说是泰国的“经济生命线”,海路运输的安全与稳定直接关乎着泰国经济社会的平稳发展甚至是政治稳定。因此,维护海洋安全与海洋利益,重视与盟国与周边国家开展海洋合作,成为历届政府海洋安全战略的基本目标。


(三)中国与泰国的海洋合作现状


泰国是东盟十国中经济相对较为发达的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相对成熟的市场、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相对高素质的人才。在海洋合作方面,中泰两国在时代潮流的指引下,合作不断深入,双方共同努力建立了相对较为完备的长期合作机制。


作为中泰关系稳定和健康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及亮点,海洋合作一直是中泰两国政府致力发展合作的重点。2008年9月26日泰国代表团访问中国国家海洋局,在北京签署了《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与泰国普吉海洋生物中心的合作备忘录》,标志着中泰两国海洋领域合作的开端。随后,双方分别于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海洋局与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关于海洋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海洋局与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关于建立中泰气候与海洋生态系统联合实验室的安排》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海洋局与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海洋领域合作五年规划(2014—2018)》。迄今为止,双方已建立起完备的长期合作机制,为未来的全面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泰双方已成功召开了4届中泰海洋联委会、7届中泰海洋科技合作研讨会和5届中泰联合实验室管委会的会议,成功实施了海洋观测与气候变化研究、海洋环境预报示范系统、热带海洋生态系统研究、海岸带脆弱性与海岸侵蚀修复等多个合作项目。目前,中泰两国重点合作的海洋科技项目包括:第一,亚洲季风爆发监测及其社会和生态影响。该项目本着积极推动东南亚地区海洋领域合作、增强东南亚海域的海洋观测能力、共同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科技支撑能力的原则,重点关注“海洋在季风爆发中的作用”和“季风爆发异常对社会和生态影响研究”两大科学问题,推动季风的关键海—气相互作用过程研究。第二,海岸带脆弱性合作研究。该项目旨在对泰国海岸带脆弱性开展调查研究,阐述自然过程和人类活动对海岸带脆弱性的影响;建立海岸带脆弱性评估模型,对海岸带脆弱性进行划分,揭示海岸带未来脆弱性演化趋势,提出海岸带脆弱性调控措施和典型灾害的应对措施,为泰国海岸带减灾防灾和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依据,提高抵御灾害的能力,推动并促进中泰两国海岸带脆弱性研究的水平。第三,热带生态系统合作研究。该项目基于泰国海域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及其重要的社会和文化意义,重点研究安达曼海和泰国湾生态系统结构,该区域特有的鲸海豚、儒艮等海洋哺乳动物和海龟的种群分布和多样性,珊瑚礁生物多样性及其对气候变化的响应,毒性水母的种类和危害,借助现代科技手段和传统技术方法,揭示该区域的海洋生态系统功能和面临的威胁,促进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持续发展。



二  中国与泰国海洋合作存在的问题


尽管近年来中国与东盟国家在海洋合作方面成绩显著,但是所面临的困难与挑战依旧存在泰国对海洋利益的保障是基于其对海洋威胁的判断而形成。主要来说,泰国认为威胁其海洋利益的问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传统的海洋安全威胁对中泰海洋合作的影响


传统的海洋安全威胁也是中泰两国最为关切的问题之一,即与周边国家存在的领海争端所可能导致的武装冲突等。首先,对于泰国而言,自从泰国湾发现了丰富的油气资源后,越南和柬埔寨相继提出了对泰国湾相关区域的主权要求,这对泰国的海洋安全与稳定埋下了隐患。


其次,对于中国而言,南海主权争议问题成为影响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稳定,容易受到区域外大国干涉,并成为危害区域稳定与发展的一个陷阱。尽管泰国本身并不涉入南海争端,但是,作为区域内的一份子,泰国也十分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即南海问题若不得到妥善解决,势必对包括泰国在内的的本区域东盟国家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都产生一定影响。


最后,就是区域外大国对中泰海洋合作的影响因素。在世界各国高度互动的今天,泰国不仅仅是亚洲一份子、东盟一份子,也是世界一份子,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国际范围内大国力量的影响。对于传统大国、新兴大国与周边大国对泰国政治经济社会可能造成的影响,泰国也一直保持着警醒。


(二)非传统安全对中泰海洋合作的影响


非传统安全对中泰海洋合作的影响也成为两国政府日益关切的要点。所谓海上非传统安全主要包括海上恐怖主义、海盗活动、军火贸易、毒品运输、货物走私和人员偷渡问题。海上恐怖主义成为目前泰国海洋安全面临的突出问题。海盗活动、军火贸易、恐怖主义、毒品运输、走私和偷渡问题屡禁不止,成为影响中泰海洋合作安全与发展的突出问题。尤其近年来,渔船、商船在海运过程中遭到海盗攻击劫持事件屡见不鲜。在整个世界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现阶段,从某种程度上讲,非传统安全已经超越了传统安全成为制约中泰海洋合作稳定与发展的第一大挑战。


另外,泰国社会的痼疾——泰南四府的分裂活动与恐怖主义,尽管是内部威胁,但是由于泰南地区地处马来半岛北部沿海地区,叛乱分子从海陆向内陆渗透的问题也从某种程度上牵绊了泰国政府对外合作的脚步。


(三)中泰双方的政治经济合作基础有待进一步巩固


中国同泰国于2012年建立起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两国间关系总体上是积极发展的,但也必须看到,作为中南半岛的大国,泰国自二战后就成为美国的重要盟友并且《2012年泰美防务联盟共同愿景声明》后重申了美泰将继续加强两国在防务方面的联盟关系。因而,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泰国在东南亚国际关系中,更可能扮演的是平衡者的角色,难以全面倒向中国或美国哪一方。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对于中国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即中国在推进和深化“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将面临来自区域内外各式力量的阻碍,中国也需要一个稳妥、合适的缓冲者与协调者来平衡迎面而来的打击与障碍。 


然而,从政治安全的角度讲,中国实力的不断提升、力量的不断崛起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都使周边国家在庆祝与中国开展合作实现经济利益的同时担心中国在亚太地区的长期战略意图。基于对中国威胁论的担心,以及对世界格局大国力量博弈对小国造成的影响,包括泰国在内的东盟国家力图打造东盟共同体,形成“同一个声音”以增强东盟在地区事务上的话语权。身为东盟一员的泰国也势必考虑“团体”的意见与倾向,尽管中泰双边海洋合作具体机制在不断完善中,但是在处理与中国合作事宜中泰国难免会有对东盟整体对外贸易合作协定以及对世界其他大国力量平衡的考量。如果这些外部的因素不处理好的话,也将影响泰国与中国深化海洋合作的积极性。


从经济上讲,中泰两国海洋合作存在互补基础,但也存在需求不尽一致的地方。因而在合作的进程中难免出现“不对称”的行为,即合作实践中出现剃头担子一边热的现象。同时,在海洋资源结构类似的领域,则容易形成相互竞争的趋势。而中国海洋产业的迅猛发展,势必也给泰国海洋经济带来一定的压力。


(四)海洋环境日益恶化


中国与泰国的海洋经济发展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海洋产业结构不合理的现象,比如中泰两国的传统海洋产业都是渔业,起步较早,发展较完善,而新兴海洋产业起步较晚而且需要大量资金、人才和高新技术的投入,发展规模与效率自然不如传统海洋产业。这种海洋产业结构上的不均衡势必导致对近海环境的高度依赖,也会导致渔民对近海的过度捕捞。就泰国而言,其目前的技术保障职能支持近海捕捞与开发,过度捕捞与开发,以及粗糙的开发方式也必然导致对相关海域不同程度的污染和对海洋资源的浪费。同时,由于海洋石油的开发以及海洋航运过程中出现的溢油现象所造成的石油污染也是相当严重。海洋环境的污染问题随着日益繁多的人类活动而逐渐突出。海洋环境的不断恶化不仅仅不利于海洋产业的健康发展,直接损害包括海水养殖、海洋渔业等海洋第一产业,更涵盖影响了泰国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第三产业滨海旅游资源可持续发展,同时,也会间接损害海洋第二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近年来,中国与泰国都日益重视海洋经济的挖掘与发展,海洋产业规模不断扩大,随之而来的是海洋经济与海洋生态环境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突出,海洋资源环境所承担的人类活动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大多数国家习惯性着眼于眼前海洋权利与利益的争夺与维护,忽视了对海洋资源与海洋生态共同的、协调的、跨区域的、可持续的协商与保护。各自为政的过度开发终将破坏环境的整体性,造成很难逆转的危害,并终将成为影响中国与包括泰国在内的东盟国家开展海洋合作的严重阻碍。失去了和谐健康的海洋环境,可持续的、快速有序的海洋产业发展其实是无从谈起的。


三  中国与泰国海洋合作策略


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型海洋强国,海洋合作是其践行周边海洋外交的重要形式。世界已进入海洋世纪,中国与东盟国家间以海洋为纽带,更密切地开展市场、技术以及信息方面的沟通交流,一个更加注重国家间海洋合作与发展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一)泰国的海洋安全战略与务实中泰海上合作的现实基础


巨大的海洋利益与复杂的海洋局面使泰国日益重视对海上权益的维护与发展。首先,海洋安全问题是一切考量之基。自冷战结束后,泰国就先后推出了“国家安全政策”、“国家海洋安全政策”、“海军司令政策”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为泰国维护海洋安全提供了战略指导与行动依据。


整体来说,泰国的海洋策略有崇尚和平合作和重于平衡防御的特征。简要概括就是以维护泰国海洋权益、抵御海洋威胁为基础,以保障国家稳定、促进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为导向,加强海洋安全力量建设。在达成手段的选择上,重视并加强与区域内外大国与邻国之间的海上合作,积极参与并塑造有益于维护海洋稳定与海上利益的多边安全机制,加强对国际海上要道的介入,为海路运输保驾护航。


在对外海上合作方面,泰国非常重视双边及多边的海上安全合作,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形成的主要合作形式包括:海上联合军演、联合巡逻、情报互通与合作、船舰互访、联合护航、武器合作与转让等。作为美国的老牌盟友,泰国在实施大平衡战略时,也一直照顾并优先考虑与美日的合作关系,形成了一个以泰美合作为枢纽,以与东盟国家及东盟对话伙伴国为辅的双边或多边的合作形式。佛教文化与威权政治文化属性的泰国,长期将美国视作其“第一庇护者”,将泰美的安全合作视作维护其海上安全稳定的核心。例如,每年2月份美泰“金色眼镜蛇”联合军演正是美国主导下,在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联合军演。频繁的联合军演在促进泰美传统友谊与合作的同时,也大幅度提高了泰国自身维护海洋安全的能力。新时期以来,泰美在反恐、禁毒、打击海盗、打击走私与偷渡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方面也继续务实合作,以期共赢。


作为东南亚区域内的国家,深谙大国平衡战略的泰国,出于地缘战略的考量,亦是相当重视与本区域内的大国保持较为密切的海上合作,在相通的文化背景下,泰国尤其与中国进行了良好的海上合作互动。


从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国际海洋格局的不断演变、我国和平崛起后对海洋利益的不断重视,中泰海上合作日益密切。首先是在安全方面,中泰两国海军舰艇互访频繁,军贸合作发展稳定。此外,着眼于新时期的海洋安全形势,中泰两国也在积极推动双边联合军演。2005—2010年先后进行了以维护“中泰友谊”为目标的联合搜救演习,而后形成了“蓝色突击”系列中泰海军陆战队联合军演。两国在护航商贸上更是交往频繁、不断展开合作。在与诸多邻国的合作中,中泰海洋合作具备不可复制的优势,其原因主要有赖于以下几点:


首先,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发展历史中,几乎没有哪个邻国如同泰国一般与中国长期保持稳定友好。尽管中泰关系也会存在短暂起伏,但从未有过兵戎相见、势不两立之时,甚至于近年以来,在很多关键问题上,中泰互帮互助,经受了历史的考验,达到了一定深度的政治互信。这种关系的发展与深入同中泰两国传统文化的相融性与相似性密不可分。即源于信仰和价值观方面的文化相似性,是中泰民间与官方彼此认同并开展合作的基础。


其次,中泰两国具备海洋战略的互补性与海洋利益的契合点。一直秉持“大国平衡”战略的泰国,需要与中国这个崛起中的区域大国建立密切的关系,对于自身政治安全与经济社会发展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对于中国而言,同泰国这个友好平衡系国家建立合作、乃至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国家间合作都有积极的示范效应。


第三,中国与泰国素来没有历史遗留问题和领土领海的主权纠纷。传统文化的相融性,使很多中国人愿意在泰国安家落户,成为泰国华人并全心全意地为泰国社会的发展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与心血汗水。泰国社会相较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高度包容性,也为这种融合提供了滋养的土壤,这些都使泰国成为中国在东南亚地区天然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


泰国具备历史与现实的各种条件,成为我国“和谐海洋”理念的合作示范国。所谓“和谐海洋”倡议是我国于2009年4月,我国海军成立60周年之际提出的。作为《联合国海洋公约》(以下简称《共约》)的缔约国,中国一贯主张维护海洋和平。“和谐海洋”正是基于《共约》的理念,在各国都日益关注海洋权益与海洋利益争端日趋白炽化的当下所提出的有关共建和谐和平的海洋理念,加强国家间相互尊重与理解,建立沟通共商机制,消解误会与矛盾,尽可能平衡各方利益,坚决避免零和博弈对各方的伤害与对海洋之不可再生资源的伤害,将相关海域建设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促进共同的繁荣与发展。中泰之间对世界局势与“和谐”发展理念的共识使得两国具备形成友好合作示范效应的先决条件。反过来,平等和谐、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中泰海洋合作关系也从侧面向全世界传达了我国“和平和谐”的发展理念和真正担当的大国风范。


(二)对未来中泰深化海洋合作的对策建议


2013年6月5日,中泰海洋领域合作联委会第二次会议在泰国普吉召开。此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中泰海洋领域合作五年规划(2014~2018)》。会上,双方代表共同认为,中泰两国领导人历来高度重视海洋合作,海洋议题成为双方高层会晤的重要内容之一,双方多次在领导人见证下签署海洋领域合作文件,极大地提升了海洋合作在双边关系发展中的影响力和贡献力。双方共建了中泰气候与海洋生态联合实验室,并将其建设和发展写入了《中泰政府联合公报》,标志着中泰海洋合作进入实质性发展阶段。海洋合作在中泰两国的可持续发展中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客观认识、充分保护以及合理利用海洋是两国面临的共同挑战,加强中泰海洋领域合作、促进区域和平稳定和共同发展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目前,中国与泰国海洋合作所呈现三大走向包括:第一,从一般性合作走向战略性合作,即双方对于海洋合作的重视程度都在提高,海洋合作已经上升为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国家发展战略;第二,合作领域及项目由分散走向聚集,由低端低配走向“高尖精”式的科技前沿;第三,合作方式呈现兼容并包的多样化走向,即由直接双边合作,同多边层次上的辅助性合作并行推进,如美泰军演金色眼镜蛇,中国就以辅助方式参与多边合作。中泰两国在海洋合作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双边都有务实合作的意愿和现实基础。但是如上文指出,两国在推进和深化海洋合作的过程中仍旧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唯有直面困难、迎接挑战、解决问题才能开创中国—泰国海洋合作新局面。


对于未来中泰海洋合作,对策建议如下:


第一,加强双边政治互信,充分借助两国国家战略的对接实现海洋合作的深化。保持中泰高层对话机制,从高层互访互信互重出发带领双方海洋合作全方位、更深层次的推进。另外,可以充分发挥中泰联委会、联合实验室管委会与中泰海洋科学研讨会的平台与桥梁作用。中国现阶段正在大力发展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是连接中国与泰国的互利共赢之路,其开放、共荣、共商、共建的理念势必为中泰全面深化海洋合作开辟新的空间。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就是要突出“一片海”的意识,这与东盟整体利益也是并行不悖的。而泰国现阶段致力于泰国4.0战略与东部经济走廊建设,无论是技术上的创新还是海滨经济与海洋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近邻老友”中国的支持与协助。中泰两国在发展海洋合作的大理念、大方向上是一致相通的。


同时,安全与稳定是海洋合作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中泰两国近年来一致开展的“蓝色突击”海军陆战队联合军演也在为中泰两国应对海上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提供保障。在加强双边政治互信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区域外大国对区域内事务的影响作用。因此,中泰两国也应协调好双边合作以及和域外大国的利益关系,妥善处理外部力量投射进来的不良影响,为最大限度地实现区域和平与稳定,争取问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及时有效地解决,在涉及双边海洋的某些问题上应尽量控制在双边范围内磋商解决,而对于多方关注的大问题,如近年来日益猖獗的海上非传统安全问题,也可以争取利用外部力量共同化解中泰海洋合作中遇到的冲突与困难,促进中泰海洋合作可持续繁荣与发展。


第二,支持并鼓励中泰进行海洋高新技术产业合作并落到实处。海洋高新技术产业因为尚处于探索阶段,合作尚未深入。也正是因为尚处于探索阶段,未被占领的空间合作潜力才巨大。中国与泰国都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即经济社会发展到了一定水平,是东盟十国中少有的,经济与文化双向促进的合作国家。因此,中泰可以考虑建设海洋基础科研合作平台、海洋应用技术创新合作平台、海洋科技成果合作解化与企业合作培育等平台,从高校间海洋科研合作到企业间海洋商业合作,直至政府间海洋战略合作,携手共同开发海洋新兴产业。因此,在未来的海洋合作中,中泰两国应继续促进战略对接与理念互通和深化,加强中国与泰国的海洋产业结构调整、转型与升级,推进海洋生物医药业、海洋可再生资源的开发等高新技术海洋产业的发展,真正实现两国海洋合作的进一步优化。


第三,应继续推动中泰两国港口建设与互联互通。港口作为一种重要的基础设施,是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以及对外贸易的支撑与保障,开展港口合作成为中国与泰国进行交流合作的重要形式。例如今年9月,由泰国普吉岛出口的虎虾、南美白对虾首次进入重庆市场。由于重庆所有口岸已经实现“7×24小时通关”全覆盖,泰国活虾仅需10个小时就能从巴厘岛“海里”跳进重庆“市里”,大大促进了双边贸易。通过加强中国城市与泰国城市港口之间的合作与通航,不断提高中泰贸易合作在中国—东盟贸易合作中占据的绝对比重,也可以促进中泰建成中国与周边国家合作的示范效应。


第四,充分加强中国与泰国在海洋人文领域上的合作。中泰两国应鼓励和支持双方的海洋机构、科研院所和智库团体更多、更积极地参与到中泰海洋合作的推进过程中,为中泰海洋合作的巩固与深化筹谋献策。中泰之间的海洋合作不仅仅应限制在双边经贸合作或者是科研技术合作上,更可以此为平台、为桥梁、为机遇加强中国与泰国人民之间文化交流与理念相通。海洋资源是人类生存的未来,是我们必不可少的宝贵财富,因此,在合理开发、互相尊重与理解的基础上,增强双方人员共同保护海洋的意识,增加双方人员对海洋信息的了解与认知都是十分必要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人才决定了中泰海洋合作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因此,加强中国与泰国海洋领域的人文合作,培训培养海洋方面的专业人才,开展海洋主题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以及海洋人文旅游等,实现绿色海洋、和谐海洋、科技海洋,是中泰海洋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促进中泰全方位合作的文化支撑。


第五,推进中泰海洋生态文明建设。中国在迈向海洋强国的过程中一直秉承着蓝色海洋生态的理念,在发展对外海洋合作的过程中也注重海洋生态保护,打造绿色海上丝绸之路。因此,中泰两国在发展海上合作的过程中应继续注重建立海洋生态伙伴关系,共同开展海洋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共同开展对海洋环境的监测,对远海观察、海洋灾害预警等海洋信息互通共享,及时解决海洋生态系统面临的问题,有效开展针对海洋环境保护的合作项目,积极促进海洋生态保护;另一方面,针对已有的污染问题,中泰两国也应协同努力,建立有效的合作机制,定期召开相关合作研讨会,加强互联互通,促进跨境合作,对海洋进行综合管理。


(三)结语


近年来,为了开拓海上务实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促进中泰关系和政治互信,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备受各方关注的新型海洋强国致力于发展与泰国的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建设。在中国公布的官方话语体系中,可以明确发现海洋合作上升到与海洋维权并重的行列。这是一个以“合作与发展”为主流的海洋时代,共赢与可持续发展是海洋合作的目标,海洋的和谐与稳定则是发展得以实现的前提与基础。作为中泰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纽带,在“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推进下,中国与泰国的海洋合作必将更加全方位、多层级、更前沿、更密切地展开。相较于其他东盟国家,中泰两国确实签署了较多海洋合作的协议,也着力进行了相关机制的构建,但是在行动的落实上,还不够有力有效。未来中泰海洋合作有必要抓住双方共同的战略发展机遇,携手应对区域内外多种因素的挑战,借助机遇、迎接挑战、积极行动、实现中泰海洋合作的推进深化与可持续发展,使中泰海洋合作成为促进中泰友好关系的新引擎。


参考文献:


1.“《中泰海洋领域合作五年规划》通过审议”,《中国海洋报》2013年6月6日,第001版,第1页。


2. 虞群、王维:《泰国海洋安全战略分析》,《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1年第5期,第66—76页。


3. 蔡鹏鸿:《中国—东盟海洋合作:进程、动因和前景》,《国际问题研究》2015年第4期,第17—25页。


4. 余珍艳:《中国—东盟海洋经济合作的现状、机遇和挑战》,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6年。


5. “中国—东盟海洋合作”,中国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2015年9月17日,http://www.soa.gov.cn/xw/ztbd/ztbd_2015/zdblh/sbhz/201509/t20150917_43084.html,登录时间:2017年12月5日。


6. 孙立荣:《关于当前海洋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对策探讨》,《现代商业》2015年第30期,第82页。


7. 刘赐贵:《发展海洋合作伙伴关系 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若干思考》,《国际问题研究》2014年第4期,第7页。


撰稿: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泰国所研究助理 赵乐子

封面图片来源:中国国家海洋局官网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