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魏益君 太原道 2018-02-01

  每到芒种节气,麦子收割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当年农村那光滑的打麦场,想起父辈们劳作在场院的喜悦神情,想起幼时在打麦场玩耍时天真烂漫的童趣。一种眷恋,一种乡愁便自心底生发。

  记忆中,最早的打麦场在大集体年代的生产队里。那时,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面积很大的场院,打麦场旁边是几间看护场院的房子。爷爷是场院里的行家里手,一年到头负责管理和看护场院的事儿。每年芒种前夕,爷爷牵来驴子,套上碌碡,一边往场院里泼水,一边碾轧场院,直至碾轧出细细的泥浆,将场院碾轧得像一面平整的镜子。


█ 稷山下柏村,一位村民在扬场,詹彦拍摄


  麦收的时候,一担一担的新麦被社员们源源不断地挑进打麦场,爷爷乐呵呵地忙碌着,指挥着人们铡麦、翻晒。太阳越是最毒的时候,爷爷越是打麦子,牵过驴子,套上碌碡,一遍一遍碾轧被毒日头晒得爆裂的麦穗。碌碡碾过,麦粒纷纷爆出,滚落场院。麦子差不多都脱落的时候,驴子已经又累又热地打着响鼻了,爷爷卸掉碌碡,将驴子拴到场院边的杨树下吃草。然后返回场院,用木叉挑起麦秸,喷香的麦粒就呈现在眼前了。


█ 芮城六官村村民在扬场,刘宝成拍摄


  扬场可是个技术活,会扬场的人,空中撒一片,地上一条线,麦糠迎风走,麦粒自成丘。父亲看爷爷随意翻转着手腕,扬场那么轻巧,就想试试,可他抛出的麦子不是在空中散不开,就是落不到一条线上,这才佩服爷爷,明白扬场不是一天两天之功。


█ 古县南垣乡,一位村民在扬场,张旦拍摄


  麦收大忙的时候,爷爷吃住都在场院。我喜欢给爷爷送饭,送饭时就约上一帮小伙伴到打麦场里热闹一番。

  傍晚,打麦场里的麦子都已经堆积到一起,形成了一座座小山。爷爷坐在场院边的石凳上吃饭,看我们这帮光屁股孩子在光滑的场院里上蹿下跳。我们举着木头手枪,模仿电影《地道战》里的镜头,绕着麦秸垛,打鬼子、捉汉奸。看到可笑处,吃饭的爷爷就会呛得一边大声咳嗽,一边大笑不止。

  天全黑下来的时候,我们就围拢在爷爷身边,听爷爷讲故事。空旷的场院里,夜风习习,飘着新麦的清香,还有爷爷那声情并茂的神话故事。


█ 新绛县瑞林村麦农卫俊芳在扬场,高新生拍摄


  后来,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承包到户,生产队的打麦场就渐渐消失了。

  没有了集体的打麦场,家家户户零星的打麦场却渐次增多。每年麦收过后,人们就在自家的地头平整出一块场地,一边泼水,一边拉着碌碡碾轧,没多久一块光滑的打麦场就完成了。我们家的打麦场就在村头,父亲继承了爷爷场院里的把式,打麦扬场样样在行,看谁家不会扬场,父亲就跑过去帮着干上一阵,人家过意不去,就跑过来帮我们家拉一会儿碌碡。有一个多月,庄稼人与打麦场为伴,完成了小麦的收割、碾轧、扬场、晾晒等工序。等忙过了麦收季节,就着一场喜雨,人们将打麦场翻耕,重新种上夏季作物。


█ 新绛县侯庄村麦农刘仁清在扬场,高新生拍摄


  如今,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应用,农村的打麦场已经隐退在岁月的深处。但,凝结着庄稼人辛勤与智慧、曾经繁忙热闹的打麦场,却深深地留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里,让人怀念,让人留恋。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