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36岁,只会收费;她83岁,还在学习 | 时代正在重新定义衰老和年轻

群学君 群学书院 2018-02-09


差不多二十年前,台湾少女组合“4 in love”在成名曲《一千零一个愿望》里唱道:“不怕要多少时间多少代价,青春是我的筹码。”

 

青春当然是筹码,但问题是,青春的本质是什么?它仅仅是自然年龄的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展示吗?要相信,一个八十岁的身体里,极可能蕴藏着一颗十八岁的灵魂,而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却很可能具有垂垂老矣因循守旧的心态。



时代正在重新定义衰老和年轻

文 | 群学君


01

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前几天有个被刷屏的讲演(点击这里《时代准备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开头就说一个东北老大爷,火急火燎给孙子打电话:你们俩夫妻别在北京混了,赶紧回哈尔滨吧,这儿的环卫局在招环卫工人,不是临时的,是正式的,而且给上保险,一个月2000多块!

 

张泉灵说,如果你不是一个东北人,可能理解不了“体制内、有保障”这六个字的魔性,也就更理解不了老爷爷为什么会如此看中一份月入2000块的工作了。

 

这个故事想表达的很简单,过去二十年,中国人活得特别不容易,因为这个时代的变化太快了,但我们内心的价值观有可能停留在上一个时代,甚至在上上一个时代。比如这个老爷爷的价值观,其实还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早期,他相信一个不变的体制、一个不变的单位,一个体制内可以每个月给你固定工资的人生状态是最有安全感的,他完全不知道在外面世界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其实,何止老人家,“价值观停留在上个时代”的年轻人,比比皆是,比如,河北唐山的几位年轻的高速公路收费员。

 

从上个月开始,唐山市所有路桥收费站停止收费,司机们拍手称快,而面临失业的收费员们自然怨声载道,在人社局已按照《劳动法》给予经济补偿的情况下,他们仍集体要求政府解决工作。

 

视频里,两位反应最激烈的女士这样据理力争,振振有词:

 

我今年36了,青春都交给收费站了,学东西比二十多岁的慢了,什么也不方便了,(用人单位)也没人喜欢我们这样的。要是在饭店里,我干到现在,起码还会报菜名,现在什么都不会了,只会收费。




平心而论,收费员们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心里话,要求政府提供工作岗位,本身没什么不对的,照顾人民福祉,本身就是政府的责任。但正是这样的心里话折射出的“上个时代的”价值观,让人觉得,他们的“青春”好像真的跟着收费站一去不复返了。

 

02

我很理解收费员们恐惧的心态。大多数人面对未知的未来,下意识的情绪就是恐惧,觉得自己没法儿活了,我不行。

 

心理学家弗洛姆做过一个实验:


他带一群人来到了一个房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屋顶亮了一盏灯,微弱的灯光下,大家发现房间正中是一座独木桥,桥下是一群凶神恶煞的鳄鱼。教授问谁敢走过独木桥,动员再三,才有几个胆子最大的,战战兢兢地走上去。

 

教授笑了笑,把房间里的灯全部打开,所有人发现,独木桥下方装着一层结实的玻璃地板,这时候,不用教授鼓励,所有人气定神闲地走了过去。

 

弗洛姆告诉人们,阻碍他们走过独木桥的不是鳄鱼,而是内心深处的恐惧,当一个人因为未知的世界而自我否认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证明自己的失败了。

 

问题是,今年36岁的人,是标标准准的80后。伴随着改革开放横空出世的这一代,因为年轻、新潮、敢闯敢拼、不受拘束而成为备受瞩目一代,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怎么一转眼就“充满恐惧”“惨遭淘汰”的一代了?

 

不是他们年纪老了,是价值观老了,他们的价值观,还停留在上个时代。



03

上个时代的价值观是什么?八十年代有个相声包袱说的特别形象。

 

逗哏的说:我最理想的工作,就是每天坐在车上,不用风吹雨淋,也不用费脑子,完了人家还直把钱往我兜里塞。

 

捧哏的说:别瞎说了,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好差事啊?

 

逗哏的说:你别说,我爸还真给我找到这么一份工作——公交车上卖票的!

 

这是个有名的段子,从马季到侯耀文,到郭德纲,都抖过这个包袱。公交车售票员当然是隐喻,隐喻什么,铁饭碗啊!好工作啊!稳定啊!这就是上个时代的价值观。

 

可是再过十年呢,大概不会有相声演员抖这包袱了,为什么?现在10后的小朋友,那个十几二十岁听得懂相声了,他们会问:公交车售票员是干什么的?——他们小时候,这个职业差不多就消失了!还谈什么“铁饭碗”?还谈什么“稳定”?

 

《读库》的当家人,“老六”张立宪,有过类似的切身体验。

 

《读库》刚创业时,有个女博士,毕业来投奔,可是老六一直拿她当临时工,不是看不上,是实在不敢用,他好几次对这个博士说:你爸妈供你读了博士,肯定不是为了让你做这么一份东跑西颠连办公室也没有的工作。

 

老六有自己的打算,等她业务能力再强些,就给她推荐到“稳定”“体面”的媒体去,那才是配得上博士头衔的“好工作”。

 

那时老六给女博士瞄准的工作目标,是当时如日中天的《京华时报》,老六说,“《京华时报》当时的负责人是我的小兄弟,这个面子,相信他不会不给!”没想到,短短几年,当年草台班子《读库》团队,活得还挺好,创刊十五载的《京华时报》倒是在2017年元旦那天停刊了,那个老六曾经想求助的兄弟,在另谋出路。

 

上个时代所谓的“好工作”,是农耕文明思维的产物,自己的所做所为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有十几亩地就踏实了,四环内有套房就中产了……得到与拥有,是人们的奋斗目标。但是,到了信息时代,哪怕以前看来最高瞻远瞩的预测都可能被打脸。还记得1949年的《大众机械》杂志是怎么说的吗:“埃涅阿克计算机配备了一万八千个真空管,重三十吨。未来的计算机可能只要一千个真空管就够了,大约重一点五吨。”

 

以前中国人喜欢说,良禽择木而栖,但现在所有的树木都是速朽的。我们一直希望可以寄身某个单位、某个机构,但这种依附关系,在这个信息文明和技术爆炸时代,时代已经靠不住了。

 

据说,2016年的十大高需求工作,在2005年时,大部分人们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这样看起来,丢掉一个高速公路收费员的岗位,不仅太正常,甚至有点必然呢!



04

跟唐山的收费员们哀叹“青春不在”几乎同时,一群年过花甲的大爷大妈,再次证明,在信息时代,衰老和青春的涵义,在重新被界定。

 

这群大爷大妈,是冲着阿里集团一份“淘宝资深用户研究专员”的招聘来的,这份岗位年薪40万,硬性指标要求就两条:第一年满60周岁,第二有一年以上网购经验。



10位通过初选者最近聚集杭州,各显神通:


83岁的李路退休后才开始学的电脑,三四年前开始用智能手机。所以除了网购,出身清华的她还经常请那些“小学弟学妹”讲讲比特币、区块链、机器人等互联网新事物。她觉得只要经常学习,就不会被时代淘汰。

 

62岁的黄其伟为了介绍自己,精心制作了格式优美,逻辑缜密的PPT,“淘宝12年买家经验”、 “熟练操作photoshop设计软件”……“要是没看完,可以扫二维码继续看的。” 2014年,他59岁,开始注册并营运了一个公众号,还制作了第一个H5动画;退休之后,他又组织不少次老年防骗课堂……



当然不是说,爱淘宝的老年人,就有多么了不起,说不定也有“败家”的,但至少,对那些在他们的年纪看来明显的新生事物,他们总是抱着开放、谦虚、好奇的心态,乐于学习、乐于尝试、乐于追求,这种心态,就是“青春”的标志。

 

经常有年轻人吐槽,爸妈的朋友圈,就是耸人听闻的谣言和小道消息的大本营,可身边同样有越来越多的爸妈,学电脑、爱旅游、会摄影、常健身,个个“青春洋溢”。更重要的是,就像社会学家周晓虹说的那样,这些年长者,深深懂得信息时代“文化反哺”的重要性,他们愿意向年轻人请教一切未知的事物,更不要说从任正非到褚时健那样在生命的后半场才开始爆发的老人。

 

相比起那些刚过而立之年,就忙着养生、忙着安稳的下一代,你说,谁是年轻人,谁是老年人呢?


 

05

差不多二十年前,台湾有个少女组合“4 in love”,成名曲叫《一千零一个愿望》,歌词大概很多80后都耳熟能详,

 

“不怕要多少时间多少代价,青春是我的筹码。”

 

青春当然是筹码,单问题是,青春的本质是什么?它仅仅是自然年龄的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展示吗?一个八十岁的身体里,极可能蕴藏着一颗十八岁的灵魂,而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却很可能具有垂垂老矣因循守旧的心态。

 

五四时期,作家梁遇春写过一篇的散文,谈的是“天真”。在作家看来,赞美儿童的天真,其实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因为儿童少不经事,天真烂漫就如混沌未开,只能说是一种未经检验的自然天性,而一个中年人,在历经了许多人间沧桑甚至苦难之后,仍旧对于梦想、正义、平等、未来和人心怀抱着一种谨慎乐观的期待,在待人接物之中有廓然大公物来顺应的自然心态,仍旧对人世间一切美好而良善的存在怀抱着一种浪漫主义的激情,这才是一种“真正的天真”,或者说,“真正的青春”。

 

没有智力、体力活动和信息流动,不创造价值,人的肉体和灵魂一定会迅速荒芜废弃,“感觉被掏空”、“空巢青年”、“90后中年人”……没有那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当年轻人在抱怨这个时代扑面而来的这些困惑、迷茫和内心慌张时,还记不记得他们爱的动画片《摩登原始人》里,女儿对爸爸说:

 

你那不叫“活着”,只能说是“没有死去”。

 

这个社会正在以无比焦虑的方式横扫每一个人的内心,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越转越快,快到你要不然就躲在一个没有轮子的世界里面,要不然挡着他的路了,你得断臂求生,再不然就跳上去,看看它滚向何方。”敢于跳上去的人,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不管他生理的年龄是几岁。


《“青年”与中国的社会变迁》

陈映芳  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


作者所着眼的角色概念是联结社会与个人、用来分析其相互关联结构的中心概念。而作者用角色概念将这一特质巧妙地引出,在作为角色担当者的“年轻人”与“社会”之间,设置了“青年”这一角色类别作为中间项.据此设定了由这三项组成相互关系的这样一种理论框架,并以此作为分析模型。根据这个分析模型,作者可以分析角色的结构化过程。



特别鸣谢


江苏省慈善总会郑钢基金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群学书院 热门文章:

终身未嫁的她们,是岁月带不走的女神    阅读/点赞 : 82979/535

斯文与侮辱 | 一个中国文化世家的传奇    阅读/点赞 : 69616/495

一段被争相传诵的婚外恋    阅读/点赞 : 39615/366

请文雅地说一句中国话    阅读/点赞 : 34993/285

浮躁的世界里,请坚守你的职业尊严    阅读/点赞 : 27971/203

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民族有多优秀    阅读/点赞 : 24797/208

人的最高尊严,在于他的思想    阅读/点赞 : 23407/185

照常生活,就是对不幸最好的反抗    阅读/点赞 : 11878/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