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火车站台见证了中国春运

郑新洽 凤凰图片编辑部 2018-02-09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广东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对劳动力需求不断上升。内地的务工者潮水一样涌入广东打工谋生活,广州火车站便是“潮水”进入广东的闸门。它成了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制造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季节性人口迁徙——中国式春运,是这个时代的站台。


图为2008年2月1日凌晨,广州火车站的滞留旅客相互推挤。方谦华/摄


广州火车站早在1950年代就开始设计,此后几经停建,直到1974年才全部建成,当时设计能力为日发送旅客3万人次。这座2.6万多平方米苏式风格车站,是当时广州为数不多的现代化建筑。投入运营初期客流不多,但参观的市民、团体接踵而至,一度成为热门“景点”。


1947年的广州火车站全景。


候车大厅内的自动扶梯在1974年属于先进设备,当时内地仅有两台,引人们排队乘坐。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风起云涌的改革浪潮席卷广东,大批外来务工人员涌入,带来了广州火车站的巨变。


1986年,历经千辛万苦到达广州的外省打工妹先在火车站睡上一觉。安哥/摄


春节前后是铁路运输的高峰期,买车票和乘车都非常紧张,农民工尤其艰难。为了防止有人趁乱插队,大家都紧紧地贴抱在一起,有时要这样排五到十几个小时才能买到票。


1995年春运,排队买票需要“肉搏”。


为了应对汹涌人潮,广铁将部分原用于运货或运牲口的列车,经过简单改装后作为客车载人运行。车内只有几个小窗口,无标准的车厢灯、座椅、厕所等客运设施,白天太阳照射闷热如同桑拿,夜晚气温骤降车内寒气逼人,因此又被称作“闷罐车”。这种车现在已经成为历史。


1995年,一名女子从闷罐车里向外探头。蒋铎/摄


作为经济开放的窗口,外企广告和稀罕商品在这里随处可见。


1995年,广州火车站外准备回乡的民工,身后是美国沙龙香烟霓虹灯广告。刘博智/摄


1995年,在广州火车站出站口外举着牌子接老乡的外省人。安哥/摄


客流急剧增加的矛盾在1998年大爆发。


那一年节前春运,湖南大雪,株洲冻坏了机械,北上线路中断;广深线塌方,南下的车也无法通行。数十万乘客滞留广州火车站广场,3天后线路修通,在全国各地列车前来支援的情况下才得以疏散。


1998年春运,广州火车站挤满排队的人。颜长江/摄


2001年春运期间,一名女子在购票的队伍中精疲力尽。邓勃/摄     


巨大的人流也让广州火车站成了著名的治安黑点,从1983年开始就发生过多起违法犯罪案件,有盗窃、抢劫、诈骗、强迫卖淫、拐卖人口、黑公话、假币、假发票、倒票、非法拉客、野鸡车等。


1994年,一名在火车站卖假烟的女子被发现,她身后背着年幼的孩子。Donovan Wylie/摄


1998年春节,广州火车站,一对遗失了钱和车票的夫妻相拥而泣。颜长江/摄


2000年广州火车站的小江湖遭到重治,治安形势一度好转。2003年之后再度恶化,再度治理至2006年后好转。


2000年12月22日,广州流花公安分局在广州火车站公开逮捕处理31名不法分子。小文/摄


2000年,一名吸毒者横尸街头,治安人员正把他的尸体搬走。梁文祥/摄


一名吸毒者在“坐飞机”(“坐飞机”指吸毒后腾云驾雾的感觉)。梁文祥/摄


由于人口密集,火车站周边一度成为大淫窝,甚至有团伙专门拐卖强迫女性卖淫。


2002年9月9日,公安夜查娱乐场所,在广州火车站附近拘留了三无人员400多人。南天/摄


2003年春运严打倒卖车票行动中,广州火车站派出所羁押室内,一名被怀疑是票贩子的少女被要求脱衣搜查,她抱紧双臂遮掩着身体,旁边的女警正仔细搜查着她的衣物,寻找证物。


1月15日,被逮住的票贩子,其中有几名小孩。吴万生/摄


每逢春运这样的客流高峰,火车站就成为疫情传播的重灾区。2002年南方非典泛滥,2003春运期间,很多乘客都带上口罩。Vincent Yu/摄


新世纪初,火车站黑恶势力猖獗,而“背包党”独霸一方,规模达两三千人,不乏日“赚”万元者。这帮活动在广州火车站的犯罪团伙专门对初来广州的外地旅客进行敲诈。图为2005年,一名女乘客发现受了“背包党”的骗欲离开,遭到几名男子的威胁围堵。严明/摄



一位女瘾君子在广东旅游大厦门前的车缝里注射毒品。梁文祥/摄


2004年12月7日,广州火车站广场超50名瘾君子被警方带走,其中不乏感染艾滋病者。


12月23日,警方在广州火车站前对一批倒卖火车票的犯罪分子进行公开处理。


2007年春运,广州火车站广场附近,进站的旅客围观一位在此取景拍照的外国模特。邓勃/摄


2008年春运,南方冰灾致使铁路中断,数十万乘客滞留在广州火车站外。由于滞留人数众多及时间过长,旅客情绪一度不稳定,曾发生骚动、踩踏事件。


1月31日,广州火车站挤满旅客。方谦华/摄


1月31日,铁警护送一名女孩进入车站。Vincent Yu/摄



2月1日凌晨,广州火车站一名旅客从大堆的垃圾旁经过。方谦华/摄



2月2日,在火车站救护站的乘客。李锋/摄


2月3日,一名无法进场的乘客朝武警大喊。李锋/摄


雪灾让这场春运成为广州火车站史上的重要节点,因初始设计容量偏小,无法满足大客流需求的矛盾被赤裸裸地暴露出来,给政府敲响警钟,迫使火车站作出改善措施。之后,异地侯乘点、返乡潮、网上售票、广州南等先后出现,一点点卸下火车站的重担。


2010年4月22日,广州迎来当年入汛以来最大一场雨,全市共发生12处主要的水浸街。广州火车站广场出现大面积积水,旅客踏水而行。


2011年1月29日,广州火车站开往北京西的列车旁,小曾与女友不停地挥手告别,两人都流下了眼泪。“女友是河南郑州的,她这次回家有可能就不回来了,我们或许就要分开,没有站台票,我是买短途列车票进站送她的。”小伙子含泪说。


2013年8月18日,京广线因暴雨、泥石流而数度中断,广州站全部列车一度停运,上万人滞留。图为一名排队的男子用皮包打击插队退票的人。


2014-2015,广州火车站连续两年出现暴力袭击事件,使火车站安全面临考验。图为2014年5月6日,广州火车站广场,四名头戴白帽者持刀砍人。事故造成6人受伤,警方到场后开枪击中一名持刀男性嫌疑人。


2015年2月13日,广州,两名旅客的“杀马特”头型抓人眼球。白石/摄


2016年1月25日凌晨,在广州火车站广场候车棚,两口子裹在被子里御寒。黎湛均/摄


2016年2月1日,受天气影响,广州火车站多趟始发列车循环晚点,大量旅客滞留在广州火车站。不过相较早前,火车站有序运转。罗斌豪/摄


又是一年春运来到,已经44岁的广州火车站又将目送成千上万游子归家。2019年,广州火车站将开启改造工程,预计于2022年完工。2018年或将成为广州火车站改造前的最后一个春运。图为2018年1月27日,在广州火车站一带,不少民工选择避开春运人流提前回家,火车站已人山人海。大雕/摄



本期编辑:郑新洽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往期内容


伊朗有个花花公子时代动物之死90年代的中国时髦叙利亚的夜美国庄园外交朴槿惠愤怒的韩国人难民寻医问药在中国中国人的奋斗与梦想计划生育33年在中国上学邓小平41个爱情故事中国年货我在凤凰实习100天奥巴马黄金海岸与大鱼聂树斌家的这21年特朗普



  

关注我们(微信号:zairenjian11)

优质内容,每周更新

欢迎来看来聊

投稿:all_photo@ifeng.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凤凰图片编辑部 热门文章:

梁振英这四年    阅读/点赞 : 81608/266

你好,美国总统    阅读/点赞 : 73059/196

特朗普就职的这32小时发生了什么    阅读/点赞 : 70171/207

“气功大师”死了,留下了这些照片    阅读/点赞 : 66312/339

他是全世界最酷的国王    阅读/点赞 : 39229/273

这几天来中国的杜特尔特是什么样的人    阅读/点赞 : 24325/211

长大后,狗就成了你    阅读/点赞 : 20349/349

每月一千,俄罗斯人在东北这样养老    阅读/点赞 : 188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