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一场晚会引发的血案 | 拆哪儿

拆姐 拆哪儿 2018-02-18


这一场晚会的秘密,陈凯歌都懂。

 

电影《妖猫传》里,陈凯歌用最浓重的形式,为我们呈现了一场大唐的联欢晚会:极乐之宴。

 

声乐灯光,人物布景,想象力和表现力,都做到了极致,甚至不输给现在的各种晚会。那当然不是大唐该有的场景,这是陈凯歌用现代人的审美拍给现代人看的一场晚会。所以这一场盛宴,也应该用现代人的视角来解读。

 

第五代导演里,张艺谋已然成为“国师”,什么晚会什么开幕式都请他撑门面。《霸王别姬》之后的陈凯歌,几十年了,一直活在争议里。《妖猫传》中白居易说,我能接受一辈子活在李白的阴影里,但你不能说我的《长恨歌》是假的。这何尝不是陈凯歌想对观众说的呢。

 

《妖猫传》的整体水平如何,我不做评论。今天只聊聊极乐之宴。作为妖猫传处处铺垫的重头戏,这一场晚会,发生了什么?

 

电影《妖猫传》,又可以叫“杨贵妃和几个男人的故事”。看完电影你会发现,整个《妖猫传》,都发源于花萼相辉之楼,那一场极乐之宴。



故事由杨贵妃与几个男人的交集展开:玄宗、李白、安禄山、阿倍仲麻吕、白鹤少年,以及三十年后的白居易、和尚空海。

 

北方有佳人,一顾倾城,再顾倾国,三顾倾我心。杨贵妃的死,玄宗的瞎,安禄山的乱,李白的放逐,以及妖猫报复的连番血案,都源自这一场晚会所转动的命运轮盘。

 

这一场晚会,杨贵妃结识了丹龙、白龙两位白鹤少年,并以人生际遇的同情,俘获了白龙的心。这是后来白龙誓死维护杨贵妃的前因,也是三十年后妖猫作祟、报复人间的由头。

 

这一场晚会,杨贵妃还俘获了一个日本人的心:日本著名的遣唐使阿倍仲麻吕(晁衡)。这个日本人有写日记的习惯,这也成为三十年后,白居易和空海解开历史谜团的最关键助攻。

 

这一场晚会,安禄山作为压轴的嘉宾出场,在华清池,像刑天一样循着破阵曲,跳着干戈舞。玄宗不甘示弱,披头散发击鼓以迎,在气势上完全压倒安禄山。两个人在晚会的节目中暗自较劲,谁也不服输。但玄宗哪里知道,赢了气势又如何,你手头有兵吗?那才是男人的硬实力。

 

当杨贵妃出场时,安禄山的口水都要流到华清池里。不久之后安禄山反了,据说夺取杨玉环也是造反的目的之一,至少大众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有后来的马嵬坡兵变。大唐的兵士们认为只要杀死杨贵妃,叛贼作乱的动机便不复存在,大唐便可以安稳如初了。太天真了。

 

如果没有这一场晚会,便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但大唐总是需要这样一场晚会,至少,皇帝需要。

 

他需要让贵妃在宫楼上荡秋千,供万民仰望,就像,在仰望一个盛世。他需要在某个时刻,让普天同庆一件事,这一刻没有贵贱尊卑之别,就像,在恩赐一种权力。他需要在反对他的人面前,表现出作为帝王的强势,享受那种凌驾万物、驰骋宇宙的快感。

 

这就是帝王的极乐之乐。

 

每一个太监都有向皇帝献宝的冲动。

 

但高力士搞砸了。他骗李白说皇帝想要他的诗,又骗玄宗说是李白主动写的。他不明白玄宗也是懂文艺的。搞文艺的都有一点攀比心,既然李白写了,我这个皇帝写的诗怎么还拿得出手呢。

 

李白这个人也太实诚,偏偏不懂这其中的门道。极乐之宴给了他露脸的机会,按道理他应该抓住,写出应景的诗,像献宝一样恭恭敬敬地献给皇帝、贵妃,还可以发表一段感言:作为大唐子民,保护和弘扬中华文化,是我多年来的愿望,理应用笔墨挥洒出我们大唐应有的气象,这是我的荣幸,更是责任。

 

但李白偏偏不。他先是不理睬高力士。哈,没有诗,别人让写的诗,抱歉,写不出来。经不住高力士的百般纠缠,他又说,你给我脱靴,脱了我就写。本以为高力士会知难而退,谁知这个皇帝身边最得宠的太监真给他脱靴了。好吧,那就写。写完,还把笔扔进了华清池里。


 

李白写了那组著名的“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这组诗很香艳,香艳得不像那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写的。在人们的印象中,他始终是一个“天子呼来不上船”的人。所以后世有很多人考证这组诗的真假。没有结论。

 

这里,陈凯歌做了很巧妙的处理。电影里,李白写诗之前,压根儿不知道这是为杨贵妃写的。他趁着醉意,在极乐之宴的声乐交错之中信手涂抹,不过是捕捉内心里那一点美好,那一缕对“美人”的想象罢了。

 

所以当杨贵妃来感谢时,李白还很诧异。什么,这首诗是写给贵妃的?才不是呢。写给谁的,我也不知道啊。不就是,云想衣裳、花想容呗……李白诗情天下第一,但“情商”真的为负数。

 

气氛好尴尬。这不是杨贵妃想象中的情景,一度让她很是难堪。但贵妃转头又说:李白,大唐有你,才真是了不起。

 

这真是一句大实话。要是晚生一千年,李白这样的人,一首诗都发不出来。虽然写完这诗不久就被赐金放还、被迫离开长安了,但大唐真的了不起。李白没有刻意去写出大唐应有的气象,因为他本人就是大唐的气象啊。作为一个自媒体人,我也很向往。

 

有唐一代,是个很特别的时代。“开明”或者“包容”,是这个时代的独特标签。在前期最为强盛的时候,四境罢兵、万邦来朝的盛景,让长安成为名副其实的宇宙中心。



在《妖猫传》里,那场极乐之宴的观众里,就可以看到各种各种衣着外族服饰的身影。他们的出现,一般被认为是天朝盛世的象征,是大唐统一战线的胜利。这样的晚会,他们的身影是不可缺少的。

 

李氏皇族本来就有一点胡人的血统,所以在这个国家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华夷之别。在民族大融合的时代,我骂你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不就是骂我自己吗。杨贵妃也因为有胡人的血统,用现在的话说是个混血儿,长得跟别人不太一样,让皇帝格外怜爱。

 

因为包容,所以自信。反之亦然。

 

日本人阿倍仲麻吕闯入皇帝所在的沉香亭,想对皇帝的女人表达爱意。这要是在后世,早就被拖出去杀头了。但玄宗毫不介意。所谓帝王,就是我不给时,你不能抢。真正拥有的人,不会在乎别人的意淫。我就是想看到你想得到而得不到的样子。



当然,在不那么盛世的时候,也可以找一点外邦人来表演,在众人瞩目的晚会上,表演出对天朝的臣服与向往,营造出一种万邦来朝的假象。只是,表演也请演得真一点,要是太假,就变成歧视外邦了,反而适得其反。

 

所谓的开明、包容,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妖猫传》的极乐之宴,大唐盛世该有的气象和姿态都有了,唯一无法抵抗的,可能是历史车轮的滚滚红尘吧。那已是一个时代由盛而衰不可逆的转折点。

 

没想到这一场极乐之宴,会成为大唐盛世的黄昏。享受着极乐之乐、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帝王,会狼狈奔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倾国倾城的杨贵妃,最终倾城倾国。

 

极乐之宴上,术士黄鹤用幻术变出了老虎和鲜花。其实这一场晚会,从来都是一场幻术。

 

你中术了吗?



拆姐原创,严禁抄袭,严禁未授权转载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点击“阅读原文”,打赏,勾搭,加入读者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