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杂字2》(第7期)

2013-11-06 每日好书推荐

【杂字】:非杂志。非书。一本旅行类的独立出版物。

 一部分人的私房书。从选题策划、采访、编辑、设计、发行等,都由两位发起人自己动手。

关注一部分人独立又有意义的行走。表达和呈现,有感受有同路的生活。


【作者】

独立出版人。创办一本独立出版物【杂字】,以及一家独立作品专卖店【杂字时间店】。实体店在大理古城和双廊主街。

微博:@杂字 (新浪的)

也许你花十分钟翻完一本书,而我们,却为了这本书在各种细碎繁复的工作里,做了144天。我们以做书的姿态在做梦,以犯傻的形式在犯贱。—— 杂字


图为《杂字1》

第7期《陪着一个天真的小梦想,在这个乱世里慢慢生长》 作者:女贼 

其实我没那么坚强,只是想忠于梦想


安东尼说:现在执着追求的事儿,将来必定有一天变成不重要的。老舍则说:恋什么,就会死于什么。

的确。

二胎的生产期,比一胎【杂字】出生前的窒息期,更漫长。不是为了做到最好,而是为了尝试不同。我想到达新一个的未知,必须否定所有的已知。未知在哪,我知道,但怎么到达,我不知道。

当身陷这其中,我会在清醒之后,不寒而栗。

我难以满意。做出来多少,回头看第二眼时,会删掉多少。我想在内里和指尖之间打通一个通道,让从生活流淌出来的东西,原汁原味的和盘托出——无关乎水平的高低,只关乎敞亮的诚意。

至于窒息,则是一本小书出生前的苦旅。一路追杀不想要的自己,看到了尸体满地。偶尔会绝望,还要走多远才能摸到村口啊?偶尔会失落,图什么啊?这么折腾。

好在,这场苦旅是如此强悍,并没有被这些小怪兽们拽回去。


我一遍一遍的驯化自己。

越来越节制使用“梦想”两个字,也越来越婉拒别人出于“支持梦想”的善意而买书。

不想把梦想变成一种催眠术,把不能后果自负的人也引入偏执狂们封闭而自给自足的后花园,好像突然有了奔头,要在已经溺水的生活里,打捞上来一个叫着梦想的活物。

不,梦想不是一根救命稻草,它只是生活这个大草坪上,所滋生的千万种杂草的其中之一,和叫着成功、名利、物质等杂草一样,没有什么高低贵贱或者优劣对错之分,只是恰好喜欢上了这个草,而不是别的草。

梦想其实是一剂麻药,吸食过量,你也会死;控制量,它会带你到另一个美妙的感官新世界。

梦想不是偏执狂的代名词,即使走过教育的愚化、宗教的驯化、别人眼光的绑架,你不一定就是自己的主人,因为还有一个关口:你是否还能走过自己搭建的塔。当你沉溺于自己的固执、固态思维以及小圈子、小性子、小情绪、小借口、小爱好里,而让他者和它物进不来,你还是自己的奴隶。


在过去的N天里,有一万个瞬间想放弃。某天,正好被这万分之一击中。背着梦想这么一路负重前行,开始迷茫:这究竟是梦想,还是欲望?

记得那个绝望的酷暑正午。室外温度34°,10米之内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却像突然陷入巨石耸立的峡谷,对四周围困的高山顿生绝望:得用尽多少力气,才能爬上去啊。爬了这座山,以为可以喘口气,一抬头,前面还有无数个山头。

我跑不动了啊。

命运太顽皮,我已经玩得筋疲力尽了,它却跳出来说:不许不玩。

我这一生,匍匐装乖是最先配给的,浪迹天涯是最后选择的。中间这一段,是用梦想来消磨,还是用成功来填充,抑或是被无所事事所荒芜?

我本来坚定的选择了第一种。却也成了不能承受之重。而在负重N久之后想逃跑,卸下重负时,却被命运这个贪玩的家伙勾引说:我在这里,来追我啊。



我读书并不多,对书也谈不上迷恋。我把血液里仅存的“迷恋”,都给了两样东西:旅行、写字。

而今,我却要把血液里稀薄的“迷恋”因子,跳过爱情,跳过旅行,跳过写字,给予一本独立出版物,以及因为一本小书不愿沾惹潜规则而催生的形象店。

以我这半老的年龄,储备了半罐子年龄红利的敏锐,我很清楚,这又是一个与时代脱轨与人心对抗与自己博弈的事儿。

不务正业这几年,我总是摊上这么些事儿。

【杂字】算一个。【杂字】时间店算一个。


我没想到。

把自己交给命运,命运不会亏待你。

摊上这些事以后,生活开始四季分明:人性之冷,冷过冬;人心之暖,暖过夏;梦想之涩,涩过春;梦想之甜,甜过秋。

真好。


(未完待续)


连载由出版社或作者提供,只提供一部分。


——————

赠书活动:

即日起添加博闻春秋图书官方微信(微信号:bwcq_book)。然后回复“book”。

即有机会获得纯美爱情小说《关于我美丽母亲的一切》,去领略一个美丽女人的深情与寂寞的人生四季,去体会那时的爱情。随机抽取10名幸运读者,截止日期11月11日。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十点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