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海报就想去看的电影,它算一个

韩左左 影客联媒 2018-02-28

2018年2月20日,它在国际权威电影杂志《Screen》柏林电影节场刊上首度亮相。


泥灰色的中山装雕塑和鲜红的红领巾带给人的强烈的视觉冲击,再加上那句略显文艺、让人浮想联翩的“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让这张电影海报显得格外有生命力和时代感。



海报中的中山装雕塑来自于我国著名的雕塑家隋建国的《衣钵》系列作品。


隋建国说,每个中国人身上都穿着一件你看不见的、笼罩在精神上的“中山装”,类似于一种历史造就的国民性。对于经历过特殊年代的人们来说,精神困惑无论承受与否,都已融入血脉,无法摆脱。


 ▲隋建国的雕塑作品《衣钵》


海报甫一亮相,就在电影圈里激起一片惊呼。各家影人不吝赞美,纷纷感慨它是2018年华语影片中令人最期待的电影之一。


而提及它的导演,似乎更加重了影迷的期望值。


《天浴》之后,暌违十七年的陈冲,再度以导演的身份回归,交出了这部仍是聚焦于特殊时代的文艺电影——《英格力士》。


影片改编自著名作家王刚曾入围茅盾文学奖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在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一群少男少女遇上了像殉教士一样的英语老师,他的仁慈及优雅感染了那个叫刘爱的十几岁的小男孩,使其对”英格力士“(English)情有独钟。刘爱梦寐以求能够拥有一本厚厚的英语词典,渴望能像自己的老师一样说一口纯正的“英格力士”,像他一样彬彬有礼、谈吐优雅。


 ▲王刚同名小说


这种带着仰慕和挣脱的渴望,在七十年代那段特殊的岁月里,更近乎于一种向死而生的理想。


当文明因为稀有而徒增了虚幻的意义的时候,成年人将对文明的向往努力压抑在黑灰蓝的统一色之下,滋生出了太多复杂、畸形的情感。


而《英格力士》则以孩子的视角审视那个物质和精神双重匮乏、知识和专业惨遭践踏的光影里,成年人的情感纠葛、荒诞世界,并以天真烂漫的口吻向人们逐个描述出那个特定年代里知识分子的群像。


 ▲王志文在电影中饰演刘爱的父亲


《英格力士》的导演陈冲也成长于那个年代,这让她在执导这部电影上似乎有着足够大的话语权。


1967年,陈冲的外祖父张昌绍因曾留学欧美,被污蔑为外国间谍和反革命,不堪折辱在家中自杀。那一年,陈冲6岁。


世界颠倒了,巨大的恐惧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陈冲后来几次提起,说这是生活当中特别刻骨铭心的回忆,连带着敏感和不安。


▲《英格力士》导演陈冲


周国平在《黑暗中并肩行走》一文中这样说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但正因为由己及人地领悟到了别人的孤独,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了。”


同样经历过那段刻骨铭心的时代,恐惧、死亡、幻灭在人的心尖儿上层层碾压,让从中走过来的人,更懂得何为悲悯和同理心。


对陈冲来讲,《英格力士》所呈现的不仅仅是故事,更是她曾经经历过的一段青春岁月。


▲陈冲在为演员说戏


“其实是这个电影选择了我,命运当中就是这样的,是我们的人生经历所决定了要表达这样一个主题。”


陈冲在采访中如是说。


▲《英格力士》剧组


去年,这类有着特殊背景题材的电影赚足了观众的掌声。《芳华》也好,《无问西东》也好,虽然只是一带而过,但它们确实为我们了解那个时代打开了一扇窗。因为这一扇窗,我们愿意走进那个时代,跟着那个时代里的人一起感受命运的百般洗礼。


这就是一种所谓的时光感。当我们伸脚踏进一条河里的时候,我们想要看到的,是整条江。


 ▲电影中的维族老街


电影目前还在后期制作的阶段,今年有望会和观众见面。


 ▲袁泉(左)饰演刘爱母亲;王传君(右)饰演教师王亚军


陈冲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天浴》曾在第35届金马奖上得了一个大满贯,这部在文化背景和情感基调上与《天浴》有着诸多相似之处的《英格力士》,又将带给我们哪些惊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END

※进群,找组织※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