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丁维香 太原道 2018-03-19

    “春荒”是什么?很多人不知道。然而在上了点年纪的人心里,“春荒”是人生记忆中难忘的一种痛。

    我有幸没有赶上三年自然灾害,但是却也尝过饥饿的滋味。在我开始记事的上世纪70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处于尚未解决温饱的阶段。尤其是在农村,许多人省吃俭用勉强可以维持到过年,过年这几天能有几顿好的饭食。只可惜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年的脚步就走远了,过了正月十五,年货吃完了,就连一日三餐的米粮也所剩无几。寒冷过去是接踵而来的饥饿,到新麦子接上茬还得等上几十天,这就是所谓青黄不接的“春荒”了。

    虽说还没有到揭不开锅的程度,不过要把少得可怜的一点粮食细水常流到新麦登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在几场春雨过后,地里长出新绿,光秃秃的树枝也开始抽芽、开花,各种野菜、榆钱、槐花和柳叶等等,都成了美味。田野上随处可见挖野菜、捋树叶的大人小孩;还有上年秋天家家户户用大缸腌制的胡萝卜缨、山芋藤上的茎叶,也能搪荒。这些东西偶尔吃一两顿还行,天天、顿顿都是“瓜菜代”、“无米粥”,那营养就绝对跟不上了。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肚子里像长了牙似的,成天觉得饿。大人们更惨了,有点好吃的先顾着孩子,还要下地干活,个个一脸菜色,有气无力的。即便是这样粗劣的饭食还不能管饱,油水不足,不抗饿,食量就大。记得村里有个叫刘珍的小女孩,很能吃,家里人也是出于无奈,叫她少吃点,顾顾其他人,她嘴一噘:“我不过就吃了三大碗啊!”现在想来,真是一则含泪的笑话。

    春季的白天是漫长的,人们望着天上的太阳,盼着它快快西斜、早早落下去。我们上学的孩子,早上喝的清汤,走在路上一跑起来听得见肚子里“咣当”、“咣当”的声音。在学校挨到上午第四节课,已经是饥肠响如鼓了。一放学拖着无力的腿急不可待地往家跑,进门先找吃的。中午饭仍旧可能是稀的,大多数人家是“连二顿”,就是早饭连同中饭一起煮下来。记忆中有一年春荒,在群众的再三要求下,生产队长冒险做主把队里留的种稻每人分了几斤,母亲连夜把分得的稻子去壳煮饭。第一碗我是三扒两咽下了肚,第二碗才顾上细嚼品味,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扎舌头,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看,原来是母亲做得匆忙,有许多粗糠皮都没有来得及筛掉。如果放在现在,这样的饭绝对难以下咽,可当时却是吃得十分香甜。

    人们在饥饿中一天一天的煎熬着,好不容易等到麦子扬花、灌浆了。“麦梢黄,饿断肠”,再也等不及了,就割下还未成熟的麦穗,揉下的青麦粒文火炒熟后,磨成螺旋状的食品,土话叫做“冷冷”。如今在每年的麦黄之前,农贸市场也偶见有农民用木桶盛着“冷冷”在卖,可这纯粹是给城里人尝鲜的,而在那个时候,“冷冷”几乎可以说是用来救命的。直到吃上新麦子了,春荒才算度完。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