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来过外星人吗? | 正午·视觉

张小菠 正午故事 2018-03-21

在湘西的一个村里,一家人建起了外星人科研站。他们称外星人曾来到此地,并帮助他们修建了科研站。科研站酷似中国的寺庙、道观,但是记载、纪念的内容都是关于外星人,门口的对联是:天下知我有几人,两球星人亲兄弟。



湘西来过外星人吗?


图、文 | 张小菠




我家在湘西的一个县城,一条护城河穿城过去,县城中心一个大广场,天气好的时候所有人都挤在那里。我在家呆到初中就去外地上了高中,像一个故乡的陌生人,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我可能不会去老家以外的任何一个乡。


初,我在初中同学的朋友圈看到附近的麻阳栗坪乡三家村有一个外星人科研站,觉得很荒谬。后来又看到我妈的太极拳队伍也在科研站门口集体打了卡,我才想了想,它的存在对于去观光的人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于建造他的人,又是什么。


过年的时候,我也去了外星人科研站,我妈指路,我爸开车。



山谷里有一条小溪,小溪上就是这个科研站。


外面一座拱桥,铁门敞开着,里面是一座小院子,两边的山壁上全是茂密的树木。外面的拱桥当初村里没有人会修,也没有人相信向家父子能修成,但是他们说在外星人技术员的指导下,自己修成了这座拱桥。


科研站大门。


就像一个普通的庙宇,写得却全是跟外星文明有关的内容。


科研站外面的院子,大大小小的树都是创始人(地球联系人)向宽松和他的儿子们栽起来的。


科研站内部。


科研站内部。


科研站内部。


科研站内部。


两个孩子进来坐在台阶上玩游戏。


里面的院子有一个大殿,叫不二殿,据说这里曾放着东升球的很多高科技物品,但是都被付之一炬了。


绵延上去的坡上还有几十级台阶和围栏。


前几年湖南暴雨,科研站内的大殿被积水浸泡,房顶很多处也有漏水现象。一个UFO爱好者自发在网上帮他们进行募捐,募捐了几万块用于维修。现在院子里还有一块功德碑公布捐款明细。


科研站内部。


美国老总奥巴马真聪明?


去年七月一个台湾的UFO爱好者带着他的湖北老婆来这里结婚,请向老和他儿子当证婚人。他们家曾经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拜访,有UFO爱好者多次来这里调研。


向宽松家新修的房子,他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现在是跟二儿子还有三儿子住,联络站也是这两个儿子负责修建的。


联络员向宽松已经80多岁了,他跟我说塑料普通话,虽然儿子反复提醒他我是本地人,但是老人照说不误,我们县农村的老人很少有人普通话能说成这样。向宽松老人有一只眼睛曾经生过病,不能强光刺激。老人曾经在空军部队服役,是地面的普通士兵。退伍后回到家,退耕还林时期又管过山。现在联络站里郁郁葱葱的树,都是他在管山的时候按照以前的树种重新配起来的。还好有我爸在,他们聊的很多土话我才能稍微了解。


老人说自己一直担任的是记录员的任务。他说,就像我跟他聊天一样,外星人就这么走进来,然后口述给他让他记录,几十年他记了300多页的资料,后来都交给别人了。去年别人曾经帮他们把很多内容放在网上,但是都被篡改了。


向宽松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现在是跟二儿子和三儿子住在一起。他们也是这个科研站的建设者,老人说他在60多岁的时候见到外星人,而这两个儿子在后面几年才见到。外星人长什么样呢?他们给我的答案是跟我们长得很像,但是个个身高一米九,“那比我们可是要乖(好看)多了”。形容他们外貌的时候,老人和他的儿子们笑容满面很是欣赏的神情。


科研站的样子是他们口里东升球的技术员李慧明来决定的,“我们也不是木匠,你要做什么艺术性的我们也做不了。”最初修的科研站94年开始修,那时候很小,只能站一个人左右,但是东升球的人却告诉老爷子,他们三四百人站在里面很舒服。我问为什么,老爷子说这个就不说了,这个一说就到神与科学上去了。


二儿子说外星人的回答是你们有多少能力就修多少,没关系慢慢修。二儿子说那年他最先种橘子,橘子就特别结,那年结果,又有好价钱的时候,外星人就来找我了,说你现在帮我修,于是就开始修了,从那以后一直陆陆续续在修,所有建筑材料全是肩挑手扛,费用也是自己家出。


院子最里面那个上锁的大殿,我问里面有什么,老人的三儿子突然愤怒地说:“让那些外面的人天天打主意,现在我把里面的都烧掉了。以前里面放了很多外星人给他们留下来的高科技,为了帮助地球科技进步。可是总有人想偷,还撬坏门锁。”有些人还问他们是不是要做成旅游景点,他们很不屑这种想法,“现在的人啊只知道钱”。


后来,他带着我打开不二殿的门


门开了以后空空荡荡,只有一尊外星人的雕像和椅子凳子,以及没写完的黑板。


这个雕像混凝土雕刻而成,他们两个人自己雕刻的,按照他们见到的外星人的样貌。“我们技术不太好,他们比这个好看多了


想象不出来他们所说的被付之一炬的那些高科技的物品是什么,但是能看到他们讲述曾经门锁被砸坏时的愤怒表情。

 


整个联络站依山谷建成,这个飞碟模型在大殿下面,上面已经掉漆,很像我幼儿园的蘑菇亭。


小溪里的水清澈见底,里面的那个建筑物是一艘船的模样。


聊越多的细节我就越困惑,因为我无法像佐证一个新闻事实一样,用细节证实他们说的是真还是假。细节足够多就是现实吗?细节颠三倒四就是假的吗?我跟好几个家里的同学聊起来,他们坚定不移地相信外星生命的存在,可是当我转述老人的话和石碑上的字的时候,他们又露出诧异跟不信的眼神。


整个村里,只有寥寥数人相信向宽松老人的说法,还有人帮他们充当跟外部世界的联络者。对于其他人,“至少把这个地方绿化搞好了。”


老人一直表情宠辱不惊,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这个地方从去年下半年基本就没有发挥作用,现在这个联络站已经不再扩大了,“现在修不起作用了,你们搞新闻的人比我们清楚得多,所以这个既没有说的必要,也没有写的必要了。”



—— 完 ——


张小菠,媒体从业者。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生于湘西,长于武汉。


视觉编辑:朱墨。联系信箱:zhumo@jiemian.com。视觉栏目欢迎来稿,回复较慢,请见谅。



相关阅读:


尬舞,少年在河南尬舞 | 正午·视觉



“正午酒馆”是正午的一个线下聚会场所(位于北京大望路),对正午读者开放,对正午所有的朋友开放。


正午酒馆的开放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到晚上十一点半(17:30 - 23:30)。


地址:大望路地铁站B口,东朗电影创意产业园。




我们出版了正午纸质书系列4:《我的黎明骊歌》,欢迎前往正午商行(点击阅读原文购买。那里也能买到叶三《我们唱》、阿乙《早上九点叫醒我》、郭玉洁《众声》的签名版,以及正午的T恤,扑克。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