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支特别能战斗的佣军,叫万科独董 | 拆哪儿

拆姐 拆哪儿 2018-04-06


前情概要:危险的华生 、万科无战事


早说过宝万之战还没完,还有下半场。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因为有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雇佣军,叫“万科独董”。

 

前有万科独董刘姝威质疑宝能系资管计划到期,应予清算。现在,万科前任独董、经济学者兼微博大V华生,也以一条微博强势跟进:

 


不得不说,这条微博真如一篇致命檄文,远胜过千军万马。无论怎么看,这都是非常危险、甚至略带恶毒的指控。我试着翻译一下:

 

1、宝能系与落马的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有染。买入万科股票得到了监管的授意和放行。


2、宝能收购万科股票的行为是“违规使用保险资金”。


3、宝能系资管计划到期但没有清算而是选择延期的原因,是因为违规,待两会换届和监管机构调整之后进行处置。

 

这三条指控,每一条都足以让宝能的姚老板倒大霉。但从一个学者口中无足轻重地说出来,我还是略感震惊。


项案还没有结案,华生这样说让外界无从证实。至于是否得到了监管的授意和放行,背景是,2015年股灾,当时高层确实鼓励各种资本进入市场救市,包括鼓励保险公司增持蓝筹股。宝能正是此时进入万科。如果硬要说这是监管在为宝能出谋划策,哈,貌似也说得通。


2016年的时候保监会曾对于前海人寿举牌上市公司进行过一轮核查,当时的监管结论是资金使用“并不违规”。至于资管计划到期却未清算,华生用了一个词叫“处置”,这个词确实有学问,因为是处置,就变成你是被迫清算而不是主动清算了。让你的退出,变得狼狈不堪。


短短一条微博,寥寥几百字,真是大有学问。


说实话,拆姐非常羡慕华生先生。作为知名经济学者、大学教授的业界大V,华教授还是有特权的。这样的言论,要是出自普通自媒体人的文章,怕是会被发律师函,被直接起诉,更严重的可能会因造谣而被抓起来的呢。但宝能只是发了一个官方声明,甚至都没有点华生的名——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华生的立场如何,是为谁代言,不用我刻意强调。与刘姝威一样,这样的立场一以贯之,其实也是万科方面遴选独董的标准。

 

华生怼过华润。他批评华润没有第一时间站在万科管理层一方,质疑华润与宝能穿同一条裤子。他说大股东是享受的,是不干活的,没有资格赶走干活的管理层。他说华润当甩手掌柜那么多年,赚走了那么多利润,现在想当插手掌柜,是忘恩负义。

 

那个时候,拆姐写过一篇批评华生的文章。文章不长,但流程很广,这让华生先生有些慌。他在微博上为自己的发言做了辩解,表示没有歧视股东权力的意思。

 

现在,华生开始怼宝能。

 

如今的局势非常微妙。宝能的资管计划面临清算,但最终是谁来接盘,还存悬念。是宝能用自有资金接盘,还是让渡给深铁或者其他股东?这直接决定了万科未来的命运走向。决策权在宝能的姚老板。谁能影响到这个决策呢?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华生的发言,可谓用计深沉。

 

现在的万科股东层,深铁一家独大,管理层自己的资管计划低调潜行。AB已经倒霉了,掀不起波澜。剩下的,只有位列第二大股东的宝能。华生先生的手法非常高级。一条微博钳住宝能的要害部位,将宝能往深渊的边上推。没有人能经住这样的攻势,作为民营企业的宝能,其实也挺弱势的。

 

情急之下,如果姚老板慌不择路,宝能便会狼狈退出。这样,万科的股东层就清净了。战事终结日,弹冠相庆时。

 

华生唯一没有怼过的,是恒大,原因大概是恒大非常知趣地在关键时刻选择把股份让渡于深圳地铁,以不惜亏损71个亿的代价,为他人做嫁衣。这种高风亮节的举动,让恒大免于被怼。

 

可惜,即便宝能系选择退出,也不可能是亏损71个亿的结局,而是盈利几百亿。这得益于股权之战背后,投资者对万科价值的重新发现和追捧。姚老板精确地诠释了,利己者利人的市场原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这让人羡慕,让人眼红。但万科是什么地方,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前不久,AB的吴先生在明堂受审的时候,我就预料到,有关方面接下来的套路——把火引向宝能的姚老板,让其入股万科的行为失去正当性。这是从根本上实现“驱姚行动”的唯一捷径。

 

这一招确实很有效。

 

吴先生被指控的罪名是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集资诈骗”诈骗的是什么呢,是售卖超出了监管审批额度的投资型财险。“职务侵占”侵占的是什么呢,是将这些超募的保险资金,挪用于吴先生个人的产业公司,用于保险公司的增资和投资房地产。

 

保险大鳄的逻辑都是相似的,虽然手段各有各的不同。这个时候,很多人自然会关心其他险资大佬的命运。比如某肖,某张,某许,某郭。还有,出了很多风头的姚老板。

 

但拆姐却想从保险的角度,厘清一些概念。

 

AB吴先生惹祸上身的“投资型财险”,跟寿险公司用于投资的万能险,虽然很类似,但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投资型财险,由财产险公司包装发售。你能不能发售,能发售多少,都是必须经保监会审批的。

 

但万能险不同,基本所有的寿险公司都可以发售,能卖多少各凭能力。至于用于投资,能用多少比例,也只遵循保监会的一些基本规定。

 

投资型财险,本质上是一种面向大众的理财产品。超出了保监的审批额度,面向普通公众违规超额募资了千亿资金,还被挪用于其他领域。这当然是违规,甚至是违法,是犯罪。过去几年,投资型财险主要的卖家是谁呢,AB自不待言,另一个最大的卖家是天安财险,对,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系的公司。

 

其实过去几年,也就那么几家保险公司的财险子公司获准了售卖这种产品,如AB、天安、太保、人保、平安等,对不起,并不包括宝能旗下的公司。

 

宝能举牌万科的资金,主要是旗下前海人寿的万能险产品,和钜盛华公司的资管计划。

 

如果像华生先生所言,用万能险资金买入上市公司股票,都属于挪用,都属于违规的话。那不止宝能,基本所有的寿险公司都会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但对不起,像刘姝威只看到了宝能的资管计划一样,华生眼里,也揉不得宝能系保险资金的沙子。因为看不顺眼,一切便都是错的。

 

但对错真的很难评说。姚老板唯一的错误,在于爱上了不该爱的万科。

 

在股市万千的价值标的中,买入万科,居然成为资本的原罪。想想挺可笑的。


PS:最近文章被删得心灰意冷,加上确实比较懒,文章更新少,抱歉则个。实在想念拆姐的话,可以到知识星球找我,每天与读者朋友分享有用的一切。还有每周开一次班会,挺有意思的。长按这个二维码就可加入——



拆姐原创,严禁抄袭,严禁未授权转载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点击“阅读原文”,打赏,勾搭,加入读者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