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云皓谈奥数(五):炮灰是怎样炼成的?

付云皓 欧拉数学荟 2018-04-20
荟思

“奥数热”之所以能持续这么长时间,教育政策固然起了很重要的导向作用,但其根本仍然在参与者。譬如烧一把火,如果没有足够的柴,即使再怎么努力也很难烧旺。

奥数只适合极少数孩子参与,这个论断大家都耳熟能详,相信家长们内心里也是明白的。可是一旦到了具体选择的当口,却又很难抵挡功利的诱惑,总想侥幸一把。

奥数学习投入大,周期长,成功概率却很低。如果只是一心奔着奖项去,即使最后成功了,收益与付出的代价相抵后也算不上精明的投资,而大多数成为炮灰者就更是血本无归。

奥数之热,只赚不赔的是学校和机构,孩子是唯一的受害者,而家长,则是搬起石头砸痛自己脚的可怜虫!

本文是付云皓《从首个IMO季军谈起》的节选,对应原文的第九部分。本号已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如有转载需求请直接联系原作者。

由于原文后续部分都是围绕竞赛组织的专业分析和思考,大多数读者不具备足够的背景知识理解,因此对原文的转载到此结束。期望此次系列转载的作用不仅仅是提供了专业角度的信息,而且能成为家长们时常自我警醒的警钟


高中竞赛的参赛人数大幅度增加,不能赖政策,也不能赖不靠谱老师,初中高中的招生也仅仅是影响小学初中的竞赛。最终的问题,还是出在学生和家长身上。

近些年的高中生,大多是在95-00年出生的。这些孩子,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被捧上天的人绝不占少数。尤其是如果还能学习号称是尖子生才能学的奥数,那简直就是飞机中的战斗机了!

所以,这些孩子全都成了布袋和尚——说不得。

可是事实上呢?

奥数只适合5%的孩子学习(注意只是学习!),可是光参与的孩子恐怕就要超过20%。现在前20%的孩子能上啥大学?二本可都不一定。

天分不够,水平上不去,玻璃心倒是养出来了。

小学的时候呢,多学一点,能听懂也行,当个兴趣爱好。可是慢慢长大了,再花大量时间学竞赛,啥都听不懂,可就没有必要啦。

再说了,竞赛这个东西本来就是逐步淘汰的,学不懂就不要再花时间坚持,十年二十年前的家长都懂,为毛现在的家长就都不懂呢?

这种坚持,说好听的叫做破釜沉舟,说不好听的那就是无谓的坚持。

小学到初中是要淘汰一拨人的,初中到高中也是要淘汰一拨人的。我考华杯赛的时候华杯赛决赛的金牌,也有几个高联省一都没拿,这都很正常嘛(没准人家去搞其它竞赛了)。现在更是如此,小学竞赛全是填鸭,考好根本不代表什么,可能只是刷题多。到了高中,你以为你还能只靠刷题?

当然了,这个东西和学校以及校外的培训机构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关系。学校嘛,总是希望更多的学生参与这些东西,最少述职报告上可以写写嘛;培训机构就更不用说了,多一个学生多一份钱。但是关键,还是在学生和家长身上。

即便是培训机构,只要是正规的,都时常会有考试和分班,跟不上的就学一些简单的呗,这不是很正常吗?竞赛这玩意再怎么说,每年也是要淘汰一部分人的,如果机构招生进来是10个班,讲了三年竞赛还是那10个班,一个人都没变,也没有人员交换,可以肯定这是个骗钱的机构。

可是这倒好,这种考试和分班制度,却被家长投诉说是歧视,不人道……【编者注:有时候,机构的“恶”,也是被家长逼出来的。】

初中竞赛,考试分个班,60人分两个班,结果50名左右的都要去快班……

高中竞赛,到高二要停课集训,结果高一的联赛考40多分,高二模考从没上过100分的孩子都要去停课……

这种事见多了,见怪不怪。

你去劝学生,学生不听。你去劝家长,家长说:“凭什么我家孩子就比别人家孩子差!”

哭笑不得。

很多家长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家孩子学得挺好的,就是没考好。”

应试是有可能有高分低能的,但是绝不可能有低分高能的,竞赛就更不可能了。判错了我信,没考好我不信。

这些孩子还听不得批评,当然老师也懒得批评。想想也是,在学校里的时候老师肯定管不住,谁愿意冒那么大险管教你家孩子啊?万一被你打了咋办?打死了咋办?到机构里人家机构就是讲课收钱的,家长和学生就是消费的大爷,更不会惹你不高兴。

最后的结果大概就是这样的。

四千个水平远不够省一的孩子和两百个水平有希望冲省一的孩子(这里包括十个很牛的孩子)一起玩命训练,一起考高联。该省省一有60个名额。

对那四千个孩子,由于题目变化,神发挥和阅卷误差等原因,冲到省一的概率就是1%,最后有40个省一。

剩下200个孩子瓜分剩下20个省一。

结果呢,那3960个孩子自然是撞了南墙回头,你以为那40个能幸免?金秋营,自招分分钟把他们刷下来。不仅如此,他们还耽误了宝贵的时间。本来裸考能上985的,最后可能连211都悬。【编者注:竞赛的特点就注定了是极少数人笑到最后,剩下的全成炮灰的结果。在如此低的成功概率下,不先掂量清楚自己的实力就盲目投入,最后失败了怪谁?纯粹奔着奖项去的家长孩子应以此为戒!】

但是剩下那200个就DT了。尤其是最好的十个孩子,完全是大坑。没准冒出来个谁谁谁就抢了一个省队的位置。

那4000个孩子坚持搞竞赛,得益的是谁?

只有学校和竞赛老师!【编者注:不仅是奥数,还有其他很多事情,孩子都在懵懂中被人当了枪使。】


相 关 文 章

付云皓谈奥数(四):奥数界南郭先生的四大“黑招”

付云皓谈奥数(三):大量刷题只适用于顶级选手之间的竞争

付云皓谈奥数(二):规则,终究还是人定的

付云皓谈奥数(一):中国奥数队有多强?

2017年IMO已经落幕,关于奥数的思考还要继续

“全民奥数”现象背后,是人性的恐惧和贪婪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