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星降落到火星的女程序员们

嘀嗒嘀嗒 2016-01-27


如果让一个男码工说说周围的女码工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可能很多人会觉得:


女程序员除了比较稀少,别的没有区别啊。有做的很好的,也有做的一般的。男程序员也如此。”

“女程序员和我认识的别的妹子也没有什么区别啊,一样爱美、爱逛街、爱看小说、爱看偶像剧。当然,我认识的妹子里程序员还是占少数。”


没错,其实女码工没有什么太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个字:。根据进化原则,所有的生存下来的少数派都必定有过类似的经历,积累了类似的经验。先看看这个人群怎么个少法吧。


  1. 女程序员越来越难招了,好的就更不用提了。据调查,硅谷从事IT行业的女性自八十年代中期逐年减少,比例已经下降到 20% 以下。很多公司甚至有意识的在招聘中平衡这个比例。

  2. 除了极少数的例子,女程序员在心中被定位为技术大神的相对少的多。说到黑客和计算机宅,通常大家直接和男性关联。我们这代人心目中的英雄都是男性的计算机专家: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马克·扎克伯格。

  3. 大部分我们身边的女程序员或者是单身,或者是结了婚还没有娃。尤其是创业公司或者工作强度大的公司。

  4. 即使是女码工比较多的公司,其实她们的分布是极不均匀的,通常扎堆在某几个组,而总有几个组,尤其是系统相关的组,经常甚至一个女生都没有。

  5. 女码工转型做管理、产品、家庭主妇等比留下来和技术死磕的,比男生的比例要大。没转型而长期驻守写代码的,女汉子型的偏多。


当然,每个人身边总有特例。




很久以前,有一本书曾经火过的书叫做《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最近想写这个话题,突然就有一种感觉,女程序员就像是来自金星,却混迹于一堆火星人的特别人群。为什么我们或被同化,或离开,个中滋味,确实很难言表。


先看一些来自金星人的吐槽吧:


“经常熬夜写程序调bug,看到镜子里的熊猫眼总是很无奈,但是木办法。”

“感觉有些东西他们男生似乎一下子就懂了,自己化了很多的工夫也还是一知半解,加上新技术的变化太快,经常感觉自己跟不上。”

“心思都花在程序上了,有时候一个 bug 调很久,就没有什么心思打扮了,何况其实也没有人在意。”

“结婚生孩子之后,家庭都顾不过来了,搞技术不能 focus,就做不好,做不好,就慢慢得过且过了。”



再看看一些来自火星人对金星人的各种评价:


女程序员细致认真,不仅能写代码而且注释详尽清晰、而且能做好各种测试。提交代码也不会忘记写 LOG 和 README。”

“女码工相对比较软,不会无谓地和产品或测试或其他码工争辩的面红耳赤。反而言之,有时候该有意见的时候也过于沉默。”

“工作中有个女码工还是不错的。活跃气氛。感觉男女搭配,干活确实更有动力些。”

“面试的时候遇到个长得不错的妹子,真想放水放进来。奈何代码写的实在让我略无语。”



其实就像现在热播的《太子妃升职记》,女码工在职业生涯的各个阶段也会有很不同的体验。我自己对上面的各种说话都听到过,或者说曾经有过亲身的体会。


作为一名降落到火星的金星人,并至今依然存活。各阶段的体验到底怎样的呢?



学校版:稀有的单身女,就会被众星捧月?


工科女在各大院校都是少数,所以大家觉得,可能我们计算机专业的女生受到的待遇是这样的:


然而实际上,工科院校的男生找女朋友也可以不在身边找。而且反而一个班的同学不好下手,有什么动作也目标太大。所以,实际上我们是被当成哥们这样的:



或者是被完全忽视而这样的:




面试版:那些号称想给妹子放水的人,你以为他们真会放水就是你脑子进水了


经常遇到号称想要招妹子一起工作的码工,号称自己面试会放水。连这个都信你就大错特错了。


首先,程序员们对于“对错”这个价值观有着和近似乎电脑一样严格的思维方式。你倒是可以试试面试中写个递归算法,然后不小心将初始变量值设错;或是写个并行算法,连基本的同步都没处理对,看看有几个码工可以忍?


其次,男码工平时可能只是个火星人,一旦碰到技术这码事,立马六亲不认。把错的说成对的绝对是对他们自己智商的侮辱。这件事根本不用过大脑。


所以,看到过的男码工给参加面试的女生的所有反馈,从来都是无可挑剔,实在找不到任何徇私的影子。



入职版:新入职妹子就会被夹道欢迎?


可能偶尔微信群里公司新来了一个妹纸,大家列队欢迎,各种表情,各种 sticker 略长,但也仅限于此了。女码工并不会因此得到过多的关注。和同事有过这样的对话:


我:“新来的 XX 妹子长得不错。”

某同事A:“是吧,没注意。”

某同事B:“是哪个?不记得了。”



职场版:真以为职场有太大优势你就大错特错了。


有人以为妹子工作遇到问题会是这样的:



然而实际上绝大部分时候我们还是单枪匹马这样的:




关于败家


来自金星的程序员们首先是妹子。所以各种衣服,化妆品,包包,鞋子。。。该败的一样不能少。


来自金星的程序员们一样是程序员。所以我们对电子设备的免疫力一样的缺乏。各种电脑配备不用说,办公桌,各种平板,Google Glass,Apple Watch。。。玩起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然而不因为我们是妹子就拿两份工资。所以女码工的工资很大一部分就被自己这样的双重身份给败掉了。



关于情感:


感觉女码工是没有卖萌撒娇的权力的,谁叫你干的是份通常爷们才干的活呢?


其实女生都是天生的喜怒无常的戏剧女王。我们就是容易出现情绪变化无常。然而如果你是码工,情节就变成这样的:


我:“昨晚觉得特别不开心。” (期待安慰中)

朋友:“女生不开心不需要理由,没人知道。”


或是这样的:


我在朋友圈:“说不出来,不开心。”

朋友:“想喝酒了吧?”


再要么就是这样的:


我:“ 我今天情绪不好。”

JM(同事):“那啥,你要不还是先把那个 XXX 程序写完再说?”



关于家庭:


有两娃的女码工,家里还没有人帮忙,一天的日程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别问我怎么做到的。只能说人被逼一逼,潜能是无限的。(实在想看我是怎么被虐的筒子,可以去翻翻本号历史里面那篇:《写在 MacTalk 的 “神童的世界你不懂” 之后》那篇文章。)


好在老公虽然比我还忙,带娃顾家也不偷懒。不过话说夫妻都是码工的体验还是相当独特的。就说程序员之间的鄙视链吧,我们两之间相互鄙视的梁子那是由来已久了:大公司与小公司的相互鄙视,只会 Java 的被 Java、Ruby 双修的鄙视,开源软件和 Google 内部软件的相互鄙视,同在支付领域对彼此的支付开发项目的相互鄙视。。。不过最近技术上,感觉我已经完全占上风了,虽然他不承认。



关于美女:


感觉 “码农无美女” 的说法早就过时了。身边的码农妹子(包括 data scientiest),美女多到可以信手拈来。我在《我为什么不离开 Airbnb》一文中也有列举 Airbnb 的几位知名的美女。可惜不好上照片,可惜啊可惜。。。



写在最后


玩笑归玩笑。记得之前发过一篇《女汉子是怎么练成的》,只讲了两个故事说了女码工职场初期成长中的心酸,却引发了我朋友圈几乎所有女码工的共鸣。收到好几位同仁的留言和她们的故事。


其实每个码农妹子,一步步走来的成长史也是一部血泪史。我们付出的艰辛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的完的。因为我们来自一个不同的星球,努力在这个不那么熟悉的地方找寻自己的位置。


所以,火星人们,请善待你们身边的金星人吧。(可能是因为她们不容易,可能是因为她们惹不起,自己掂量着吧。)



嘀嗒嘀嗒:讲述技术、白话硅谷。偶尔八八程序员身边的事儿。关注长按二维码: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嘀嗒嘀嗒 热门文章:

亲身参与“引力波”项目之体验    阅读/点赞 : 55310/363

说说 Code Review    阅读/点赞 : 29680/314

我的编程之路    阅读/点赞 : 17059/314

迷茫和进步    阅读/点赞 : 14860/361

说说跳槽这件事    阅读/点赞 : 14005/307

从一条读者留言说起    阅读/点赞 : 13835/411

10%,和那背后的 90%    阅读/点赞 : 13518/351

我的博士生导师    阅读/点赞 : 11227/298

程序媛的碎碎念    阅读/点赞 : 9766/370

嘀嗒嘀嗒:我和微信公众号这一年    阅读/点赞 : 7328/354

嘀嗒嘀嗒 微信二维码

嘀嗒嘀嗒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