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ek is the new Sexy - 那些年我们一起 hack 的日子

嘀嗒嘀嗒 2016-01-26


前言此文原发 StuQ,今天把未完待续的部分写完了,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待。一直想说:Geek is the new sexy,总算逮着机会说说了。


引子:又到了一年两度的 hackathon 的时候。湾区这边现在比较知名的创业公司都有个不成文的传统,通常一年一到两次,也有三到四次的。称为 hackathon(或者 hack week )。就是有一周的三五天,大家不干活而是去“hack”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小项目 。hackathon 全公司理论上是不允许有任何和工作相关的的会议的。所以就是你每天照常上班,但是上班的内容是你自己找一群小伙伴大家做一个和工作不太有关的项目,然后最后一天大家 showcase 自己的结果。Hackathon 与平时工作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让你去探索 一些平时工作中无暇花心思的主意,在很短的时间内很快的推进一个项目。不是靠说,而是去真的展示你的一些想法。此外还可以在团队工作中和一些平时没有合作的同事建立很特殊的感情和纽带。


今年的 hackathon 已经接近尾声了。晚上开车回家的路上天色已经很黑了,看着路上堵的一排排的车的刹车灯忽亮忽暗,以及路边那不多的高楼上的广告牌的灯光,听着一些略显过时的美国流行歌曲,突然以前 “hacking” 的一幕幕就涌上心头。很多老朋友,新朋友的音容笑貌就清晰的闪现在我眼前。


故事一:hack 的 project 成了正式产品的原型

(附图:Square Inc. 产品之一 Square Stand,和故事无关。只是说到Square的产品、技术、和那段经历总是让我引以为豪,爱意满满。所以借图让更多人了解 Square 的产品风格。)


我的第一个 hackathon 是在 Square 。那时我加入 Square Market 组可能两三个月的样子吧。Square Market 组有三个整天腻在一起的男生,关系特别好,整天一起吃饭,一起喝茶,晚上经常一起联网打游戏,周末也经常到一起玩纸牌什么的。J 是个ABC,中文能听懂,但是说的不好,所以不愿意说。他早年在 Google China 呆过,属于 Google 早期的牛人。 H 是香港人,来美国十几年了,普通话也是说的比较不那么流利。但是前端后端都通的很。K 就是个完完全全的美国人了,但是娶了个韩国妹子,所以会说一些韩文。他早年也是 Google Asia 的,系统方面的活做的特别熟。他们三个都是自己创过业的,所以 Square 工作对他们来说也是得心应手。Hackathon 我就是和他们三个一起做。为什么我能有幸和这亲密无间的三哥们一起做项目呢?主要是因为 Square 新招的每个新人,都会有一个类似于“辅导员”一样的老人带着熟悉系统和技术。而 J 就是我的“辅导员” 。因为我是以应届毕业生的背景进 Square 的,基本所有技术我都一窍不通,所以我的rails,search,javascript 等好多技术都是 J 手把手带我入门的。因为我比较刻苦的缘故吧,J 就一直对我还是很友善的,尽管我很弱。因此他们三个做项目 ,就把我也加进去了。


H 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故意很夸张的当着大家的面说 J 帅,让 J 很囧。比如他早上到组里,大家都在,他就会故意跑到 J 面前,装出一网情深的样子盯着他一直看,直到 J 被盯的毛骨悚然,然后他就哈哈大笑着跑开。平时他也总是称 J “Square最帅的男生”。其实本来我没怎么那么觉得,尤其我对男生的审美观一向比较另类(就是觉得代码写得好的男生特别帅)。J 的一个口头禅是 ”I don't know." 不知道是他真的不知道还是谦虚,但是很多时候他说他不知道的技术,做起来还是头头是道。他们三个当时应该也是我们组技术最强的几个人之三了吧。


扯远了。。我的第一个hack project就是和他们三个一起用 ElasticSearch 重写 Square search 的后端。那一周我们四个就是在公司的时候做什么都很自然的在一起。收获之一是我们的 project 做的很好,后来Square search后端的原型就是基于我们的 hackathon project 的。另一个收获就是交了三个好朋友,后来在 Square 我和他们也比和别人走的近很多。甚至离开 Square 他们还时不时的给我消息,偶尔也来找我吃饭。



故事二:技术,不一定是在代码里

(附图:Square Inc. Office 一角)


我的第二个 hachathon 还是在Square。当时我有个想法,就是做一个类似于公司内部的 ebay ,大家可以卖(或者免费送/交换)一些家里不用了的旧物品。因为当时 Square Market 我已经很熟了,所以写代码基本上我自己搞定的了,代码量也确实不多。和我一个组的其他人都是妹子,因为对这个想法感兴趣的都是女生。不过只有我一个是码工。她们有做产品经理的,有做 HR 的,有做设计的等。一个叫 M 的女生给我印象很深。她是那种你看她一眼,就会轻易联想到 fashion 这个词的那种风格。头发经常是不同的造型,口红每天是不一样的各种极鲜艳的色彩。衣服也都是设计很独特的不常见的。总之从上到下你都能看出精心而夸张的打扮过,但是总体又给人感觉特别和谐,就像杂志里的模特一样。她在这个项目负责的一件事情就是帮大家最开头选定的商品拍照。这是个很有难度又很繁琐的事情,可是她真的很厉害。这么说吧,同样一对耳环,我拍出来可能大家觉得是白送都不要的地摊货。可她把背景,灯光,陪衬一搭配,立马那对耳环你说是 Tiffney 卖的都不为过,高大上立显。这可能真的需要对设计和审美有着很独特的眼光吧。而且和她相处,如沐春风。那段一起 hack 的日子,让我对公司的非码工职位有了很大的改观。更深刻的体会到技术,不一定是在可见的代码里,可能更多的是,用一些无形的产品的增值上。这个项目也是让我接触了很多非码工的妹子,交了几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



故事三:和大牛 pair programming 是怎样一种体验

(附图:Airbnb Inc. Office 一角,当时 hack 的地方)


后面 Square 的 hacker week 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没有参加了。所以我经历的第三个 hackathon 其实是在 Airbnb 了。Square是一整周,Airbnb是给三天。这一次的Hackerthon其实我本身没打算做什么的,因为全公司都去hack了,那周得有一个人负责oncall,就是网站出问题或者协调一些产品代码改动(原则上这几天不让进代码),然后正好是我。但是 JM 知道我没有打算做什么,就拉着我和他还有 M 和 K 一起,做一个 Airbnb 内部的员工静态定位系统。简单点说就是在公司的内部地图上可以轻松找到某个人座位在哪,因为经常大家需要找一个人的时候都必须问别人,而且很多时候说不清。


JM 是谁?这里不得不说一下。他也是当年 Square 一起奋斗过的小伙伴,但是我们在工作上没有直接交道。这家伙在支付这个领域已经浸淫了六七年了,已经完全是个架构师级别的牛牛了。当初拿了 Airbnb 的录取,第二天才意外的发现他也是刚刚要同“轨迹”跳槽,而且离职入职和我时间只差两个星期。这样我两就是 Airbnb 唯二的两个前 Square 中国人,而且都进了支付组。然后我们因为住的很近,所以和另外两个小伙伴每天一起 carpool。这么一来,自然而然的,我和他因为这层特殊的关系,在 Airbnb 就格外亲密些,总给人同进同出的感觉。连我们的产品经理都经常打趣我两,说:“Angela 和 JM 总是在一起,看到一个就看到另外一个”。他以前高中还是大学的时候就参加过微软搞的编程竞赛在世界排得上名次的,所以在简历上比我是高出可能不止一截的那种。平时大家会很友好,他也喜欢随着大家称我一声“安姐”,和大家各种调侃玩笑。而且从没给我技术差距上的压力。(也可能是我的抗“牛人落差”心理素质比较好吧,呵呵)


简历上看的出来一个人牛,和实际工作中体验一个人牛,是完全不同的。当时一起做办公室地图,我和他一起负责研究明白Google Maps的一个API怎么用,怎么把办公室地图集成进去以试用API提供的一些旋转,放大,移动等功能。他做了大部分工作,然后我就帮忙写个程序,做球面坐标和平面坐标的转换,以及边界的转换等。因为我的工作和他的比比较少,而且总有人给我发信息协调 oncall 相关的事,所以我也是边做边玩,心不在焉,拖半天才给他把函数写出来。结果他拉过我打草稿的纸,看了两眼,想了几秒,就说 “这里不对”,然后动手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的代码改了。本来我还觉得不太可能,结果证明人家就是把你一个很隐藏的 bug 给干掉了,不服不行。大家知道,两个人一起写代码,如果水平差不多,会互有进益。但是如果水平差的太多了,基本看着那个会写的写,自己跟着学学就好了。于是我就乐得清闲,坐在旁边看他敲敲代码,自己干干杂活,偶尔端个茶递个水剥个橘子。累的时候陪着聊个天,俨然一副“鼓励师”的架势了(呵呵)。他也不介意,反正活都干了,干的挺麻利。所以我的第三个 hackathon 就这样轻松过关。(郑重申明:平时工作我还是很认真的,那次是特殊情况,杂务缠身,而且其实最后还是贡献了技术的,细节略过。)



故事四:也说说我身边的极客们


作者按:这一段原发 StuQ 的时候是没有的。当时写的时候这件事才刚刚发生,所以描述的很细致,因为记忆很新鲜。但是说白了,就是在记流水账。所以池哥说写的不好。所以当时这一段只写了 “未完待续”。

现在这件事过去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沉淀在记忆里的,和当初记录下来的文字,果然有了很大的出入。所以我们的记忆其实一直在帮我们做筛选式的存储,只留下真正有意义的故事和感触。


其实最近的这次 hackathon 的 project 本身没有太多可说的。就是和 JT 一起把公司各种 metrics 的 API 联结到一个可编程硬件控制的 LED 设备上。这样通过一些串行端口的编程,来让它在不同的情况下显示不同的颜色。比如,如果我们的网站挂了,就显示红色并不停闪动;如果只是公司的某一个子服务挂了,就显示橘色;如果某些页面的错误率很高,就显示紫色;一切正常就是绿色等等。


Project 进行的很顺利,除了技术细节没什么可写的。所以今天想写的,是 JT 这位极客以及身边和他一样一样的那些技术宅们。不知道如何下笔,只有用零散的记忆碎片来写写自己的感受了。


片段一:

记得我刚进 Airbnb 那会我们人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多。第一周,有一天要做 deploy,那时候还不认识他。突然 slack 就跳进来:

“因为你是新人,而且你的代码碰了XXX,记得你得 monitor XXX,而不仅仅是XXX。”

“嗯,是的,我知道。”

“嗯,还有XXX,最好也看一下。这里有个XXX dashboard,比较好用。”

“知道了,大哥。。。”

当时很惊讶,觉得这位很照顾新人。后来听说他经常这样警告新人,不由得对他的认真、细致和责任感肃然起敬。


片段二:

后来我们因为工作上有交涉,也经常聊聊,虽然大部分时候是和技术相关的话题,但也不乏偶尔互相吐槽一下生活和工作。除了有几次是他问我跟支付相关的东西,大部分的时候对话是这样的:

“XXX找不到文档,到底是怎么整的?”

。。。。(长篇细致解释)。。。

“我们为嘛要用XXX,而且这么搞不太make sense啊。”

“哦,这个啊,有历史原因的。” 。。。(长篇故事)。。。

当然,偶尔我也是他得瑟的对象,比如对话可以这样开始:

“给你看看这个,这个可以XXX,还做到了XXX,当然,理想的情况是XXX。。。”

感觉每次都能学到很多知识,慢慢让我有种身边有本活的 wikipedia 的感觉。


片段三:

每次赶上我事情做不完,偶尔加班到两三点,就会看着自己 slack 上的好友的头像一个个从绿色跳变成灰色,睡觉去了。如果你说每次我都看到他的头像,一直绿到最后,心里总是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而且绝对是有真人坐在后面。因为我试过:

(大约两点多)

“ 累趴了,去睡了。”

“ 睡吧,我也快弄完了,还有一个文档 review 完了就好了。”

而且知道他每次上班的时间也不算晚的。

就连我们一起做 hackathon 的时候,因为涉及到的有些技术可能他之前也不太熟悉,所以竟然也是每晚弄到很晚才撒手。


看到这有些人可能会去猜 JT 是谁了。其实就算你猜对了,也是没猜对。因为这样的极客,身边还是蛮多的。这样的场景,也可以用到 JT 之外的朋友身上。


所以,你看到的那些技术大神们在网路上从容不迫侃侃而谈,是因为他们对技术和产品近乎执着的关心;因为他们就是这样日积月累了很多的一手的经验;更因为他们在背后付出了超出常人的努力。。。很庆幸自己身边有着很多很多这样的值得我学习和尊敬的极客们。


最后,终于有机会说出我自己一直很喜欢的一句话:Geek is the new Sexy!  用中文来说,就是:会写代码就是帅!



嘀嗒嘀嗒:讲述技术、白话硅谷。偶尔八八程序员身边的事儿。关注长按二维码: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嘀嗒嘀嗒 热门文章:

亲身参与“引力波”项目之体验    阅读/点赞 : 55310/363

说说 Code Review    阅读/点赞 : 29680/314

我的编程之路    阅读/点赞 : 17059/314

迷茫和进步    阅读/点赞 : 14860/361

说说跳槽这件事    阅读/点赞 : 14005/307

从一条读者留言说起    阅读/点赞 : 13835/411

10%,和那背后的 90%    阅读/点赞 : 13518/351

我的博士生导师    阅读/点赞 : 11227/298

程序媛的碎碎念    阅读/点赞 : 9766/370

嘀嗒嘀嗒:我和微信公众号这一年    阅读/点赞 : 7328/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