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昭雪:有一个共同的规律

法律博客 2016-02-06

这些冤案原本并不复杂,事实疑点重重,证据破绽百出,但申诉的路为什么走得这么艰辛?昭雪的时间为什么这样漫长?这表明,当前的冤案昭雪还深深烙上了人治“平反”的痕迹,人治色彩仍然浓厚,虽然法治最终笑到了最后,但还不能说完全是法治的胜利。


文 | 向渊而行

来源 | 向渊而行的法律博客


今天看到福建高法再审宣告许玉森等四名被告人无罪,这一抢劫杀人案沉冤22年;之前刚宣告无罪的陈满沉冤23年;浙江叔侄强奸杀人案沉冤10年;呼格吉勒图案沉冤18年;福清司法局长黄政耀案沉冤12年;还有佘祥林案沉冤11年;赵作海案沉冤11年……


这些冤案得以昭雪,有媒体舆论的推动、真凶再现或亡者归来的奇巧等外界因素,但内因比外因更关键。这些冤案昭雪有一个惊人的规律:沉冤时间都长达十年以上。


十年,正好是党委和检法两长换了两届的时间。也就是说,在冤案申诉的十余年间,党委一把手和检法两长至少换了一到两任。这样一个规律,绝非巧合。


为什么冤案总是要沉冤十几年?为什么冤案发生后三五年、七八年都翻不了案?原因很简单,那些决定被告人命运的一把手们不想翻案,只要他们把案件按住,蒙冤者就无法重见天日。一切事物的发展,外因是通过内因起作用的,内因才是起决定作用的。


只要对冤案拍板的大领导们在任,他们能够对冤案拍板,就自然能够对是否翻案拍板。可想而知,他们不太可能自己否定自己,自己把自己钉上历史的耻辱柱,所以,他们仍然会运用手中执掌的权力去阻止冤案昭雪,以牺牲无辜者自由乃至生命为代价,维系他们的政治清誉。


所以,冤案昭雪,只有寄希望于党委一把手或检法两长换了一任又一任,等到对冤案拍板的领导们退休了、老了、去世了,新一任领导才会给予高度重视,决定为冤案平反。这个时候,对于决定翻案的领导来说,没有得罪前任的顾忌,为冤案昭雪,反而是自己任上的一份业绩,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就在这种领导换届的漫长过程中,蒙冤的无辜者们却历经折磨和煎熬,失去自由的痛苦或许早已习惯麻木,但对昭雪的渴求、对沉冤的不甘,则始终成为他们心头的苦痛,虽经岁月蹉跎,却永远挥之不去。有罪的人,每天的服刑是在精神救赎,但对于蒙冤者来说,每天的服刑则如同在为国家增加罪孽,这种过程想必是充满绝望与仇恨的。




这些冤案原本并不复杂,事实疑点重重,证据破绽百出,但申诉的路为什么走得这么艰辛?昭雪的时间为什么这样漫长?这表明,当前的冤案昭雪还深深烙上了人治“平反”的痕迹,人治色彩仍然浓厚,虽然法治最终笑到了最后,但还不能说完全是法治的胜利。


所以,只有将冤案申诉真正纳入法治化轨道,冤案昭雪才有更可靠的保障。如何改革完善冤案申诉的体制,我有两点建议:


一是建议扩充“两高”控告申诉编制,直接受理复查地方冤案。虽然当前对冤案的再审是指定管辖,异地审理,但启动再审前的复查工作却异常艰难。目前,“两高”的控告申诉部门人手非常有限,主要精力是对地方的业务指导,大量冤案申诉案件批转给了地方。而地方领导怎么会自己推翻自己的决定?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复查的结果只能是维持。


因此,建议“两高”控告申诉部门直接承担起复查工作,对于有疑点的案件,直接办理复查,一竿子到底。“两高”乃国家最高司法机关,对案件复查自然不受地方领导掣肘,这种“空降”的司法权力可以遇佛杀佛,披荆斩棘,直至还原真相,为被告人洗冤昭雪。


二是建议高检院将控告厅与申诉厅合并,形成冤案复查与追责的合力。控告检察与申诉检察是密不可分的业务,当事人控告的同时就是在申诉,申诉的同时必然伴随着控告,把控告检察与申诉检察分离开来,是很不科学的机构设置,不利于控告申诉工作的开展。我建议将控告厅与申诉厅合并,建立一支强有力的控告申诉检察队伍,建立健全一整套完善严密的控告申诉检察制度,控告检察与申诉检察双剑合一,严查粉碎那些冤案,还无辜者清白。


制度永远比人更可靠,人治终将为法治所取代。我建议“两高”尽快对冤案复查机制进行改革完善,建立严密的法治体系,让那些蒙冤者不必再经历漫长的等待,让迟到的正义不至于迟到的太久太久。

法律博客

www.fyfz.cn
法律人的精神家园

法律博客QQ群164767747

加入法律博客微信群及沟通协调

请加小编个人微信lkhlky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