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空 | 微小说

伍柒肆期 研发客 2018-05-01

“未来感”十足的瓦伦西亚的科学艺术城。(梁贵柏 摄影)


编者按


研发客有一些传统,喜欢在特殊的日子连载经典文章。比如“微小说”栏目,自去年开栏以来,季川和他的升空计划一直萦绕我心。重读第一部、第二部,依然被“风陵夜话”式的写作风格,精心设计的故事场景,以及将太空探索比喻像西西佛斯般悲壮的新药研制而感动。


今年五一节期间,继续奉上梁贵柏博士续写的微小说《升空》,凑巧的是,这篇文章是他飞行在万米高空上得来的灵感。硬币不停旋转,我们的主人公季川和火星青年还在做着升空梦,终有一天,梦想成真。



微小说



升 空




撰文 | 梁贵柏



引子


地球星际轨道发射基地,2067年。


次日,火星青年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很暗。


“几点了?”他嘟囔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床头柜上一个拳头大小的银灰色半球体亮起一层柔和的淡紫色的光晕,随即投射出一束蓝光,乳白色的天花板上清晰地显示出时间:4:27:31。


“唉——,要命的时差。”他心里想着,揉了揉眼睛,慢慢地坐起来。


“打开窗帘看看。”火星青年又嘟囔了一句。


房间朝东的墙面顶端,一个蓝色的指示灯闪了三下,原本不透光的深褐色玻璃墙壁渐渐地变得透明起来,皎洁的月光洒进来,感觉有点冷。


他披上睡袍,光着脚踱到玻璃墙前。


远处,基地园区的另一边,四座发射平台塔楼顶端的红色信号灯一闪一闪地亮着,其中一座发射平台上,携带着星际飞船的运载火箭高高地矗立着,笼罩在黎明前的月光里,显出刚直的轮廊。


两柱车灯自左向右扫过来,一辆电动车出现在园区的入口处。


“谁呀?这么早。也跟我一样的火星时差?” 他伸了个懒腰,看着电动车从楼前的车道上平稳地驶过,进了园区主楼的地下停车库,突然想起了什么,“YQ3562今天升空,这一定是季总的车!”这下来了精神,他转过身,抓起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决定去飞船发射的指挥中心去看个究竟。


信心


天没亮就来到指挥中心的正是季川。


他从刚刚停稳的车子里出来,正了正西服,乘快速电梯来到指挥中心的顶层。刚跨出电梯,夜间被调暗的灯光就在通向指挥大厅的过道里渐渐地亮起来。


季川来到右手边的咖啡厅里。蓝光亮起,一个标致的服务员小姐的3D影像向他微笑着点点头,用柔和的语调问候:“季先生今天好早。还是像往常一样的黑咖啡与羊角面包?”


“你怎么忘啦?今天可不是往常哦。”季川有点没想到。


“不好意思。想起来了,今天要发射,所以您要‘升空早点’,对吗?我这就叫厨房去准备。”影像随即消失了。为了能让人机交流更融洽,智能公司花大力气开发了“容错机器人”,时不时犯点无关紧要的小错误,活跃气氛。


“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会搞错?容错的范围也忒大了点,下次应该叫IT部换个型号。”季川想着有点好笑,在老位子上坐下来。没几分钟,后面厨房的门开了,一辆钛合金的小餐车轻轻地响着蜂鸣器,从里头溜出来,稳稳地在桌椅间穿行,停在季川的旁边。小餐车的顶盖向两边滑开,一个机械手抓着一杯黑咖啡从下面升起来,放在季川的面前。


服务员小姐的3D影像又出现了:“季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的‘升空早点’,请慢用。” 小餐车上的机械手又拿出一只盘子摆到桌子上,放上一个很大的柑橘。服务员小姐影像欠了欠身,“8点半我会在这里等你,为你准备第二道‘升空早点’,一定不会搞错的。”影像消失了,小车在蜂鸣器轻轻的鸣响里,缓缓向后退去,消失在厨房门后。


“这还差不多。” 宽敞的咖啡厅只有季川一个人,很安静。他先把柑橘吃了,然后闭上眼,开始把发射的整个过程在脑子里过一遍,时不时睁开眼,呷一口黑咖啡,接着继续他的冥想……


这时,火星青年轻声出现在咖啡厅的门口。他看见季川在闭目冥想,不敢打扰。刚要退出去,重新亮起的虚拟服务员小姐已经开口打招呼了,“先生您早。我以前没见过你,是新来的吧?”


季川睁开眼,“你是火星站来的那位吧?想来看发射?”


“不好意思,打搅您了,季总。”火星青年有点窘迫,“我,我就是来看看。”


“哦,指挥大厅今天你进不去的。出了咖啡厅向左,上一级台阶,那里有个观光室,有时间的话可以到那里去看实况。”火星青年转身要走,季川叫住了他:“我还没进去呢,你去看啥?来,一起吃了早点再去吧。”


火星青年忙不迭地坐到季川的对面:“谢谢季总。”然后转向一直亮着的3D影像,“一碗全麦粥、一根香蕉、再加一杯拿铁。”


火星青年的早餐很快就到了,刚咬了一口香蕉,对面的季川就笑咪咪地发问了:“小伙子,你参加昨天的讨论了吧?说说看,你怎么看这次星际探险?”


“季总,”火星青年的香蕉还在嘴里嚼着,赶紧下咽之后又喝了口咖啡润润嗓子,这才开口说话,“我觉得风险很大。我6年前到火星站做数据采集和分析,第一个项目就是星空联盟的CETP9723,6年过去了,从已经发回的数据看肯定没希望了,最终放弃只是时间问题。另一个是‘外太空X2’年前发射的BACE1298项目,最初计划的‘可再生新能源’数据很糟糕,现在想改变方向,尝试一下‘延缓衰变’,数据还没发回来,我觉得希望也不大。”他又喝了一口拿铁,“唉,真的很沮丧。”


“哦,有‘挫败感’。”季川理解地点了点头,“干我们这一行,都是行业里最顶尖的高科技人才,可是项目十有八九都会打水漂,时不时有点‘挫败感’是难免的。做一个项目至少10年,一辈子做不了几个,很多行业精英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做不出一个成功的项目啊。”


“那您怎么总是很有信心?”


“其实对具体的项目,我信心只比你稍微高一点,因为我了解的信息比你多一点。但是,对于星际探险的大方向我是乐观派,这也是有目共睹的,否则没人还会往我们这里砸钱。另外,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目前的资源已经不能满足人类发展的需求,只能向太空的深处进发。”


季川停下来喝了口咖啡,继续滔滔不绝,“我们现在的地面探测技术已经能让我们锁定外太空的某个区域,做‘靶向探测’,而不是像上个世纪末那样,只能探测离我们最近的火星,或者漫无目的地在外太空遨游,发回来的信息少的可怜。” 


火星青年点点头,刚想提个问题,发现季川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打住了,继续吃他的早餐,一边听季川高谈阔论。


季川更像是在说服自己:“我一直在认真研究射电望远镜的观测结果,我觉得这一次成功的可能性会提高不少。你看啊,南极天文台的观测到了来自YQ3562星云的稀土特征光谱,所以有稀土元素存在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密度如何?是不是有开采价值?好几年前,赤道几内亚和北极的观测站分别对YQ3562做过密度扫描,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有稀土,所以没人感兴趣。现在我们把这两个结果放在一起,大部分专家都认为值得去跑一趟。你不这么看吗?”


没等火星青年回答,季川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这个项目的数据也是你负责吗?”


“是的季总,我就是为这个项目来的。第一批数据将在三年之后发到火星站。”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喽。”季川看了看腕表,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我要去指挥大厅了。”


“那我去观光室了。”火星青年跟着站起来,欠了欠身,出门向左去了。



决策


季川拿着没喝完的咖啡走出咖啡厅,来到走廊的尽头,保卫系统已经完成了识别,一个保安人员的3D影像出现了,它向着门口一摆手:“季先生早,您请进。”


大门向两边徐徐滑开,指挥中心大厅里的灯光有次序地亮了起来。


从入口处看进去,这是一个向下的阶梯大厅,一排一排的控制台沿着阶梯向下,一直到底部椭圆形的舞台前。舞台的后面是弧形高墙,中间是从头到底的巨大玻璃墙,正在从深褐色变得透明,可以看见远处发射平台塔楼上一闪一闪的红色信号灯,两边是由液晶屏组合起来的幕墙,刚刚开启,显示着各种系统的启动程序。两边屏幕的顶端各有一个数字计时器,左手边是发射的倒计时,右手边是格林威治标准时间。


整个大厅的布局看上去跟50年前差不多,但是每个控制台上的小屏幕不见了,电话、键盘和鼠标也不见了,连一排一排的按钮开关也都没有了,只有一个银灰色的金属半球镶嵌在台面上。指挥团队的位子在最后一排的中央,有11个两边装着隔音板的座位,很宽敞。座位前面的台子上也只有一个银灰色的金属半球。


季川走过去,在中间的一个位子上停下来,放下咖啡,并不马上坐下来。他若有所思地环顾着大厅……


很快,系统完成了启动,前方两侧屏幕上图像稳定下来,显示出各种不同节点的即时视屏。季川控制台上的银灰色金属半球亮起一层光晕,打出了一个3D影像,这次是一个穿西服的青年男子,看上去是个专业人员。


“季总,系统启动完毕,运行正常,请指示。”


“好。开始调试发射程序吧。”


“好的季总。”


季川面前3D影像消失了,左右两边控制台上的银灰色金属半球都亮起了光晕,多个3D影像相继出现了。为了确保安全,发射时指挥中心会启动两套同样的,但是完全独立,包括独立供电系统的发射程序,只有在左右两套程序发出同样的指令时,运载火箭和飞船才会执行。容错的芯片在这里当然是绝对不能用的。


调试开始了。季川仍旧站着,喝着咖啡,看着控制台上的蓝光影像此起彼伏,屏幕上图像同步的变换,显示着各个发射节点的实时影像,以及中间玻璃墙外渐渐亮起的天空和天空下的发射架和运载火箭,像是在欣赏一个大型的光影秀。


两年前,以星空联盟为首的太空探索基金决定领投YQ3562飞船项目,签约会议就是在指挥中心楼下的小会议室里进行的,主持会议的是星空联盟的老董事长。


季川做完项目可行性报告后,王老摘下老花镜,慢条斯理地开口了:“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今后50年里稀土的需求量吧。


“大家面前的文件夹里有最新的《地球稀土资源调查报告》。这些年来,微电子产品的发展,尤其是各种量子计算处理器的出现,稀土的需求量上升很快。但是在供给侧,中国的稀土开采已经达到极限,为了保护环境,大多数专家认为应该减量,并在10年之内完全停采;美国的稀土开采虽然还有上升的空间,但是成本一直下不来;第三大贮藏地南极洲的环境保护直接关系到整个地球的气候,联合国有明确的决议,不能轻举妄动。”


“这样一来外层空间就成了合理的选择,不知道各位有什么看法?”


“未满足的需求肯定存在,这是大家一致的看法。”说话的是一位中年职业的女士,眼光犀利,语速很快,“季总技术论证也没有什么问题,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转化效率’问题。


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YQ3562的稀土的开采价值除了密度之外,还将取决它的存在形式。地球的大气层决定了我们的稀土都是以氧化物的形式存在,但是我们至今没有从YQ3562观测到氧气的特征光谱。那么它们会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呢?如果是氮化物或者硫化物的话问题不大,技术已经解决了。但如果是氟化物,结合能如此之高,大规模提炼的成本目前还不能被接受。我的团队做了一个估算,结果也在文件夹里,大家可以看一下。”


大家低头去翻看文件夹,王老接着说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啊。曹工,你觉得氟化物的可能性大不大?”


这个被称为“曹工”的女士马上接口道:“王老,这可真不好说。到目前为止我们人类还没有接近过YQ3562,任何可能性都存在的,甚至还有可能是地球上不存在的新型元素的化合物,不确定性就更大了,包括把这种新型元素带回地球可能产生的后果,对地球和人类的影响……”


王老笑了笑:“如果真的发现了新元素,我们就把它命名为‘曹元素’、‘曹化物’,怎么样?”包括曹工程师在内的人都笑了。


王老接着说,“我同意,贸然把新的元素大量带回地球的风险确实太大了。这个项目按季总的计划在两年之后升空,最早返回地球需要8到10年。一旦确定是氟化物,曹工,你们在这个时间段里想办法把提炼氟化物的成本降下来,有信心吗?”


“我回去做个计划,只要资源到位,我觉得应该是可行的。”曹工很专业地回答。


“很好!”王老环顾会议室,“大家还有什么议题?”


……

升空



凌晨6点,外面的天完全亮了,指挥团队的另外10人全部到达指挥大厅。季川简短地交代了几句之后,大家各就各位,开始了发射前的准备工作。


大厅里还是一个人也没有,很安静。指挥人员向出现在各自面前的3D影像发出指令,控制台上的指示灯闪亮地跳动起来,大厅前方的屏幕被分割成十几块,显示着各自的功能区。远处的发射架上也没有人,隐约可见各种吊臂在上上下下地工作着……


倒计时还剩下30分钟的时候, 大厅里停顿了下来,变得很安静。前方屏幕上显示的最后一条信息是:“南极观察站准备完毕。”季川面前的3D影像出现了:“报告季总,所有发射程序调试完毕,一切正常。” 


季川站起身,向两边的每一个指挥人员了询问调试的情况,满意地点着头,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季川正式发出指令:“启动发射程序,8点零8分准时点火升空。”


大厅里又忙碌起来。


“还是老规矩,我会在楼上的观光室里。”


季川正了正西服,跟指挥团队打过招呼,便拿起一瓶矿泉水,向门外走去。


今天的发射时间很早,观光室里只有火星青年一个人坐在前排,看见季川向他走过去,正要起身,被季川摆手制止了。季川坐到他的旁边,小声说:“火星都飞几个来回了,怎么还有兴趣看发射?”


“哦。这个项目我负责在火星站采集数据,就是为了交接才到发射中心来的。”


“哦,对了。”季川想起了吃喝咖啡时的对话,“第一批数据要在三年之后才能发到火星站,是吗?”


“嗯。”小伙子点点头。


远处的发射架上,运载火箭的喷管已经开始冒烟了,季川不再说话,吃了一口矿泉水,定神地望着前方,


“这又将是一次漫长的等待。”


2018年4月于新泽西


责编 | 毛冬蕾

Mao.donglei@PharmaDJ.c.om


微小说栏目系列

第一部:前夜

第二部:追梦



梁贵柏

研发客 专栏作者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