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停的联通,还有没有未来?

政事堂Plus 2017-08-22

今天,作为央企混改的先锋,中国联通迎来了他的第二个涨停。


政事堂已经连续两篇文章,从政治角度分析了联通混改,今天,再从经济角度分析一下联通的股改。嗯,关于未来,联通还能涨停几个板,不是经济问题,而是大众心理学的问题了。


讨论联通,就不能脱离整个通讯这个大行业。


最近一年来,伴随着中央打击资本大鳄,多位巨头逐步退出历史的舞台。而著名商人胡雪岩和他的事迹,也频频被媒体们,通过各位资本大鳄们的生平,再一次演绎。


大家提到胡雪岩的时候,自然就要提他的死对头,掌控着电报,并最终借用电报信息,将胡雪岩玩死的盛宣怀。


从盛宣怀胡雪岩的时代开始,到上个世纪末,电报、电话到宽带、手机,整个通讯行业,都是属于高尖端的暴利行业,因为,在那个信息不对等的大时代,早一步和晚一步知道消息,其结果之差别,可能就是盛宣怀和胡雪岩。


在80年代,一般工人收入不过三五十元,而电话的初装费就高达五千元,一下就能干掉半个“万元户”,更不要说动辄上万的“大哥大”了。


而且,在那个时候,通讯行业只需要一次投入,后面就可以像印钞机一样的收钱。因此,改革开放初期的通讯行业,就是一块诱人的“唐僧肉”,谁都想咬一口。


所以,才有了各部委组建了“八国联军”的中国联通,打着引入竞争降低资费的旗号,切入了电信市场。


说八国联军还真不是调侃,一方面,联通涉及的利益方远不止八家,另一方面,当时没有电信早年的积累,联通的资本,还真是源自洋大人。


联通的背景,数遍国资委下属100多家央企,没有一个能相比的。但是,成也萧何败萧何。由于利益方不仅多,而且一个比一个牛逼,甚至早年欧美的老板们,都在里面都有股份和利益,这就导致联通的管理层规模无人能比的同时,还深陷股东之间的内耗。而且,迄今为止的5次重组,每次都会有很多股东带着数倍于投资的利益,心满意足的退出。


很显然,再暴利的行业,给予再好的政策,也扛不起这么折腾。


譬如2010年,联通3G牌照+IPhone4的独家首发,原本能血洗移动2G的顶级客户,可是,还是被管理层玩成了渣。


机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从数据统计来看,2013年以后,中国手机普及率已接近饱和,意味着行业的人口红利已然丧失。


这个时候,三大运营商拼的是存量,而非增量。


而联通这几年呢,工作重心依然是增量而非存量,“老用户与狗不得办理联通新套餐”,作为一个段子,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再加上联通4G的发力,使得很多原本移动联通的双卡高净值用户,又重新回到了移动的怀抱。


在人口红利阶段,低价的新用户策略可以大幅新增用户。但是在人口红利消失后,因为资费选择“叛逃”至联通的用户,其消费能力低,因此使得联通的毛利率就会偏低,而且这批用户对价格也极为敏感,随意换卡,毫无忠诚度。


而净资产越高的人,其更换卡号的成本越高,反而对通讯价格并不敏感。


所以呢,实际上,在移动、电信、联通的竞争之中,联通的平均客户质量是最低的,因此也导致了联通的毛利率最低。


本来呢,作为一个暴利行业,毛利率低其实无所谓,股东们在公司运营过程中,就能把钱赚了。


但是呢,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向第三次工业革命发展的过程中,整个通讯行业的利润逐渐下滑的同时,还从“奢侈品”变成了一种“基础设施”。


对比2013年之后,电信行业人口红利的丧失,我们的总理,每年也都会在公开场合,多次推进“提速降费”。


大家可以感受到,每次总理一讲完话后,手机的资费(主要是流量),马上就会大幅下滑。


在移动、电信、联通三雄的自由竞争之下,网费没怎么降,不过,总理一声号令,三大运营商马上就纷纷下调价格。


这不啻于是对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一种讽刺。


这里呢,政事堂重点分析一下“提速降费”。


先说提速。


针对于08年以来中国房地产的火爆,政事堂房价系列中,提出过一个概念,高房价的本质,是中国政府在08年后基建上面进行的高额投资。


同样,如果想要让互联网行业火爆并吸引投资者,光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不够的,需要政府实打实的在互联网的“基建”上面,进行高额投资。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年,运营商在基建投入巨大,在有中国特色“村村通”政策下,不仅几十人的村庄,连新疆戈壁和雪域西藏也遍布了基站。甚至,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几乎与发达国家同步,从2G迅速升级至3G、4G,更不要说,目前我们的4G网速,已经超越美国。


正是“基建狂魔”般庞大的基建,引爆了全球资本市场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兴趣,而庞大的资金和优质的基建,也推动了微信和支付宝们,在国内迅速的技术升级和市场扩张。


其实,想一想就会明白,没有3G的网速,微信会崛起么?没有资本的烧钱,滴滴能撑到现在吗?



插播一个新加坡总理对我国移动互联网的评价


再说降费。


政事堂曹德旺系列中介绍过,这位玻璃大王吐槽中国税负过高的时候,指出中国高企的税费,并没有用来降低运输成本。


对于商人,成本的降低,甚至比税费政策重要。


同理,流量费之于互联网企业,就像运输费之于曹德旺。只有基础费用降下来的,才能够真正降低企业的成本。


通过政府大规模基建带来的资本,只会在企业崛起之初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企业长远发展,真正需要的,是低成本的环境。所以,中国想要在移动互联网方面称雄,在提速的同时,降费更是必要的一环。


这里呢,把通话费和流量费,分拆一下。


对于通信公司来说,移动通话,属于一次投入后就一直收钱的印钞机。但是流量可就不一样了,随着网速的增快和流量的增加,运营商们的基础设施投入,也是要不停增加的。


这里呢,回到一个高中物理的知识:


光速=波长×频率


嗯,光速是恒定的,波长与频率成反比。


由于手机信号的频率的高低,与传输内容量成正比,因此,想要提升网速(单位时间的传输内容),就必须提升通讯信号的频率。所以,从2G到3G、4G、5G,信号的频率是越来越高的。


但是呢,信号的传输范围和穿透力,又是和波长成正比的,也就是和频率成反比。这也代表着,在5G时代,想要保证信号和网速,那么基站的数量,相对于3G、4G时代,要指数级的提升。


即将到来的5G时代,网速将大幅提升的同时,也意味着基建的投入也将大幅提升,而这些基站建设,都是需要钱的,近年来,三大运营商每年的基建费用都在千亿级。


财大气粗的移动还好,每年千亿的利润,可以支撑基建投入,但是联通这种利润额只有移动1.25%的公司,想要在基建方面达到移动的规模,就必须进行举债和融资。


截止2016年底的4G基站中,移动151万,电信89万,联通74万,2017年计划新增中,移动26万、电信27万,联通15万。


很显然,在4G上面,不仅存量,甚至连增量方面,联通已经被竞争对手甩得非常远了。联通投入跟不上的原因呢,就是缺钱。


目前,联通的负债率,三大运营商最高,利润率,三大运营商最低。相比于移动的负债率只有30%多,现在联通的负债率已经高达60%多了,倘若再通过负债融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那么高企的利息,就能压死联通。


所以,混改的股本扩张,对联通来说,势在必行。


政事堂这一年多以来,记录了数位资本大鳄的垮台,从一个侧面来说,这也是一种中国经济上“由虚入实”的一种转型,在中央的强力打击资本大鳄之下国务院一定会将轻资产的互联网创新,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创新,作为最重要的发力点。


所以呢,减速降费,也一定会成为中国政府未来长期的一项既定政策。就像要通过政府举债基建,制造房地产繁荣一样,通讯的基础设施建设,就需要三大运营商举债输血。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三大运营商,一方面,要进行大量的融资用于4G和5G的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在不断提供更高的网速的同时,还要进一步降低资费,也就是降低毛利率。


因此,本次联通混改,如果无法在四大互联网公司的输血和改造下,获得优质的客户,在利润率方面对移动迎头追赶。那么,在行业整体利润率被政策性下调的未来,排名垫底的他,恐怕真的会很难看。



-----------------------

联通混改的关联文章:

精明的马云为啥不重视联通混改?

联通混改,为啥能特事特办!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