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清博弈角度,看特朗普对中俄的政策

政事堂Plus 2017-08-11

刚刚,就俄罗斯总统普京要求美国裁撤驻俄罗斯700余名外交人员的重大外交事件,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公开回应,称十分感谢普京,裁减外交人员有利于减少人事成本,会给他省下一大笔钱。


特朗普被普京扇了一个脸巴子,却依然笑脸相迎,令不少人大吃一惊。



事情的起源呢,是上个月月底,美国两院几乎全票通过,以俄干涉美国总统大选为由,对俄罗斯采取惩罚性措施,俄国旋即反制裁,要求美驻俄外交团队必须减少755人,同时关闭2处馆舍。


此举,被视为继冷战后美俄关系的新低点。


美国的参众两院呢,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秉承着“政治正确”,“通俄们”不断加码,以强力的制裁,使得刚刚融洽的美俄关系,迅速恶化。


可是特朗普,宁可背负着“通俄”的嫌疑,仍试图通过个人的表态,缓解矛盾,推动美俄关系复苏。


而目前看来,美国在对俄战略的“府院之争”,一时半刻也不会停止。


有趣的是,特朗普在没上台之前,就一直将中国视为心腹大患,要求对中国进行制裁,但是他上台后,美国政府却一直没有出手制裁。


很显然,美国内部并没有达成一致。


甚至,如今中国正在积极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实际上,是在明确的扩张自身的势力范围。


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国,对此事本应该极力打击,但是为什么却显得熟视无睹呢?


这里呢,政事堂从中国的明朝时期,大清如何崛起,这一个侧面,来看一下这个问题。


明朝的外患,主要在北方,处于一个大明、蒙古、女真,三国杀的状态,颇似如今美国、苏联、中国的关系。


明朝和美国类似,富庶而又军力强盛;蒙古如苏联,在北方以大元皇帝的身份向四大汗国(加盟共和国)发号施令,军力强劲而经济薄弱。


就像冷战期间,


美国对中国,就像大明对女真一样,扶持其从侧面制约苏联(元朝)。


之后,美国又如明朝一般,对元朝进行经济政治外交的多重打击,使得元朝就像苏联一样,分裂了成了蒙古各部。


本来呢,对于明朝来说,蒙古和女真的土地,都属于穷山恶水,占领了也拿不到税收,反而空耗国力。


所以呢,采取分而治之的方式,挑起两者内斗的同时,也让两股势力内部保持持续的分裂,是最佳的选择。


在蒙古逐渐衰落后,本来明帝国控制女真部族的非常简单的。


就是分化瓦解,尽量阻止们走向统一。只要女真内部族林立,那女真民族就是一盘散砂。因为众多部族并存,谁也不服谁,而且内耗严重,自然无法与明帝国对抗。


但是,随着明朝晚期的帝国综合症,官僚体制越来越腐朽,所有人都秉承着巨大的惯性前进,把持着“蒙明不两立”的态度,专注于用武力死磕已然分裂蒙古,而放纵女真统一。


我们对比一下,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的几次对外战争。


91年海湾战争的伊拉克,是冷战时期苏联原本的势力范围。


99年北约空袭的南联盟,更是斯拉夫人的社会主义国家。


两场战争,使得俄罗斯在中东和巴尔干地区的影响力大幅削弱。


而且,除了战争之外,在20世纪末,一系列发生在原苏联中亚、东欧的加盟共和国中,的以颜色命名的革命,也此起彼伏。


甚至2008年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以及2014年的乌克兰的克里米亚,最终都使得俄国丧失了极为重要的势力范围与战略缓冲地带。


说白了,从苏联解体,到现在的近30年时间里,美国一直在坚定地肢解苏联。


不过,美国肢解苏联,就像明朝侵蚀元朝的草原一样,投入量巨大,其结果呢,虽然政治意义重要,但是却没有什么经济利益。


换句话说,肢解苏联/俄罗斯,是美国政府自冷战以来,持续不停的“政治正确”。


但是呢,美国对于中国,除了那一年搞了点事儿之外,基本上还是认我们这个“干儿子”的。


就像明朝负责东北事务的李成梁,就把努尔哈赤一直当做干儿子来放纵。


如今美国两院制裁俄罗斯,武装攻击叙利亚,但是却放任中国搞亚投行,搞海上丝绸之路。非常像明朝对蒙古用尽全力打击的同时,却放任努尔哈赤统一女真。


努尔哈赤整顿内部并统一女真,足足花了30多年的时间,而从1990年中国新一代改革算起,美国几乎也是放任了我们自行改革接近30年。


说实话,这30年,美国政府如果把主要矛头对准我们,恐怕咱们早就吃不消了,当年的银河号、台海危机、大使馆和南海撞机,仅仅是人家小秀一下肌肉,就让我们全国上下不得安宁。


所以,那段时间我们闷声地韬光养晦,其战略还是对的,也间接使得美国政府的精力,都用在了俄罗斯身上。


甚至就像最近,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到印度眼皮底下了,很显然是在印度次大陆上进行势力范围的扩张。但是美国只有总统特朗普,见印度总理莫迪,卖了点装备,让军舰在南海游一圈,美国政府并没有给予过多的支持,顶多给了一张不可能实现的安理会门票的许诺。


原因呢,很简单,就像努尔哈赤能够在造反对抗大明之前,一直向明朝提供战功一样。我们从90年代开始,也一直向美国输送经济利益,01年WTO后我们廉价的劳动力让美国资本家赚翻了,08年美国金融危机,我们就搞4万亿全力支持保障了美国金融机构利益,13年美国终止量化宽松,然后我们就鼓励海外投资填补窟窿,甚至在中美100天贸易谈判中,我们也进行了大幅的让步。


很显然,这些让利和让步,让美国的资本阶级赚的不亦乐乎,就像女真不停地向大明进贡人参、貂皮,说白了,都是给达官贵人用的。


而且,不同于美俄之间经济毫无互补,就像明朝和蒙古一样,中美经济就像明清经济一样,有着极大的互补性。在我们持续的让步下,虽然美国总统还想遏制我们,但是美国国内官僚资本与我们的利益共同体,总会想办法保持中美之间的贸易。


原本,明帝国控制女真部族的方式,是非常简单的。那就是分化瓦解,尽量阻止们走向统一。只要女真的部族林立,那女真民族就是一盘散砂。因为众多部族并存,谁也不服谁,自然无法与明帝国对抗。


强势的女真部落如果想兼并其他部落时,受威胁的部落,自然会向大明朝求救


那么按照常理,明帝国会协助这些弱势的部落,去反击那个强势的部落。如果按照这个套路,整个女真部落,会处于四分五裂之中,相互攻杀削弱各自势力,无法形成整体,自然就无法与明朝抗衡。


但是,历史上能够执行这种联弱制强策略的,需要国内政治策略的完整统一。但是,明朝晚期,随着党争的激烈,凡是对方支持的一概反对,哪怕是外交战略亦是如此。


就像明朝看着努尔哈赤日益壮大的同时,还一直表现的像一个乖儿子,自然无论谁在台上,都不愿意把女真当做敌人,否则引发的一系列后续反应,都会成为政治对手攻击自己的把柄。


如今特朗普上台,给予了中国一个非常宝贵的机遇期,就像明朝后期,皇帝与整个官僚产生了严重的对立一样,特朗普和美国的官僚们也产生了严重的对立,美国官僚沿着政治正确,会与特朗普的联俄制中战略产生严重的分歧,导致国家战略摇摆。


而且,大明朝专注于打击蒙古,最终使得蒙古科尔沁占在了努尔哈赤这一边,最终形成了蒙古和女真的战略联盟。


就像目前,俄罗斯被很多人调侃为拥有核武器的沙特了,经济全靠买油气撑着。而美国国会依然以党争为目的,揪着特朗普的通俄门,对俄罗斯制裁。使得特朗普拉拢了半天的俄罗斯,又不得不重新跟中国保持一致。


特朗普又不可能像朱元璋那样,对美国的国家机构进行大洗牌,他手上私人代表班农等人,就像天启崇祯皇帝的魏忠贤一样,在美国的东林党鼓动下被废掉。


再加上目前美国资产阶级准备推行的减税,将大幅降低美国政府的征税能力,此举颇似当年明朝大地主阶级的东林党,真要是减下去,美国政府的赤字能吓死人,拿什么给李自成这样的基层公务员开工资?当大清不再输血和装儿子之后,政府又拿什么作为军费跟大清对峙呢?


就像政事堂去年的判断,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国家政策的摇摆将给予我们窗口期,并加重美国国内的阶级对立,如果,美国要是能出来一个比特朗普还虎的李自成,那么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就真的要省去很多弯路了。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