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钱,演艺圈不能说的秘密 | 拆哪儿

拆姐 拆哪儿 2018-06-08



最近的事,让我想起几年前姜文的一部电影:《一步之遥》。

 

电影开篇,有点模仿《教父》的意思。军阀武大帅的公子武七,想追求来自意大利的葛施里妮小姐,结果碰了壁,被人家瞧不起,嫌他是New Money。武七气不过,来找男主人公姜文饰演的马走日帮忙,要挣回自己的面子。

 

主角叨叨一大堆,观众云里雾里。但实际上,武公子是想让马走日想办法,把自己的一大笔黑钱“花”出去。这些钱来自大帅的军费,能买下半个上海。

 

“这事儿怎么像是洗钱呢,我觉得。”

 

“就是洗钱啊。我没说明白吗。”武公子到最后一语道破。

 

这么多的钱,应该怎么洗?马走日举办了一个花国总理的选举,类似于今天的选美大赛。大铺排场,大造舆论,吸引来全世界的佳丽,满满的国际范儿。当然,最终的冠军肯定是内定的。这些活动,名义上是马走日搞的,马走日是个前清的没落贵族,没人关心他是否真的这么有钱。但背后真正的金主是武公子,当然,整个活动的收益也肯定进了武公子的腰包。这一进一出,黑钱洗白了,武公子也顺利跻身上流社会,吸引全世界名流的注意。

 

后来马走日遭了难,武公子担心自己的事败露,一心想除掉马走日,这是后话了。

 

无数的New Money,都渴望洗一洗,好跻身Old Money的行列。这样,你便不会追问我的钱是怎样赚来的了。

 

社会巨变,钱潮涌动。莫名暴富起来的人,财富越多,对于原罪就越介意。这也催生了很多洗钱的需求。唯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媒介,一个可靠的渠道“花”出去,并以可以预见的方式“赚”回来。

 

姜文的电影,荒诞不经,玩世不恭,戏谑中又带有芒刺。拍者无意,看者有心,可谓是用电影的方式,在讽刺电影这个行业了。

 

《一步之遥》的英译名叫Gone With The Bullets,姜文此前还有一部电影叫《让子弹飞》(Let The Bullets Fly)。

 

《让子弹飞》里,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节:买官得来的“县长”,到任之后最希望做的一件事,就是巧立名目征税,只有这样,才能把买官花的钱赚回来。一个不起眼的鹅城,经历了一任又一任县长,税收已经征到九十年之后,也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葛优饰演的师爷感慨,这波亏了,亏了,已经无税可征了。

 

虽然很荒谬,但也揭示了一个真相,纳税是一种合法化的财富剥夺与转移,是社会治理的经济原理,也是国家机器得以运转的基础。西方有句格言,人一生无法避免两件事,一是死亡,二是纳税。

 

但有一件事却很奇怪,越是有钱的人,越恐惧死亡,越是有钱的人,越偷税漏税。他们追求财富的累积,就像在追求永生。纳税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财富与地位,只是出于精明的本能,让他们觉得不值得罢了。

 

纳税,对于普通人的影响,远远大于富裕人群。以个税为例,一个起征点,就直接决定了工薪阶层每月实际所得的收入,而对于真正的有钱人,影响是很小的。真正的富裕阶层,或者有权势的人,更是有各种方法去规避纳税。只要规避了,便不再是偷税漏税,而成为“合理避税”。这种被合理避掉的税,数额之大,是我们这些普通人难以想象的。

 

鹅城的黄四郎不用担心纳税,与其给国家缴税,当地的县长还要向他纳贡。他是凌驾在国家之上的,当然,这样的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最近,随着崔永元的爆料,明星的天价片酬,大小合同,阴阳合同,是否有偷税漏税情节,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然而我想说的是,这些明星,有一万种方法去合理避税,比如,注册工作室,注册公司,尤其是在税收优惠的地方注册,比如霍尔果斯,等等。你想从税务方面去查他们,是很困难的。

 

人们关注大明星是否偷税漏税,只因为纳税跟我们每个普通人息息相关,更加容易理解。但背后更大的问题,以及更本质的问题,其实是洗钱。也就是影视圈,那些天价合同背后,资本的真正流向,这才是幕后大佬最在意的东西。

 

演艺圈是个圈,也是一个玩具。崔先生只揭开了冰山一角,但冰山之下有什么,显然才是真正威胁到他安全的所在。

 

拆姐主要关注的领域,其实并不在娱乐圈。只是在做商业调查的时候,偶尔会涉及。有时候还挺意外的。

 

比如,一个搞房地产的公司,突然去投资电影了。一个开矿的老板,怎么就入股明星的工作室了。一个神秘兮兮的资本大佬,怎么就成了明星VC背后的投资人了。一个看不起一切的首富,怎么就去力捧一个演谁谁不像的二流女演员了。

 

国内的电影行业,流动着大量以洗钱为目的的资本,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这些资本,对于投资什么样的片子,其实是不在意的,他们在意的,只是把钱投出去,然后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收回来。电影本身,只是一个玩具。

 

必须是大制作,请一线明星,能请来好莱坞明星就更好了;最好是阴阳合同,明星你要5000万是吧,我给你合同上写一个亿,多出的钱你另外返回来;道具要最好的,特效要最高级的,场景要搭最高档的,最后都炸掉,电影成本对外宣称五个亿,实际可能两个亿不到。上映之前最好跟旗下的影子机构签一个对赌协议。票房?不存在的。如果票房好,我赢,如果票房不理想,还是我赢。

 

如果投资方旗下有院线,就更好了。院线排片,无比任性。一天24小时无间断排片,什么,凌晨也排上,对对对。自己出钱包场,空放,电影院里一个观众都没有,但是订票系统上却显示这些场次都坐满了,名副其实的“幽灵场”,你说吓人不吓人。

 

这些空放包场,让背后那些需要洗白的现金,变成了影院收入,成为名义上的合法票房收入。最后经过合理费用化做账,变成了投资方的分红收入。如果最后票房飘红了,让对赌机构再拿一部分钱出来,又是一大笔收入。这些钱流来流去,谁还说得清黑黑白白呢。

 

所以有时候,一个片子出来,烂到扶不上墙,即便票房一败涂地,但对背后的投资人来说,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这可能也是目前国内的影视行业烂片当道的原因。

 

跟艺术品领域比较像,影视投资,其实也是一个很难定价、风险极大的领域。风险与收益对等。有时候,一个电影莫名就火了,几个亿的成本,票房可以达到50亿。当然,有时候,十个亿的大制作,也可能全部打水漂。正是这种落差,给洗钱提供了可能性。

 

我在调查一些资本巨头(比如明天系)的时候,就发现,有些私募平台,资金来源可能是一些保险资金,也特别热衷于投资电影。但几乎每一部的票房都很不理想。我当时就很疑惑,这些投资明显无法满足私募LP的收益要求,但为什么这些平台却像啥事儿没有,继续砸钱呢。

 

现在想想,我还是太幼稚了。这些平台,都肩负了特殊的使命。

 

我以前的文章,还写到过一个安保公司。这个公司给一个俱乐部提供安保服务,还是这个俱乐部的股东。这个俱乐部因为涉黄被警方端掉了。我在调查这个安保公司的时候,发现它们名下居然也有一个电影公司,还投资了多部电影。当时就觉得奇怪,这种八竿子打不到的逻辑,现在想想,也难说没有洗钱的嫌疑。

 

只能说,社会巨变,钱潮涌动,并不所有的钱都能见光,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把资本的流向,捋得清楚,讲得明白。有些New Money,在洗一圈之后,就积淀成为某些头面人物的财富与地位,金光闪闪,但真的经不得考究。

 

拆姐懒得拆,但并不是不知道。



拆姐原创,严禁抄袭,严禁未授权转载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点击“阅读原文”,打赏,勾搭,加入读者圈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