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育改变的命运,一定是好运吗?

娄文 欧拉数学荟 2018-06-29
荟思

曾经,分数被称为学生的命根。而现在,分数更像是戴在孩子头上的金箍。在学校,老师念紧箍咒;在家里,是父母念紧箍咒。在日复一日的紧箍咒阴影下,怎能指望孩子做学习的主人?当有朝一日终于能脱离紧箍咒的魔掌时,还有多少人有勇气继续学习?

这一代父母有很多都是在紧箍咒的阴影下成长起来的,所以无怪乎他们会视陪孩子学习为畏途。可是,和孩子共度学习的时光,分享孩子在学习中成长的喜悦,难道不应是生活中最美妙的一个部分吗?



前天晚上熬了个通宵写的文章,发出来以后总感觉标题没起好,白白浪费了呕心沥血的成果。故此踌躇再三后还是决定卖了老脸自我推销一下。骚扰到已经读过原文的读者大人们,在此先道个大歉了。作揖!作揖!

又到一年高考放榜之时,适逢足球世界杯也踢得如火如荼,于是朋友圈里充斥的大都是与这两个话题相关的消息。不知是从哪一年开始,媒体对高考“状元”产生了兴趣。每当新一届的状元们诞生,各路媒体都会千方百计地对他们进行采访,挖掘他们的成功秘诀。重点中学们也会第一时间发布本校的状元(如果有的话)以及高分学生的名单。

今年的高考成绩发布后,可能是为了遏制媒体对状元的炒作,排名前二十的学生成绩都暂时被屏蔽,只会显示“排名前二十”。我对高考一直不太关心,往年也只是以过路人的心态伸个脖子瞥一眼就飘过,不知道这样的处理是否今年始创。不过教育部门的官大人们显然低估了媒体的智慧和热情,以为用这么一个小花招就能解决问题。往年直接公布成绩,焦点人物只有寥寥几个,媒体为了凑篇幅通常还会捎带采访一下榜眼探花们,让受访者阵容看起来更有气势。现在可好,文理科加起来有四十个人,倒省了媒体凑人的麻烦。

学校发布高分学生名单,我可以理解为一种宣传手段,毕竟大众对“名校”的评判标准中,最重要的指标就是高考成绩。然而媒体每年都不厌其烦地请状元们介绍成功经验,目的却是何在呢?如果随机抽取十几篇采访,你会发现尽管这些学霸们的学习和生活细节有很多不同,却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没有家长敢于复制他们的“成功秘笈”来培养自己的孩子。换句话说,这些“秘笈”是没有可操作性的,你不能指望通过忠实地按照他们的成长路径来培养出一个学霸

既然没有可操作性,这些采访文章对读者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我尝试进行代入,想到了两点。第一,“普通孩子”的家长会感觉这些学霸遥不可及,心理强大些的,看完了可能挥挥手不带走一丝嫉妒,心理脆弱的恐怕得为自己的孩子焦虑上两三个月才能从坑里爬出来。第二,因为不敢抄“真学霸”的秘笈,所以更加坚定地走机构们大力兜售的号称有“乌鸡变凤凰”功效的应试之路

想当年读书时,“分数是学生的命根”的说法已经广为流传,“小升初”和“初升高”也是仅次于高考的重要考试,可是日常学习都是按部就班,只在关键考试前半年左右安排几次模拟考,也会把往年的考卷留作作业。家长们平常也会唠叨努力学习,希望孩子能考上重点中学、重点大学。但也许是当年没什么补习机构,如果孩子的学习成绩不尽如人意,家长除了平日里多骂几句,大多数也没啥实质性的行动。

其实当年的家长也并非有什么教育理念,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教育”的念头。平日里为了生计奔波,附近有学校可以让孩子读书,就把孩子送到学校。再然后,孩子能读成什么样子,能考上什么样的中学和大学,就任凭孩子去折腾了。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让生活从没有选择变成选择越来越多,连孩子的教育也有了很多选择。这个时候,怎么选反倒成了一个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

不同的学校软硬件条件不同,对孩子各方面的影响也不一样;重点大学的文凭比普通大学和高职院校好,甚至不同的重点大学因排名高低,文凭的“含金量”也有差异。这些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识。另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识,是教育资源的分布状况跟过去并没有太大差别,大家认可的优质资源仍然很稀缺,并且会随着文凭关注度的上升而更加稀缺。要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环境中去争夺极度稀缺的资源,其难度可想而知。

明知教育资源的争夺战异常残酷,却还是有相当多的家长拿出“偏向虎山行”的勇气,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上。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把教育当做了改变命运的最大机会——自己的功名利禄基本上已成定局,而孩子的前途却有很大的变数。我们不讨论这个认知是否正确,暂且把它作为讨论的大前提。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怎样把握好这个机会?

稀缺的优质教育资源和大众的距离有多远?不妨以房子来打个比方。近十几年来房价的上涨趋势,可以用“扶摇直上九万里”来形容。按照目前的价格水平,一个收入状况良好的家庭也只能勉强买一套90平的房子,而且为了迁就价格,还不是什么地点都能挑。但大家理想中的房子却是150平以上,还得是在市区好地段的学区房。理想和现实之间的价差可以怎么弥补?正常的工资收入是不用指望了,也许是运气好中个彩票大奖,也许是有非常好的投资眼光,能够给家庭财富装个超级加速器,也许是奋力一搏开始创业。再往后想,就是抢银行、卖白粉之类犯法的事了。

啰啰嗦嗦讲了这么多,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家长们所憧憬的“教育改变命运”的理想,能够实现的可能性其实是很小的。当然,我们还是得不断努力,否则连90平的房子也买不起。但一定要注意避免走上“过度努力”的歧途——为了买到理想的房子,拼命赚钱而赔上了健康,进行高风险投资而损失了本钱,冲动创业导致失败,甚至铤而走险去犯罪。然而,当下高烧不退的教育市场,正是在用尽各种方法引诱着家长干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某些机构的生意可以做得这么红火?唯一的秘诀就是让家长相信他们能提供“弯道超车”的机会。家长群体中大多数人对教育的认知很模糊,在他们看来,成绩高就是学习好,更何况升学看的就是成绩。基于这样的认知,只要机构有提分的作用,他们就愿意掏钱。即使发现机构的做法对孩子有负面影响,很多家长为了换取提分的好处,仍然会继续选择机构的课程。

还有一些家长表示,他们可以不去干“弯道超车”的事。可是,看到身边很多孩子在机构补课,又开始忧虑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弯道超车”。在不甘心吃亏的心理下,最终还是把孩子送去机构补课。

事实上,只要估算一下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就不难发现,对大多数孩子来说,他们之间无论怎样相互“超车”,最终的结果只是相当于买90平的房子还是买80平或100平房子的区别,能够买到150平大房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机构们为了做广告,总会不时地报告一下自己的哪些客户又买到了150平大房的喜讯。个中的生意伎俩我就不多说了,只问一个问题:你认为这些“幸运儿”原本的经济实力跟你差不多,也只能买90平的房子吗?

我对住房的态度,是绝不超出自己的经济能力买房。我会仔细估算自己认可的生活方式能赚到的钱的上限,并据此做购房决策。如果计算的结果是只能买90平甚至80平的房子,那就按这个住房面积来规划,而不是羡慕嫉妒住150平房子的人。相对于住房面积,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是重要得多的考虑因素。

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是类似的。从小学到大学近二十年的学习经历,孩子最重要的收获是实现从人生观到知识学习的全面成长。我们常常会无视这些收获,正如很多人不重视自己的健康,不在意自己的生活方式,往往是身体垮了才后悔,老了才遗憾以前没有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名校的文凭就像漂亮的大房子,是一个很容易吸引眼球的目标,可以使人为之甘心付出很大的代价。问题在于,如果这个代价超出了承受能力,结果很可能是房子买下来了(面积大小还不好说),人却没了。当下的教育状况,就是很多人都在为150平的理想房子拼命,其中只有极少数人如愿以偿,大多数人买到的房子都没超过100平。而他们共同的命运,就是成为了没有生活追求的“房奴”。

我对教育现状的观察始于大学生群体。近十几年大学生的学习状态下滑之快,远远超过了学生人数的膨胀速度。即使是排名最高的几个名校,大多数学生对专业学习也缺乏热情。他们就像拼尽全力终于买到理想房子的人,喜气洋洋地住进去以后,却已是百病缠身,而且每天还要为还房贷而发愁。

每个孩子都是一块璞玉,都有成长为玉璧的潜能。从璞玉变成玉璧,需要经过长时间精心的雕琢。学校并不是雕琢璞玉的匠人,而只是雕琢的工具。孩子的父母才是操控雕琢工具的那双手,他们为孩子所做的教育选择,决定了孩子将历经怎样的雕琢。以名校文凭为目标的教育体系,就像一条现代化的流水线,不管是何种形态的璞玉,在这条流水线上都会按固定的模式进行雕琢。流水线的效率不可谓不高,生产的产品看起来也美轮美奂,却有唯一的缺憾——毫无生命力。


相 关 文 章

高校“增负”,已经到了势在必行之时

章开沅 | 中国高校的“大跃进”式堕落

秦春华 | 本科教育才是大学的核心使命

白宇极 | 真正的教育一定不会固步自封

“为什么我的孩子还没成为学霸?”

从拼爹到拼娃,中华民族到了多危急的时刻?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