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 | 白衬衣与小衬领

吕大成 太原道 2018-07-05


我们上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穿校服这个概念。

当时全市的中小学校也没有一所学校统一制作过校服。

听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国一些大城市的个别学校,曾经有过一段制作统一校服的时期。但那时我还没有出生,所以,我也根本掰扯不来。


到了我开始上学的六十年代中后期,我已经开始有了记忆,所以,我的记忆并没有错。

平时,我们这些中小学生普遍穿着比较朴素,甚至“恓惶”,所穿之衣,不仅不合身,而且臃肿肥大。

服装颜色与当时社会上的流行色也大同小异,大都是蓝黑灰,不久,又开始时兴上了绿颜色的仿军服。


后来,我看到有好些当时广为流传的宣传画,画儿上那些天真幸福的孩子们,穿得都是那么整齐划一,那么合身得体,胖胖的小脸儿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那些宣传画上的孩子们:男孩子是清一色的白衬衣、深色短裤;女孩子们往往是白衬衣、花格短裙,脖子上再佩戴上一条鲜艳的红领巾,右手神气地敬着队礼,真让人羡慕。

其实,那些漂亮的“学生装”,我们平时根本就穿不上,它们离得我们好远好远,也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同记忆。

至于红领巾,我们也不再佩戴了,取而代之的是“红小兵”臂章。


你再看看现在,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制式校服。这种制式校服已经成为了学生们在校时的硬性着装要求。

每当遇到学校里有集体活动,从低年级到高年级,一水儿的校服着装,远远望去,整齐划一。

不过,现在这种校服也有发“糗”之处,那就是只强调共性,而缺乏个性。

从背后看上去,男生、女生都一个样,毫无美感和可爱之处。

而且学生们所穿的服装大多特别肥大臃肿,一件校服能穿多年,常年不下身。与一些国外的学生装相比,仍然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


服装其实就是一种无声的语言,校服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经济、文明程度的集中表现。仅在这一点上看,我们的校服仍然差距很大,任重而道远啊。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到了六十年代的中后期,我上小学的时候,全市的中小学校最时髦的莫过于“绿军装”了。

当时,我们上台表演节目时,都是标准的“红小兵”新形象,手拿“红宝书”,腰扎武装带,一身并不太合体的小军装。

这些仿制的小军装并不是所谓的校服,其实,只能说是一种演出服。因为它并不属于个人,只是为了表演需要而统一借穿的而已。

我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文艺演出,当时所穿的正是这种小军服。穿上这种小军装的学生个个神气活现,人人威风凛凛,一付标准的“文化大革命小闯将”的模样。只是表演完后老师就都收回去了,平时该怎么穿还怎么穿。



当时,学校里组织集体活动,比如扫墓、参观、观影、游行、集会等等,学校都是要求统一着装,因为学校并没有统一的校服,所以,服装则全部由学生家长帮助解决。

当时,要求我们穿得最多的则是“白衬衣”。

因为找一件“白衬衣”相对简单并且也好统一,所以,当时,学校动不动就要求学生穿“白衬衣”,仿佛“白衬衣”就是我们的校服似的。所不同的只是这种衣服并不是学校统一制作的,各家的白布颜色也不一样,有的粗有的细,有的白有的黑,看上去颜色深浅不一,大小款式也不相同,可笑极了。


问题是一件“白衬衣”看似简单,可对一些家庭比较拮据的小孩子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白衬衣”我们平常天是不怎么穿的。只有到了非常重要的活动时才可能穿上。于是,就出现了一些孩子因为找不到一件白衬衣,而干脆就不去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了。


我们的夏天常常穿得是海军“腰腰”。“腰腰”是太原方言,其实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T恤”。它是一种一道蓝一道白的针织品。

这种针织品在当时的小屁孩儿们当中穿得最多,也最普遍。这种“腰腰”有两种款式,一种是细道的,一种是粗道的。因为这种粗道的“腰腰”更像是海军战士们穿的背心,所以,它们比细道的“腰腰”更走俏,也更时兴(这里我想给大家展示一幅我们的小学毕业照片。从这张四十多年前的老照片中,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在毕业留念这么重要的活动中,全班仍然没有几个人身穿白衬衣,绝大多数同学都是穿得“腰腰”,甚至有些同学穿得则是“二股筯”背心。



而冬天大多穿的是大棉袄,因为当时的太原,冬天异常寒冷,加上孩子们的衣服普遍保暖性差,小屁孩儿们经常会被冻得流下清鼻涕。所以,这种肥大的棉袄袖子处就成了小屁孩儿们经常擦鼻涕的地方了。久而久之,棉袄袖子上的“鼻涕痂子”被寒冷的天气一冻,变得亮晶晶、硬邦邦的,简直太“糗”了。


这里,你一定会笑话我,说你怎么那么不讲卫生?你难道不会用手帕吗?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当时,一般人是没有手帕的,就连大人们也很少有这种配置。一直到了七十年代的后期,因为人们结婚回礼,我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条手帕。当时,人们结婚回礼时,开始时兴用漂亮的手帕包一包水果糖来回礼。糖吃了后,手帕就留下自己用了。

有一次集体活动,学校要求穿“白衬衣”。我还没回家,就开始发愁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我并没有一件属于自己的“白衬衣”。

我为了这件令人惆怅的“劳什子”,还哭哭啼啼闹了好一阵子的情绪。不过,还是家长有办法,母亲回家听说了这件事后,出去不大一会儿,就借回了一件别的小孩子穿过的白衬衣。

当时,一个大杂院里住着几十户人家,有的在这所学校,有的在那所学校,活动的时间也往往不一样,因此,大家大多都是互相拆借着穿。

这件“白衬衣”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它虽然是件破旧了的白衬衣,看上去脏兮兮的,而且也很不合身,但“临时抱佛脚”,穿上它,总算是没有让我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出了大糗。


说到这里,你可能又会问:叫家长做一件不就得了吗?!你说到点上了。

你看看现在每个人的衬衣,多得都不计其数,有的只穿一两次就不再穿了。可在当时的普通家庭,做件衬衣并不容易,首先说这种做衬衣的布,绝大多数都是用做被里的粗棉布做的。这种布,在太原又叫“白市布”。买这种“白市布”主要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布票的问题。

当时由于布票非常紧缺,所以,只有在做被子等大件时,才可能捎带脚做一件或几件衬衣;其次,当时的家里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做衣服,总得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因此,“白衬衣”在那个时候,不是每个小屁孩儿们都有的。


说它是“紧俏货”吧,那倒也有点儿言过其实,但当时的布票只能基本满足一家人制作外衣的需要,里面所穿的衣服大多就只能将就了。

如果小屁孩儿们能够经常穿上一件白衬衣,那他家一定是富裕人家,家长也一定是“有办法”的人。

由于当时的家庭收入普遍不高,衣服常常是顾了上而顾不了下,顾了外而顾不了里,用“捉襟见肘”、“金玉其外”等成语形容最贴切不过了。

好在学校不是每天都有活动,平时的穿戴也没人笑话。

所以,对付一下也就过来了。

再后来,我的母亲在经过了认真筹划之后,在开始重新做棉被的同时,才额外地多扯了些白市布,给我们三个孩子各做了一件白市布衬衣。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好了起来。人们的穿着才开始讲究了起来。除了外面穿的大件服装开始丰富多彩、愈来愈光鲜亮丽外,人们也开始关注衣服里面的穿着了。


到了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套西服。

这套西服是我用自己的工资在解放路汾酒大厦购买的,当时的价格为五十元一套。由于西服对当时的人们来说,还是一种新鲜事物,所以,人们都争相购买,一时间它还成为了当时太原城里一件不小的新闻。

那么,问题来了。西服是有了,但衬衣却没有相应配套,领带更是无从谈起。当时的一件衬衣蛮贵蛮贵的,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常穿着的。这正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口头禅,那就是:“买得起马,但配不起鞍”。

因此,我穿西服常常是不配衬衣,也不打领带,就这么“洋服中穿”了好几年。这种装束,严格地说来,总显得有点儿滑稽可笑、不伦不类。


要说还是上海人聪明,敢于领风气之先。是他们率先在全国开始时兴起了一种叫做“衬领儿”的东西。

这种“衬领儿”其实就是衬衣的上半部分。

没有袖子,也没有下摆,用一根儿细带子挎在腋窝处固定。从领口处看,它是一件完整的衬衣,但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上它怪怪的,很搞笑。

这种“衬领儿”,领子到是非常挺括,还各种颜色的都有,而且价格也比买一件衬衣便宜了很多,穿上它,既省钱,又满足了人们的迫切需要。


因此,这种“小衬领儿”在太原城中迅速地火爆起来,风靡了好一阵子呢。

每当有人出差到上海,或者有老家在上海的人回去探亲,大家都要让他们给捎几件回来。所以,那个时候从上海回来的人,大包小包里大多装得都是这种新潮的“小衬领儿”,有时一买就是好几十件。

回来后,再卖给或送给那些望眼欲穿、想穿衬衣的人们。


1986年暑假,我的一位同学回上海探亲,我就托他给捎回好几件这种好玩儿的“小衬领儿”,它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了。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就是穿得这件西服,内穿我的同学从上海捎回来的“小衬领儿”,人模人样儿的去相得亲。

不过,这种“小衬领儿”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它只能穿在外衣的里面,天气再热也不能脱外套。



本文转载自追忆青涩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吃食堂的岁月

山西忆旧 | 绿皮车断想

山西忆旧 | 你说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年代的小幽默

山西忆旧 | 我的“飞鸽”

山西忆旧 | 打酸枣

山西忆旧 | 一双麻线实衲鞋底见证的患难真情

山西忆旧 | 家里有个小喇叭

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