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纪系列之梵音

杜菁 遇见吧啦 2016-12-1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吧啦原创文学 


吧啦原创文学,陪你走过每一个有梦的日子




编者按:


我们可以在梵音中寻找少许的宁静,但始终要正视自己的内心,有勇气皈依,就应该更有勇气在红尘中继续行走。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曾经经历过的都将成为美好的回忆。


——编辑  Lucky


声音资源加载中...

点上方绿标

即可收听主播刘静朗读音频




 

北京

 

  去西安的那天下午,她用纸袋提着一小盆多肉,乘地铁,几乎横跨了半个北京,只为送他一盆绿植。走到天桥上时,正是午后四点,阳光反射在两侧的高楼玻璃上,连并两排无限延伸的金黄银杏树,像极她曾经看过的一帧电影画面。一群在偌大城市间盲目穿行的人们,即使方向一致,并列而行,却没有办法靠近。即使靠近,也无法坦诚相待。他们正是那群困居在城市中无法坦诚相待的人。

 

  她以前喜欢去国子监的原因,是那里隐藏着诸多美丽、有趣的小店。卖手作日常生活用品的失物招领,卖木质家具的梵几,卖棉麻袍子的如洗……夏季时,道路两旁的槐树会开出一串串白色小花,花叶“噼里啪啦”地落了满地。她听老人家说过,在乡村,槐树通常长在坟地旁,属性极阴。夏日步行在国子监的街道上,也的确清凉宜人。只是现在,它在她的心里开始荒落。也许是害怕睹物思人,想起那些与他在箭厂胡同的记忆。

 



  他最喜爱的三处地方:香山、司马台长城、胡同。

 

  她最喜爱的三处地方:琉璃厂、鼓楼、国子监。

 

  在北京生活久了都会产生浓淡不等的胡同情结。胡同里凝聚着市井人情味儿,有点回忆里家的感觉,繁杂、丰盛,而温暖。

 

  平素工作生活中他的对话都是高质量和效率,却耐着性子听她絮絮叨叨,说些毫无意义的无聊话。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一直容忍她,看着她像一头小兽般上蹿下跳,执拗多变,没有定性。他的现实生活里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女孩,她似乎还困守在一副十六岁的躯壳内,软弱、胆怯,并未真正地长大过。

 

  那他为什么要容忍自己?她偶尔会非常失落地猜想,但应该跟喜爱无关。她从没有天真地设想过谁会喜欢上自己,因为连她本人都一点儿也不喜欢自己,更论他人。

 

  虽然她习惯维持着若无其事的表象,但会有一种痛感穿透心脏,贯连全身,非常痛。就好像吃了很多东西,堵在胃里,没办法消化吸收,引起生理上的不良反应。朋友告诫她:你表面上事事主动,却是被动的主动。守株待兔,像棵树一样立在那里等着兔子自己撞上去。兔子放开,你又退缩,不外乎互相折磨,要知道覆水难收。

 

  对她而言,不管他以后会变得多老,在她心里,从一开始就把他当做一个男人去看待。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内心感受。覆水难收,字字如刀割。


 


  人们总是试图挑战或压抑人性,结果自然是连连败退。我们的一生会经历多段感情。有的属于纯精神方面的喜爱,没办法把对方与现实连接起来。对方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在你眼里却依然如初见,纯洁、合理、温暖。但还有一类人,只能把对方隐藏在心脏的褶皱里,对方可以轻易地挑起你人性之中的阴暗面——嫉妒、私欲、妄念、自卑、痛苦,甚或是原则底线。在一切不合理的条件下,却仍然在感情上被其左右,无力自拔。到底哪一种是健康的情感模式,能使人在其中浴火重生呢?很显然,她到现在也不明白。只觉得自己在幻象中沉沦,丧失掉自我。爱或不爱,都令她悲切而苍白。

 

  而所谓的幻象是指,即使对方渺小如灯芯,她却见他如须弥山一样巍峨。即使他只是一滴灯油,却见他似无边大海之浩瀚。就是这样的执迷和意冷心灰。

 

  飞往西安的航班上,胃突然不知缘由地绞痛起来。向空姐要了一杯热水,一路昏睡。醒来时,已降落到西安机场。

 

  出租车在空旷的公路上行驶,深夜令人异常清醒。她感到一股寒意从身体内部蹿了出来,极冷。她闭上嘴巴,沉默地望向夜色中的西安市,被浓重的雾气笼罩着。如北京一样古老的都城,得以保存下大部分旧城墙。她今年还去了洛阳、南京,几个古都都已走过。她只喜欢这些老城,她还要去看更多的老地方。

 

  有时候她会觉得他们之间的故事还未结束,只是中途断开了。但即使未来再次接连起来,她也脱离了这副十六岁的躯壳,会变得不同吧……


 


西安

 

  在诵读每一段经文时开篇都有如下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这段话出自武则天。这位极具智慧、胆识的女性,在兴国治世方面的政绩可圈可点,绝不比男人逊色。然而后世的关注点大多落在有关她的稗官野史上,对她缺少公正的评价。但人们容易陷入自己的幻想里,很难跳脱出来。

 

  夜晚到达的寺院位于西安户县,始建于东汉永平初年,名为白马招觉院。

 

  清晨,她走到舍利佛塔前的一潭圆形放生池旁,凝望着不时探出水面的锦鲤。池畔栽种着大片太阳菊,粉白花瓣上打着露水,每一朵的形状都不一样。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两条一模一样的鱼,或两朵一模一样的花,细微之处一定会有不同。在这样静谧的清早儿,她思绪发散地琢磨着这些无着边际的话题。即使用力地生活着,难道不是另外一种形式地虚度。




  凌晨五点,法工在院子里击鼓叫众人起床。梳洗完毕,做完早操,前去禅堂上座。这是她第一次正式地打坐诵经。诵至一半右腿已全麻。如果能够真正进入,会忘掉身体上的不适感。但是她的脑海里却一直在闪现关于他的所有记忆。细节清晰逼仄,历历在目,迟缓的钝痛感从身体深处蔓延开来。

 

 

  诵读《普贤行愿品》,两百多人的齐声诵念,经文可以直达法界。但需要每一位的发愿都至清至静,一切发愿皆为他人,为众生。她感到深深的愧疚,愧疚自己执着的一念,为了私人的爱欲贪痴。这里不是避难所,能够帮助她的只有自己。

 

  吃过早饭,开始例行劳动。她穿着棉靴蹲在潮湿的菜地里拔雪里红,鞋面和裤腿沾满泥土。从起初的不适,在渐渐习惯了节奏之后,体验到在地里劳作的愉悦感。土地、青菜、柿树、露水、石头、阳光、空气,这些在她的周身流动的一切物质,是真切的吗?但无疑城市令她觉得虚幻,感到不自由。无法想象一位来自城市的摩登女郎穿着细高跟鞋踩在这样的菜洼里。女人很难轻易褪去自己的颜色,因为苍白显得可怕,做到透明则太难。



  她在寺中认识了一位年轻女孩,1988年生人,剪掉长发,留着极短的平头,每日穿着灰色寺服,已下定出家的决心。她有时会默默地盯着那位女孩的面庞看上很久,那是一张多么一览无余的脸,笑起来坦诚的模样令她微微发怔。如何能够做到舍弃外在的一切修饰物,回归到最本质的生命状态。与之对比,她来寺院还带了一包彩妆,如此烟视媚行。

 

  那位女孩没有恋爱过,从她的口气里听不出丝毫遗憾的意思。男女之情于她无关重要,这其实是大福报。

 

 

  而感情于她,亦无多大的吸引力,仅仅是件必须完成的事情,她只是想弄清楚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许这就是,执。

 

  直到有天下午,在师父与众修羯磨的时候,她跪在禅堂中,抑制不住地啜泣。禅堂唤醒她久违的放松而安全的感知。其实什么都不想说,唯有流泪,也不为了此刻的自己。而为那些在过去曾被她有意或无意间伤害到的所有众生。仿佛一颗心,越疼痛,才能越强壮。她渴望释然。

 

  “一切万物,皆是本质真心的运动现象,是假相!如水造波,迷者不识,说本同源,因执妄动,取于动相,执着人我,攀比诸相,老与少皆,生与死比,得与失比,故起烦恼波浪,心迷流转。”

 

  曾发生过的一切,以为真实无可破,却与生命的本质毫无关联,仅仅如波浪、山、云、风、电、雪、雾、色、泡、乐、苦之类,从无到有至无无限轮回中的现象。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粒种子,最后又归于一粒种子。生长过程中的状态皆只一时。


 


  离开的那日她决定皈依。这是没有预料过的事,既然命运让它发生,那就坦然地接受它。她愿意接受来到自己身边的一切,无关好坏。法名里有个“梵”字,古印度语里译为“清净,寂静”。过去已死,此时才是崭新的开始。

 

  夜晚举行的传灯法会上,她得到一盏小小的燃烛。最温暖的也许不是太阳多余的热量,而是黑暗中的一束光。她如此想着,突然间热泪盈睫。

 

  在她心中,他依然如须弥山,如无边大海,如不灭的灯烛。只是她敢于面对这一切。接纳,让它自然地流淌,消融……



作者简介
 


杜菁


因喜爱徽州去那里生活了一年时间,写下一些文字分享给大家——一个女孩走进后的徽州。 



主播简介
 

刘静


渭南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双子座分裂女主播,在大家眼中是个活泼开朗无忧无虑的女汉子,内心却掩藏着星星点点的文艺,和些许的多愁善感。用声音,阐释不一样的自己。

荔枝FM:FM1628158 喵小姐静静 




/

/



推荐公众号:摄影梦想课堂  



摄影梦想课堂是由湘西灵气女子李菁

在“雪小禅”与“吧啦原创文学”之后

主编的第三个公众号

在这个全民拍照的时代

带领着更多平凡人一起做不平凡的摄影梦



文 | 杜菁

图 | 杜菁

编辑 | Lucky  绿萝轻挽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