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纪系列之山水间

杜菁 遇见吧啦 2016-12-0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吧啦原创文学 


吧啦原创文学,陪你走过每一个有梦的日子







编者按

   

每个人都拥有一段段被珍藏在锦盒之中的回忆,或许有一天当你拂去灰尘再度打开,内心丰盈,是“飘摇风雪夜,似是故人来”的心境。与友人久别重逢,正是在交谈甚欢中打开这一个个锦盒,在沉默的间隙里重叠出那段青葱岁月、年少轻狂。这些年,在各自的时间轨道中行年渐长,却发现原来我们都一样,有过清澈的梦想,也曾把某人当作信仰,但在经历过失去后,我们的生命会走向宽广。


                                                            — — 编辑 陈希茜



声音资源加载中...

点击上方绿标

即可收听主播韩枫朗读音频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诗经·蒹葭》


我们彼此间的孤独就如这条涓涓江水,平静无声地流淌,无可依靠,无法同行,最后缓缓地消失于那片连绵的青山间。


江畔有一楼舍,早晨,你与我对坐在二楼落地玻璃窗旁的茶案前。我转头望向窗外流动的水纹。因它做参照物,似乎我们脚下的这座楼舍都在随着江水漂移。两岸青山,仿佛你我独坐一叶扁舟,在森森的江上前行。这是属于你我的时刻,即使它这样短暂。





你时常谈起自己在休宁外婆家度过的童年时光,语调轻快欢乐,大抵都是珍宝似的幸福记忆吧。但我不是。我等待了太久才来到这里。仿佛我在外度过的二十余年的光阴不过是为来此做出的漫长准备。我从无到有,从小小姑娘成长为一位年轻女孩,带着涂满青苔色的绿指甲。

 




而你又看到了什么?一位穿深蓝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孩出现在古老的徽州,她的清瘦不加雕琢地流露出少年人无所畏惧的神韵。若在城市里,定会被熙攘的人群湮没。但今日,她以一种植被的轮廓出现在五月的田野上。你识别出她,走近她,并见到那颗水晶球般晶莹而苍老的心。你在球面映照的图像上仿佛看见那个久违的自己。你沉默地闭上双眼,打碎了它。


她有时这样哀戚,默默流泪,却什么也不说。她娉娉袅袅,看起来什么都不缺乏。但心底却有一处积压了太多悲伤的地方。有人解释说那是前世未消散的记忆。她带着这些记忆,一路莽撞地来到徽州。所以,徽州于她,是沉重的。里面缱绻着太多的滋味、故事、感受,一年仿若一生那般久长。



而你,我年长的朋友。还保持着挺拔的身形,温和的笑意。穿一件洁净的白衬衫坐在庭院里,仿佛一束夜晚的清淡月光。在曲径通幽的回廊上谈论起“君子之行”。我想,这追求应该如你工作室里悬挂的那幅书法作品一致,其上是诸葛亮《诫子书》中的一句话——“非宁静无以致远”。数年前,你却是位聪明、贪玩的少年,喜爱北岛,自己也写过诗歌。但最终,选择了一个与感性背离的职业,且竭力将它做到极致。 


这些年,应该有很多女子爱慕过你吧。她们沉迷于这束月光中。是啊,镜中花水中月总比现实要动人。只是,她们无从得知,你并非坚不可摧。在外兜转半生,仍无法摆脱血液里流淌着的孤独,你仍是一位没有灵魂故园可回去的浪儿。






但我无法安慰你,正如你无法安慰我一样。长久浸淫在社会价值体系最上层,被烙印下有恃无恐的印记,即使你并不自知。但它们不能触动我。唯一的价值就是充饥吧,却没办法带给内心滋养和慰藉。我是个与时代割裂的人,无法同它保持一致,无法迎合它的要求。


我们被分隔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有各自需要独行的路途,没有对错。生命本就如此,人人都只是彼此人生的过客。有的短暂,有的长久,但终有别离的那一天。所以每一次都要下定永不再见的决心,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相遇,最后郑重地道别。毕竟能够相交相知的时间并不长。






因为徽州,让这些遇见发生。最后,就在这条有莲绽放的江边道别吧。哪怕水断山折,自有它独一无二的珍稀。


我亲爱的朋友,望你多年后再次回到徽州,还能记起这首《菩萨蛮》:“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作者简介
 


杜菁


因喜爱徽州去那里生活了一年时间,写下一些文字分享给大家——一个女孩走进后的徽州。 



主播简介
 


韩枫


洛阳新闻广播主持人,用声音守护一颗安静的灵魂

新浪微博@慢之味




/

/


推荐公众号:摄影梦想课堂  



摄影梦想课堂是由湘西灵气女子李菁

在“雪小禅”与“吧啦原创文学”之后

主编的第三个公众号

在这个全民拍照的时代

带领着更多平凡人一起做不平凡的摄影梦



图文 | 杜菁

编辑 | 陈希茜 茶小白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