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菁播读 | 生命里珍贵的发小

李菁 遇见吧啦 2016-12-0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吧啦原创文学 


吧啦原创文学,陪你走过每一个有梦的日子






声音资源加载中...
轻轻点击上 绿标

一起来听主编李菁文章播读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好朋友李菁。


前阵子我在吧啦原创文学公众号发布了自己读文章的音频,许多人都说,“李菁,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的娃娃音,以后你多读一些自己写的文章吧。只要你读我都会听。”好吧,我答应你们,多读一些文章,谢谢你们给我的鼓励。


悄悄地告诉你们,以前的我总是因为自己的娃娃音而自卑,可是现在看来它反而成为了我的优点,让我的声音听起来更亲切。

希望以后会有更多的朋友对我说:“只要你读,我都会听。”


今天要与你们分享的是我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人生里珍贵的发小》,近期这篇文章收录在了《善意如清流》这本书中,大家可以在当当网买到这本书。

亲爱的小耳朵们,你们的生命中应该都会有一个珍贵的发小,他(她)陪着你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一起长大。


如今,你们还会联系吗?


也许你们已经很少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也许你们早已生活在了不同的城市,有了不同的生活状态,但是我相信,这个人一定是你心里柔软的存在,一生都不会忘记。



 生命里珍贵的发小  




在我二十五年的生命中,有一个人陪了我二十四年,她比我晚一年出生。我唤她慧儿,她是我的发小。


从我开始记事起,她就在我的生活里,不曾有过缺席。她家与我家的距离只有一米。


小时候我就知道什么是贫富差距,差距就在于她的家是楼房,我的家是平房,他的爸爸开着车带她去城市玩碰碰车,我只能坐在爸爸单车的前杠上去乡村兜风;她有着数不清的会唱歌的洋娃娃,我只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布娃娃;她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穿着各式新衣服,我只能穿着表哥表姐穿剩下的旧衣服。差距还在于她家有好玩的积木,我去她家与她一起玩堆积木,每次只要我积木抢得多,就得重来,直到她积木最多。


她就像《小时代》里的顾里,天生就是女王范,我需要在任何情况下将皇冠准备好,然后小心翼翼地戴在她的头顶。她的身上是有光环的,在她面前我就特别自卑,觉得什么都不如她。


小时候我就特别胖,肉嘟嘟的,她喜欢捏我的胖胳膊。她又喜欢欺负我,胆小怯懦的我只会哭,发誓要与她绝交,可是第二天又屁颠屁颠跟在她的身后了。她也很保护我,在她看来,有人欺负我她就得杀无赦。


读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我被一个大班的同学欺负了,她把那大个子揍了一顿,所以当时的我对她是又爱又惧。


读小学的时候,我们总是一起牵着手上学,一起牵着手回家。她丰厚的压岁钱都是自己用,所以她有用不完的零花钱。而自卑的我每一年微薄的压岁钱还没在兜里放热乎,就得上交给我妈了。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孩,特别喜欢吃零食,她总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买许多零食与我一起分享,她用的都是大钱,买零食余下的零钱就会随手给我。我把零钱攒在了存钱罐里,后来班里流行拍艺术照,从来没有化过妆的我看着别人照片里美美的模样,心里艳羡极了。放暑假的时候就把存钱罐打碎了,拿着一包零钱去照相馆拍了一组艺术照。




1998年的那个夏天,家乡发了大洪水,洪水来的前一天我还在慧儿家玩,因为时间太晚我就在她家睡了。早上起床看到自己家的那个小平房都被洪水淹没了。我就站在她家二楼的窗台上,怔怔的看着那露在水面上的一角屋檐。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我就哇哇地哭了起来。慧儿的妈妈过来安慰我,告诉我他们早就转移到安全地带了,叫我不要担心。


慧儿为我擦干了眼泪,她牵着我的手来到她的卧室里,我们坐在她大大的床上。她的床中央挂着一只好看的鹦鹉。她站在床上摸着鹦鹉的头笑着说:“青儿是慧儿永远的朋友,慧儿会永远保护她!”鹦鹉在寂静中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话。那一刻,我感动得又一次湿润了眼眶。仿佛只要她在,我就不用害怕。这幅画面在我的记忆里一直存放着,那句话是我生命里的一股暖流。

 

小学毕业后,我们一起考上了县城里的第二中学,虽然没有分在一个班,但是我们依然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当然,她拥有的是比较好的赛车,而我拥有的是女士单车。每次下了晚自习,我们就在黑夜里哗哗地骑着自行车,像飞了一样。风在耳边呼呼的响着,我们的青春也在这迅疾的风中流逝着,摸不到,也抓不着。有一天晚上她对我说,青儿,你说你一直羡慕我,可是你知道吗,我也一直很羡慕你。你有那么幸福的家庭,有温柔待你的爸爸。可是你不知道我每天回家面对的都是爸妈的争吵,爸爸对我说话的时候也很少微笑。很多时候我都感到孤单与害怕。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笑仿佛被冻住了。从小到大,我都觉得她是骄傲的女王,可是这一刻,她告诉我,她也羡慕我,她心里也是有自卑的。她短短的碎发被风吹起来,又落下去,正好遮住了她的左眼。


我想安慰她,可是她快速地蹬着踩板,自行车被她骑得飞快。我在风中追赶着她,大声地呼唤她的名字。之后就到了青春的叛逆期阶段,十五岁的我走上了与同龄人背道而驰的路,我开始拉帮结派,开始吸烟、旷课、上网、给班主任打骚扰电话。 慧儿也劝过我,我没听。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开始离我越来越远,远到后来不再一起玩耍,不再一起回家。其实,我也渴望实现梦想,可是我真不知道当时数学只考几分的我未来还有什么希望。那时候的我除了会写几篇文章,真的一无是处。




 

有一次一群女混混想要打我的朋友,被我偷偷叫来了一个姐姐解围,她们没有打成,就对我怀恨在心。记得那天下午正好要考生物会考,她们来到学校,把我叫到了厕所。她们一帮人对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抽耳光抽得我发晕,我感到疼,但是我没有哭出来,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了朋友,我无丝毫怨言。就在她们痛打我的时候,我听到厕所的那一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慧儿。不知为何,我没有向她求救,没有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呼喊她的名字,直到我感觉她已离开。在阵阵耳光中,我回忆起了读幼儿园的时候,在我受别人欺负的时候,总有这个女孩站出来说, 你欺负她就是死。我的眼泪落了下来,脸上都是血痕,泪水滑过上面有刺骨的疼。我知道我不是因为委屈而落泪,我只是想到了小时候的我们。 那个可以为了我而奋不顾身的人。


我咬紧牙关自己默默忍受来自一群人的殴打,我没有向她求救,因为我倔强地告诉自己,我已经长大了,自己闯下的祸,要自己去承担。不能再依靠任何人。这件事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我也没有对她说起,我不愿提及,因为我怕她会哭。读高中之后,我开始学习绘画,走上了美术特长生的道路。我学得很用功,美术老师也很器重我。一年之后,慧儿也来到了美术班与我一起学习画画。她来之后,我会经常帮助她,告诉她怎样画苹果,怎样画明暗交界线,怎样构图。有时候她也会因为没有画好一幅画而紧锁眉头,我不会安慰人,只是在心里为她加油。中午不回家,她带了好吃的菜都会使劲往我碗里放。我们在一起没有太多的言语,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感情早已融在了血液里。


后来,我考上了四川的一所二本院校,她没有考好,选择继续复读一年。那个暑假,我收到了她的一封信,看到最后的时候我哭了,因为她告诉我,当初决定学美术是因为我,她想与我再考入同一所大学。她说,我们幼儿园在一起,初中在一起,高中在一起,大学我也想和你在一起。一年之后,她考上了景德镇的一所专科学校。又过了三年,她考上了福州的一所二本院校。而我本科毕业之后,又去西安的一所高校读研了。我们再无太多交集,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我们会见上几面,她来我家坐坐,或者是我去她家坐坐,再或者我们连彼此的家都不去,就站在各自家的阳台上说话,那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可是心与心的距离似乎隔得越来越远了。记得以前,我总爱站在阳台上对着她家喊, 慧儿,慧儿。她听到了总会大声地答应,然后在她家的卧室隔着窗子 与我说话。


我们平时虽然没有太多联系,但是每年八月的第二十二天我都记得给她发短信,对她说一声生日快乐。我说过,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她的生日。我自己生日的时候,会特别期待收到她送来的祝福,有几次没有收到, 我就特别失望与伤心,觉得她是不在乎我的。后来我把伤心归结在了我为什么要过阴历的生日呢?那样每年的生日都不一样,别人当然记不住, 如果像她一样每年都过阳历生日,就会永远被人记得那个日子的。


今年,我的书出版上市了,我给了她一本,在扉页上认真写了一句话。我以为她是不以为意的,后来我才知道慧儿告诉室友,写这本书的作者是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她从小就喜欢写啊写啊,现在终于实现愿望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是骄傲的,我真开心我能带给她这份骄傲与自豪。




 

这个八月,我回家了。慧儿的头发剪成了娃娃头,碎碎的刘海,齐耳的短发。长大后的她开始变得越来越平和有光,可她的眼神依然透着她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坚毅。她会时常来我家坐坐,我们会说很多很多的话,说我们的生活,说我们心中的那个他,说我们渴望拥有的生活。她说,你应该找一个比你大许多岁的男人,他会像你爸爱你妈一样的去爱着你。 他要能包容你的孩子气,给予你想要的浪漫与安稳,并且永远支持你去写作。


我想,没有人比她更懂得我了。在太阳落下去的时候,她陪着我去田野中散步。两个人相伴着走在田间小路上,会闻到稻禾发出来的清香味,那似乎是记忆里的一种味道。 想到了小时候,我们时常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一起去捉蝌蚪,去抓鱼,用南瓜花钓青蛙然后再把它们放进草堆里。


她走在前面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背影被晚霞的光笼罩着,突然觉得心里是湿润的。我突然感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女孩其实一直离我很近很近,从不曾远去。




 

再过几年,我们都会变成相夫教子的女人,什么叱咤风云,什么阳春白雪,其实我们最终会回到生活的油盐柴米中。我忆起了我们曾许过的约定,当我们老了,牙齿都掉光了的时候,还要手牵着手去田野散步, 一起再细数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也许会老泪纵横,也许依然会像小时候一样笑得整个山野都是我们的声音。


我一定会告诉她,这一生有你的陪伴,真的很幸福。



岁月悠长,最是情难忘。青儿才不是戴着皇冠的女孩儿,她退回风中再悄声细语:“青儿永远是慧儿的好朋友。”


我仿佛看到了好多个青儿与慧儿在记忆里眺望;她们也许会在岁月的某个路口哽咽,或者突然破涕而笑。小小故事里的小小人儿,我知道我爱的朋友,你们都在前进,而我们,也在行走。所幸偶尔,还可以相握着取暖。


写在后面的话

(编辑 陌上秋)



本文选自《善意如清流》


愿一切转为善

愿亲爱的你善意温柔,一生清澈透明




这是一本温暖温柔的随笔集。收录了宁远、茉莉、林曦(林糊糊)、杨菲朵、鹭(细腿大羽)、荷香(荷香点大王)、小木头、夏小暖、吧啦(李菁)、YOLI、吴宏凯、卫西谛、慕容素衣、邓安庆、周宏翔、蒋婵琴、喜泽、晓艺等作者文章。他们的经历让我们看到:生而为人,我们身上那些珍贵的情绪和情感,比如优雅、谦逊、善良和温柔。

比如:
——在丹霞山遇到了17岁的女孩,我们一起唱歌、画画,成为了朋友,她单纯善良,爱笑,犹如一个天使,后来才知道,她只有7岁的智商。
——去上海拜访一位孤独的老人,他给我做了一顿记忆中的美味,也给我讲了他跌宕起伏的半辈子。本想给老人带去温暖的我却被他温暖了。
——女儿被怀疑脑瘫,在医院检查的时候,给一个真正的脑瘫儿喂乳,无常的人生里,我们有力量自爱、爱人。
…… 
愿一切转为善。愿亲爱的你,善意温柔,一生清澈透明。 



作者简介



  

李 菁


笔名吧啦,湘西女子。摄影梦想网络课堂创始人,担任摄影梦想导师。另主编公众号“雪小禅”“吧啦原创文学”。

喜阅读,痴写作,迷传统文化,擅长摄影。

已出版书籍《见素》《当茉遇见莉》。

个人微信:sheyinglijing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

即可遇见美好的李菁姑娘




具体事宜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约稿函。
有生之年,以文会友,欣喜相逢。
投稿邮箱:balaycwx@qq.com
吧啦原创文学读者QQ群: 432816341 



文字 | 李菁

音频整理 | 书雅

编辑 | 陌上秋  老去的枝



 吧 啦 说



亲爱的朋友们,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

今天的文章是关于我生命里最珍贵的发小,慧儿。很久以前的文章了,再次相见时,已被收录在书籍《善意如清流》一书中,这次将这篇珍贵的文章播读出来时,已然泪流。个中深情,你会懂。

生命中最珍贵的人和事,任何时候都是心底的无限柔情。欢迎你来,来和我说起你最珍贵的朋友。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