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当年遇见我

2013-12-04 和菜头 槽边往事

这是很罕见的事情,单纯是因为看见题图里的这张照片,突然间就想为它写点什么。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瑞典诗人哈里.马丁松曾经写过一首名为《风景》的诗,李笠翻译如下:


《风景》

苍翠的野地上一座石桥。

一个孩子站着。他望着流水。

远处:一匹马,背拖一抹夕阳。

它静静地饮水,

鬃毛散落在河中,

好似印第安人的头发。


我第一次读到它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在一本类似《英语世界》一类的杂志上。当时我自己是什么样子,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我的记忆如同杂乱无章的阁楼,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记录。科学家说,记忆是一种特别的生物电回路。它一旦产生,就会放在那里。一直到很久之后,偶然某天受到一个什么刺激,让同样的电流再次经过这个回路,于是过往的记忆就会突然浮现出来,就像从来没有遗忘过一样。


还记得有一个更为美妙的比喻,写完上面这段话突然间浮现在我的脑海:当劈柴然后的时候,那些过去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在噼啪作响中,一下子重新被释放出来。当年因为这句话,我差点选择大学念生物系,因为我再没有听过比这更诗意的方式描述植物的光合作用了。想想觉得后怕,如果作者写的是煤炭,那么也许我很可能去了地质系。


我记忆里只有那件倒霉的红色班服,全班投票集体决定的。它所带来的喜悦只是拆开塑料袋前的5秒钟,上面有丝光流溢,一点都看不出来等自己穿上之后就像身上箍了两条轮胎。我不能原谅它的裤子收了口,因为我的脚太费鞋,家里给了我一双军队里生产的制式三接头皮鞋。运动装,收口裤腿,都倍增了那双鞋的视觉效果,让它分外突兀。课间操的时候,整个操场上有上千人,我觉得他们都在盯着看着这双鞋。尽管我穿着它雨里泥里走过,用它踢墙踢电线杆子,话说军队制品的质量就是好,它陪伴了我整整三年。


所有欢喜悲愁,所有青春萌动,都在记忆深处搅成模糊不清一团混凝土。在这团坚硬的混合物上方,端端正正放着这双26号半的三接头皮鞋,硕大无朋,清晰无比。


每当听到别人谈起青春期的烦恼,校园暴力、跑马内裤、意外勃起、粉刺暗疮,我都想笑。因为没有人终究了解,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最大的烦恼莫名其妙地会是一双皮鞋,就是一双鞋而已。也许,让人烦恼的也并不是这双鞋本身,而是没有人知道我在意这件事,且我也并没有什么人可以去说。


等我到了三十六岁的时候,生平第一次买到了一双心仪的鞋子。纯黑,跟脚,不会潮底,轻盈坚固,上面没有任何多余的纹饰,就像是老妈在我36岁生日的时候偶然间拿出来,对我说:“喏,这是你出生时就穿着的那双鞋,一直忘了给你。”带我去买这双鞋的人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我有多么感激她。


所以,如果你有可能在当年遇见我,看见我在人群之后慢慢踱回教室。请你不要告诉我世界有多么宽广深邃,生活将会有多么离奇神秘,我那时很满意地把它们理解为一碗沸腾的粥。它们黏糊糊的,暂时还喝不了。也不用费神告诉我后来历年的彩票大奖号码是多少,以及一定要在90年代末开始攒钱买房子。


我只希望你告诉我说:少年,不喜欢这双皮鞋?没关系的,你只需要再穿三年就好。而且,你犯不上为这个而着急,现在距离你找到人生中第一双合适的鞋子,还有二十多年要等。


想知道什么是生活中的奇迹么?奇迹就是当你说完这句话之后,哈里.马丁松那首诗里石桥上的孩子,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赤脚,不再是穿着一双闪亮的黑皮鞋。而那匹马长长垂下的鬃毛,也开始在风中缓缓飘动。在那句话出口的一瞬间,它终于完整。


就像是此时此刻,看着那张照片,我感觉到清凉的海水正缓缓没过我赤裸的脚面。


题图摄影GretchenChappelle 原标题Standing at the Shore 原注Be not afraid my child;  life's mysteries are vast and deep as the sea, but there is great wisdom in the tide.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冬天到了,小兔纸穿着厚厚的兔皮大衣捡到了两个萝卜。小兔纸想:天这么冷,小山羊有东西吃吗?于是,小兔纸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小山羊家。


“叮咚叮咚,有快递”。小山羊不在家,小兔纸只好把萝卜放在门口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小山羊回家了,发现了门口的萝卜。“咦,天儿这么冷,是谁送的萝卜呀?”小山羊想:“天儿这么冷,可是小狗熊有东西吃吗?”于是,小山羊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小狗熊家。

“叮咚叮咚,有快递”。小狗熊不在家,小山羊只好把萝卜放在门口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小狗熊回家了,发现了门口的萝卜。“咦,天儿这么冷,是谁送的萝卜呀?”可是,小狗熊不喜欢吃萝卜,随手就把萝卜给扔了出去,萝卜砸中了路过的小兔纸。小兔纸就是这样屎掉的。


冬天到了,小兔纸穿着厚厚的兔皮大衣捡到了三个萝卜。。。。。。


(这是昨晚语音推送内容的完整版,除了最后一句之外。作为“禅定一刻”的内容来说,一定要有最后这一句才够得上“禅定”的含义。之所以会发布的原因,是因为有听力障碍的朋友投诉说无法获取内容,对此我很难过。但如果不是用我自己的声音来演绎,其实并不好笑。所以,现在变为完备的文本形式,变成一个无限循环的故事,笑点也相应后置。希望你们能喜欢。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槽边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