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崛起之路上,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顾子明 政事堂Plus 2018-08-10



一百多年前,八国联军横扫“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杀入北京城。吓得扼杀了辛亥变法的老佛爷仓皇“西狩”。


待事件平息后,老佛爷和清朝统治阶层痛定思痛,开启了比当年亲手扼杀的戊戌变法时,更加激烈的变法,而其中最优先的,就是科举制度改革。


对此,我们可以看一下,清朝最后一次科举考试的试题:


“周唐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

“贾谊五饵三表之说,班固讥其疏。然秦穆尝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说亦以戒单于,其说未尝不效论”;

“诸葛亮无申商之心而用其术,王安石用申商之实而讳其名论”;

“裴度奏宰相宜招延四方贤才与参谋请于私第见客论”;

“北宋结金以图燕赵,南宋助元以攻蔡论”。


简单翻译一下考点,第一题是对内藩镇,针对自太平天国以来崛起的汉族地主武装,第二题是对外外交,分析怀柔英法美等列强,第三题是体制改革,是否加强中央集权以推动改革,第四题是国本问题,是否推动君主立宪,将皇权交于总理,第五题是以夷制夷,针对日俄在东北的争夺战,清政府的站队问题。


怎么样?挺难的吧?更不要说,后面还有一系列的国际外交题目,等着考生们回答。因此,从科举烤制当中,也可见清政府的改革意愿与态度。


因此,也将跟不上新时代的八股考生们,剥离出了体制之外。


据说有一次的乡试中,考试官将横扫欧洲开启大革命的拿破仑,与中国古代覆灭强秦的西楚霸王项羽放在一起,出了一道中外比较试题:《项羽拿破轮论》。


于是,有一位八股考生一提笔,就写到:“夫项羽,拔山盖世之雄,岂有破轮而不能拿哉?”.....


嗯,他把命题理解为"项羽拿着一个破轮子"了.......


说起来,这场科举考试,被一个项羽闹出了无数的笑话,可是,笑话的背后,代表着封闭的满清的教育体制,完完全全被时代甩在了身后。


而这,也是满清落后和挨打的根源。





前几天我的文章,随口提了句“项少龙”,后来在读者群引发了项羽能力的讨论,大概是受“力拔山兮气盖世”以及特种兵项少龙的影响,多位朋友将项羽的形象,描绘成了一位“超级特种兵”。


对此呢,我的回答是这样的:


天下大乱时期,任何一方“诸侯”,哪一个不是踩着无数的尸体爬上来的?他们的政治手腕和认识,远不是我们这些键盘侠所能理解的。


项羽在巨鹿之战中,一举全歼了当年覆灭六国的秦军主力,怎么可能仅是一个特种兵呢?


巨鹿之战的本质,实际上是一场政治战,项羽通过一系列的政治斗争,获取的楚军的指挥权,再加上破釜沉舟,让裹足不前的山东的诸侯们,看到了军事胜利的希望,于是跟着一起上,取得了这一场伟大的政治胜利。


只不过,项羽在楚汉争霸输了,于是后人在艺术化的过程中,不断得强化其战斗力,弱化其政治能力,给我们塑造出来了这么一个力能举鼎的“超级特种兵”形象。


其实,在国家之间的命运抉择时,个人的勇武用处并不大,甚至双方的政治水平差距不会太大,真正决定楚汉争霸结局的,并非是项羽和刘邦的个人能力,而是两者背后一整套政治体制和综合实力之间的较量。


项羽是楚国贵族后裔,带着楚国子弟兵反秦,代表落后的周朝分封制。而县公安局长出身的刘邦,带领着萧何曹参等一群秦国体制内官僚,代表的是先进的秦朝郡县制。


说白了,楚汉相争,是楚国大战秦国的V2.0版本。只不过,秦国相对于楚国,有着跨时代的优势。


一方面,秦国的郡县制代表着更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也就是容错率。刘邦被项羽多少次打得几乎全军覆没,回到关中,干过县组织部长的萧何,很快就能重新拉出一批队伍给刘邦,如圣斗士一般再次站起来。


另一方面,秦国的军功制又代表着更先进的战术能力,刘邦麾下的韩信能够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兵仙”,也是因为他手上拥有超越时代的秦国骑兵,因此才能够实施众多超越时代的伟大战术。


这两个方面,就像鸦片战争中,战略上虽然清朝的GDP更高,但是英国的动员和调集资本的能力更强,战术上英国更是可以使用先进的蒸汽轮机轮船绕过炮台,对清朝命脉的京杭大运河进行封锁。


因此,落后一个时代的项羽,即使赢了无数次,却发现刘邦这个敌人越打越强,自己只要输一次,就得自刎乌江。


这种时代和制度的差别,就像史记中,“微操达人”项羽带着28骑,能够横扫突破汉军,就只死了两个。


但是这个故事的背后,也意味着项羽的体制无法有效管理更庞大的组织。而仔细翻一下历史,我们就会知道,最后将项羽咬住,逼死在乌江的那几只部队,清一色都是赳赳老秦的骑兵。



同样,把时间拽到两千年之后的国共战争,另一位“微操达人”蒋介石所率的国军,为什么越打越少,而毛泽东的共军越打越多?国军为什么只能一个个兵团进行战术动作,而共军却可以小纵队分进合击战术穿插,将国军一个个包围吃掉?


这背后,颇似“非我见死不相救,奈何共军有高达”,双方体制之间的代差,也算是一种降维打击。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新势力就会一帆风顺,要知道,楚汉争霸时期,刘邦被项羽按在地上摩擦了多少次......


这是因为,新势力的优势是增量,旧势力的优势是存量。而且,在新旧势力更迭的过程中,旧势力往往有更强大的反扑能力。


因此,对比项羽在巨鹿之战,能够团结山东六国诸侯全歼秦军主力,在412中蒋介石能够联合地主与资本家,对共产党举起屠刀大清洗,本质上,都是庞大的旧势力联合起来,对新兴的新势力的一次集中反扑。


但是,这种反扑会越来越弱,就像项羽的3000分封制下的子弟兵一样,只会越打越少,较量到最后,更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代表的新时代,在无数次的被扑灭后,最终一定会战胜旧时代。


嗯,这也是我昨天文章中,我国要发展新动能与遏制旧动能的根本逻辑。






最近,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闹得挺火的,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特斯拉是一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大科学家。


就像英国人瓦特改良的蒸汽机,带来了第一次(蒸汽化)工业革命,美国人特斯拉改良的交流电,也带来了第二次(电气化)工业革命。


说起来,每一次的工业革命,都会带来人类发展进步上的极大飞跃,对社会结构、地缘政治、国家力量产生深远而根本性的影响。


而且,每一次的工业革命,也是一次洗牌和全球利益重新分配的机会,英国利用第一次工业革命成为了日不落帝国,美国人利用第二次工业革命成为了世界霸主。


但是,所有跨时代的工业革命,在带高速发展和繁荣的同时,也会引起大萧条。尤其是当一个国家的生产关系与上层建筑,落后于其生产力发展速度的经济基础之时,高速发展的经济反而会大规模的冲击旧有的政治体制。


就像第一次工业革命中,高效纺织行业的迅速崛起,使得农业和手工业陷入大规模的失业和不景气,收入差迅速的扩大,经济上迅速出现了大规模的投机,印度出现大规模的饿死,政治上也爆发了欧洲大陆的法国大革命。


同样,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电力与汽车行业的迅速崛起,为美国带来了大规模的中产阶层,但与此相对比,原来代表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纺织业等行业收入大幅下滑,因此也诞生了大规模的无产阶级,也诱发了1929年的大萧条。


所以如今,正是随着美国开启了第三次(互联网)工业革命,使得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崛起,并诞生了大量的互联网高收入阶级。而与之相对比,也使得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的产业工人们收入大幅下滑。(以底特律为代表,大量中产下滑为锈带无产)


嗯,正是由于大量的锈带工人,最终将Great Again的特朗普,推上了美国总统的宝座。



很显然,被第二次工业革命工人们推上台的特朗普,他的Great Again,指的是恢复第二次工业革命时,美国的荣光。


所以,一定程度上来看,特朗普与项羽在很多领域有相似之处,他选举的过程就像巨鹿之战,破釜沉舟的特朗普带着锈带子弟兵,以绝地反击之势,击败了强大的政治对手希拉里。


而他上任之后,也和项羽一样,一直陷入东征西讨,四处树敌的同时几乎也似乎战无不胜。


战无不胜的背后,其实和当年蒋介石能够发动412,以及项羽破釜沉舟的六国联军一样,本身是旧势能的一次集中反扑。


在这一波的“回光返照”的反扑过程中,承载的是一大批被时代所抛弃的群体的不甘,因此动能和战斗力都极为强大,难以阻挡。


但是,特朗普团队战斗力强大的背后,也意味着极大且不合理的诉求。


就像北约盟主的特朗普频频对盟友们下手,诉求于从能源到农业到制造业等一系列利益一样,西楚霸王项羽手下的楚国封臣们都希望恢复往日的荣光,封疆建制成为一方诸侯,而楚国的领地是有限的,因此势必会导致项羽和其他的诸侯国产生巨大的利益冲突,甚至挑起原本并无必要的战争和对峙。


而这,也是弱小的刘邦能够翻盘的机会。





如果熟读历史的话,就会明白由于项羽楚国的综合实力远强于秦国,因此刘邦对内必然依赖秦国郡县制,来集中调集资源办大事。


而外交上,在楚汉对峙之余,除了笼络其他的诸侯国,更要通过战略妥协使得项羽攻打齐国,陷入泥潭。


不过,这些都是辅助性质的手段,而非根本解决问题的方式,唯一的作用,就是争取时间。


而如今,美国陷入巨大撕裂的根本原因,在于其正在由第二次工业革命向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行换挡,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的经济与政治问题。


而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换挡的过程中,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不匹配。对此,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伴随着锈带工人对就业的不满,大量印度和中国的留学生们,占据着硅谷的高薪职位。


而这些留给亚裔们空档的背后,是美国自50年代以来,公立教育基本就处于停滞状态,知识体系基本仍然是按照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路线发展的,因此为美国培育了大量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的“过剩产能”。


而这种过剩且过时的利益集团,就像第一次工业革命时的大清王室,与第二次工业革命时的英国贵族一样,往往就是阻碍着继续前进的动力。


而只有新能动,才会引发国际重心的转移。


两百年前,英国通过大规模的科技积累所引发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取代了中国成为世界中心。一百年前,美国通过大规模的科技积累所引发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取代了英国成为了世界中心。


因此,如果我们跳出目前聚焦的贸易战角度,想要再一次回到直接的中心,唯一的机会就在于抓住第二次工业革命向第三次工业革命转型时,这种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历史性变革。


而抓住这种变革唯一的机会,就是大规模的提升面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教育,并将国家的重心转向踏踏实实的做科研。单纯靠旧式义和团式的无畏冲锋,绝无可能打得过领先了几个时代的西方列强。


而且,一次失败也就意味着万劫不复。


因此,我们只有做到了像刘邦那样,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在整个体制和产业上对项羽集团的超越,才能够有萧何般足够高的容错率,才能拥有韩信般的鬼神莫测,才能够实现楚汉争霸过程中的大逆转。


所以,我们再回到本文开篇那个“项羽拿破轮”的故事,即便是封闭落后的满清,都懂得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改进人才的选拔机制,并重建京师大学堂。


那么,一百年后的我们,自然知道为中华之崛起应该做什么!



关联文章:

从演艺圈税收地震,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