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条分割线

2013-12-05 和菜头 槽边往事

在这里的每篇文章后面,都有一条分割线。许多人对它非常好奇。喂,分割线!出来走两步:



没错,它会动,因为它是用N张图片拼接起来的Gif动图,体积只有3.6K,不会耗费你多少流量。也有很多人问:菜头,这两只狗狗在做什么?这个问题我会在今天的禅定一刻里做出官方正面回应。


这张图并不是我做的,是我从别人那里偷来的。苦主是我的朋友,他的名字叫:猛小蛇


猛小蛇是四川人,因为在东北念的大学,所以满口东北普通话。但是说话思考的逻辑,却是一个标准的四川人,所以我当初和他交朋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治愈自己的神经分裂症。认识他之前,我有两个内在人格,终日在脑海中争吵不休,非常痛苦。认识猛小蛇之后,他们分裂为4个,从此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打四川麻将,我站在一边买个马什么的。


如果你不认识猛小蛇蛇哥很正常,说明你年轻。蛇哥很早之前就进入了IT圈,那时候大家上网聊天之前都得相互打传呼机约。他很快进入了IT媒体,混得风声水起,一杆黑笔纵横网络江湖多年,还很年轻就成为了一名老战士。如果把他的互联网履历表拿出来,我想可能三张A4纸都根本打不完。在那串公司的名字中,有TechWeb,有MSN中国,有华为,有盛大。。。。。。


作为一个IT名人,为盛名所累,猛小蛇经常感觉到内心极度痛苦。所以,在他大女儿严九翼还没出生之前,周末经常约我出来到北京极为高档的几家咖啡厅打双扣。太阳宫地铁站边上的上岛咖啡里,我们不知道流连了多少时光,蹉跎了几多岁月,折磨了多少面色铁青服务员。我们一边打牌,一边听蛇哥给我们讲那些IT江湖的风云往事。这些故事激励我进入了互联网行业,因为蛇哥经常在故事结尾叼着烟头对我说:菜头,你也整一个呗?


蛇哥从来不谈自己,每次提及往事,他的眼神中总是流露出对互联网江湖的淡淡厌倦,用力掐掉烟头,对我说:“别特么BB了,都是过去的事了知道不?我们接着说火锅的事儿。”但是我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2004年,那时候全民抽风了一样写博客。猛小蛇喜欢狗,就专门为狗办了一个博客,并且一举夺得当年《德国之声》全球博客大赛的冠军。这个博客的名字简单犀利,一如蛇哥自己的风格,它就叫做:《狗日报》。


狗日报,正确的读法是:狗 日报,“日”不是一个动词。


转眼间猛小蛇的第二个女儿严十方出世了,而博客《狗日报》也停止了很长时间。期间我们见过不下十次面,讨论过不下二十个不同的互联网项目,都是关于狗。不完全统计有:狗导航、狗网店、狗世纪佳缘、狗咬胶专卖、狗托儿所、狗旅馆等等。我们一边谈,严九翼一边踩着我的肩膀,爬上我的脑袋,揪着头发玩拔萝卜。所有这些项目都没有落地,影响了我的人生土豪大计。


所以,当猛小蛇在微信重开《狗日报》的公众号,要求我推荐的时候,被我断然拒绝。我说了一段很难听的话:


“猛小蛇,你丫做什么事情都没有长性,狗熊掰苞米一样掰一路扔一路。你要能连续更新100天,到时候我肯定给你推荐。”


到了今天,猛小蛇早已经更新了不止100天。但是我却一直没有做任何推荐,不但没推荐,而且还偷他的图。这里,正式做一次推荐:


请关注汪星人自己的专业媒体《狗日报》,那里有关于汪星人的一切!微信号:Gouribao


事实上,《狗日报》中间还是停过几天。今年8月的时候,严十方出生不久,严九艾在西双版纳病危。严九艾大名Eddie,是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因为是大型犬,在北京严打的时候,猛小蛇不得不把他送到了西双版纳好友的家里去。“起码那里有个大院子,可以让他跑。”猛小蛇当时是这么说的。


严九艾生病的时候,猛小蛇就去看了一次。过了几天,转为病危,猛小蛇又带着老婆孩子从北京飞到西双版纳去送严九艾。8月23日下午4点,猛小蛇和三个四川民工扛着他为严九艾做的木板棺材,把严九艾埋在了小山坡上。山坡下面是一条小河,对面就是老挝。在严九艾身边,躺着几年前他过世的妻子米米。


在那几天,猛小蛇没有更新。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为狗办一个媒体再合适不过了。


(注解:买马,四川麻将术语,意思是别人打麻将时站在一边下注,方法是翻开牌尾,点数除4求余,东南西北四家对应1230)


(题图来源:Jon Rogat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上面这两只狗在做什么?

他们在跳山羊。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槽边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