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世界尽头呀,多看一眼就是赚呀。

沉浮 旅人酱和有猫君 旅人說 2018-08-27

音乐资源加载中...

读卡兹的《拉丁美洲路影记》,那几乎就是能想象到世界另一端的样子。浓烈恣肆的色彩流溢,无人区奇幻而超现实主义的景色,这片距离上帝太远的大陆,因为卡兹文字和镜头的陈述,变得真实而生动起来。


可在无尽向往中,却容易产生求而不得的焦灼。这份焦灼来自内心,你害怕问自己,你敢吗,却得出否定的答案。


所以,看沉浮说起与卡兹相见时相谈的种种,整整八个月纵贯美洲大陆的自由辽阔,以及与自由等值的艰辛、迷茫、不知归期,也感到释怀。在路上的热泪盈眶背后,任谁都有被大自然打败的时候。然后,继续被自由的荣光驱使着,去往更远的远方。这大概就是我们都甘心情愿成为卡兹图文追随者的原因。


以自由为名——“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旅人酱·Lam


旅人說同学录的第二篇,送给亲爱的卡兹。

 

写这篇给卡兹的同学录之前,我花了一晚上时间,窝在沙发重读了她的《拉丁美洲路影记》,那片奇幻大陆的故事,那些看过无数次的照片。

 


合上书之后,其实心里最想去的地方并不是拉丁美洲(不,我不是在说我不想去,这颗草很久以前就种过了),而是很想,很想去一个Nowhere,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荒野。

 

于是我打开地图,闭着眼睛戳了个地方,跟自己许愿说,不管戳到哪儿,我一定要去到这里,有生之年。

 


这就是卡兹的魅力。

 

与那些致力于种草的旅行图文不同,卡兹的文字充满着少年气,让我想起十几岁的年纪,遥远记忆中的夏日,抬头望见阳光穿过梧桐树叶,忍不住眯起眼,看着光线闪烁,不知怎么回事,忽地向往起世界之广。

 


用她自己的话说呢,是“永远不胆怯,接纳极尽的遥远与翻天覆地的不同”。

 

这是我们的卡兹没错了。

 

这是她的作品带来的感动,没错了。不过我更想悄悄说,我所认识的卡兹。

 

这个夏天,又见到了她。

 


那天冷不丁被卡兹吐槽,说当初第一次见面之后,她发现原来沉浮跟最初网上认识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当时忍不住想反击,卡兹才是和最初认识的完全不一样的人好嘛,毕竟,最初的最初,我以为她是他啊……

 


我们相识在一个叫做TOWN的APP(别害怕,这不是一篇软文,实际上TOWN的服务器已经关停很久了),在那里,每个人可以戳自己去过的地点,留下自己的小故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卡兹与我,算得上是相识于阿拉斯加。当我在TOWN搜索阿拉斯加Denali国家公园时,发现有个家伙已经先我一步在这里留下了故事,对,就是卡兹了。

 


气愤中带着些惺惺相惜,我点开了卡兹的个人主页。她拥有一个自己的tag叫#我就是爱冒险,个人介绍是“从阿拉斯加到巴塔哥尼亚,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家伙很合我胃口。

 


当天我就读完了她所有的故事,感受到一种铺天盖地的自由。脑子里蹦出读到过的那句,“自由是我的荣光,生活像飞鸟一样。”

 

立马默默关注了她。我习惯于深夜睡前在TOWN上写故事,许多次更新完刷新一下,就发现卡兹也更新了(我们连写故事的点钟都很一致),然后顺手给卡兹点赞睡觉。

 


这样当了几个月的点赞之交,我却没好意思留过言。直到有天拜访TOWN办公室,他们跟我说,“卡兹上上周也来过,你们错过了好可惜。你知道吗卡兹本人居然是个很萌的姑娘呢~”

 

……什么?卡兹是姑娘?!还没走出办公室的我就开始留言要微信号了。毕竟……勾搭姑娘什么的,我最擅长了嘛~

 


后来,卡兹成了旅人說的作者。

 

后来的后来,卡兹告诉我,第一次我和她联系的时候,她正在过徐家汇的天桥,风特别大,她努力分辨了许久才听明白我在说什么。听她这么说,我非常诧异:怎么可能第一次联系就发语音?这实在不是我的风格呀。想破脑袋我也回忆不起来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特别的原因。

 


不过卡兹说是就是了吧,这便是她一贯的敏锐与场景勾画呢。

 

“莫斯科红场烟火璀璨,我在人潮中跑丢了一只鞋。风琴伴着高昂的歌,人们泛红的眼眶,空气中伏特加和坦克机油混杂的味儿。”

 


“在乌斯怀亚坐的小帆船,下大雨,大家都躲船舱,就我非在甲板上,死死抓着绳子,淋雨风吹得脸都歪了。世界尽头呀,多看一眼就是赚呀。

 


“记得在阿拉斯加看到一只纯白色的猫头鹰在路边休息,同伴非说是狗。靠近的时候,它就张开两米多的翅膀飞走了。同伴直接跪了。”

 

她总是这样,时不时丢一个充满画面感的碎片。当然,也不全是美妙的碎片。

 


“去潘塔纳尔湿地的时候,跟着我们的向导走到一片水洼,我以为会坐船,没想到他直接就走进去了??我们只能跟着他,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亲眼看见一条有着橙黑相间花纹的水蛇就在离我不到三米处的水面,而向导说,‘不要害怕,它是朋友。’你确定吗??!”

 

潘塔纳尔湿地


第一次见卡兹真人的时候,听她讲了关于潘塔纳尔湿地长长的故事,那个在文字和照片里读到的遥远的卡兹一下子亲近了许多。那天,我们聊了一晚上旅行,卡兹,我,还有另一位旅人說作者Jasmine。


我们在一家印度餐馆,吃着长相丑陋让人绝无欲望拿出手机拍摄的咖喱,感慨幸亏大家都不是靠颜值吃饭的人,要不然一起吃过这么狼狈的一餐回去以后就要相互拉黑了。分别前,我们在隔壁的全家便利店可怕的灯光下躲着店员偷偷合影。

 


什么嘛,卡兹也不过就是跟我一样的城市人,害怕成群的蚊虫,平衡感差到走平路也会摔跤,在真正的大自然面前只有败退的份。(这样当众说坏话会被卡兹打死吗?)

 

可在文字里仿佛很难看到这些?文字里充满着的是对世界的爱与好奇,偶尔轻描淡写地飘过一句:其实也吃了很多苦。

 


仔细想想,旅行不都是这样的嘛,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与令人震撼的风景不过十之二三(可能更少),余下的时间里全是艰辛困苦。可无论经历了多少折磨,在回忆起旅行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和最想分享的却只有最棒的部分。

 

用卡兹自己的话说呢,大概就是,“走那么多路,不是为了征服,只为这来之不易的短暂相处。

 

这种心情,相信喜欢旅行的人都会懂得。

 


最近我们数了一下至今的见面次数,发现只有四次而已。怎么可能?明明应该已经见了几十次才对。怀着难以置信的复杂心情数了又数,真的只有四次而已。

 

可是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懂得便足够了。


卡兹最喜欢的鸟


我们同样迷恋高纬度地区和那些快递无法送达的荒野,同样为一闪而过的动物身影迸发出难以言喻的兴奋,为了同样的电影连刷N次哭得不能自已,在看同一部纪录片的时候忍不住截下一堆类似的截屏,早在若干年前就喜欢同样的作者与摄影师,相约一起去阿拉斯加养老,甚至……在床头放着同款草莓熊。

 

Salomon滑雪电影《日食》截屏


写到这里忽然词穷。

 

但是许多话,说与不说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懂得便足够了。

 

就让我偷个懒,用卡兹自己的话收尾好了。来自她在《拉丁美洲路影记》书上给我的签名。她所写的,恰好也是我想说的。

 

“多么幸运能认识你!同样热爱高纬度地区的你,给了我很多温暖的感觉。愿你我都能永保对世界的好奇心。漫漫长路,携手探索。”

感谢旅人說插画师 oui_Wang 赠画


记得打赏哟!

欢迎转发,若想转载请后台联系

· · ·

点击查看往期精彩旅行故事

去里斯本,搭欧洲最古老的有轨电车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