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海怪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8-08-27

音乐资源加载中...

人心是莫测的深渊。


初三那年的某一天,我的班长带我逃学去录像厅看三场连放,第一场记得是施瓦辛格的《独闯龙潭》。放映中途,我看到他掏出牛角刀,在石灰墙上刻了一幅女性的下体。中场时门帘掀起,强烈的日光照进来,当我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时,感觉地面和空气都在震颤,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开视线。


班长是个公认的好人,好学生,性情温宽,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五名,在教师和学生心目中是个稳重而有威信的男人。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是本地最大的录像厅放映地,一百多米的范围内开了星火、祥云、南屏、全景等等录像厅,从中午到午夜这里都聚集着各种社会青年。嘴里吞云吐雾,手臂上雕龙画凤,是所有家长路过都会拉着孩子快走几步的那种所在。


牛角刀有两种,一种是家用的普通牛角刀,无非是刀柄用牛角做成,品相好的会有半透明的质感;另一种则是管制刀具,刀刃上有血槽,刀柄上有自锁装置,打开之后很难收起。两者的区分非常明显,小孩们中间流传的都市传说一次次宣称某人错用普通牛角刀捅人,刀尖入肉,刀刃就因为受力而自动折起,斩断了四根指头。在墙上刻画的那把牛角刀是锁定的,他拿着刀柄用力勾勒,丝毫不担心的样子。


这么个人,在那样一个地方,用一把这样的刀,在墙上做那样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当时我的理解能力。而我在当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侧面上看起来有些阴沉,目光中带着狂热,专心在墙上刻女性身体的男孩子,此刻可能更真实,更接近他的本相,我们平常看到的那个人只是他的表象。他周围有许多自认为了解他的人,包括我在内。只是在那么一个下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不小心让我看到他的另外一面。在他一刀又一刀的过程里,那个表象在我心中分崩离析。等到中场再次确认时,满是裂痕的表象就彻底崩坏了。


我现在早已经不那么评判一个人,甚至不敢妄言自己足够了解什么人。我能看见的,往往是别人给我看到的,或者希望我看到的。因为总是存在更多看不见的部分,那里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宝贵的自我和真实在那深渊里栖居。一个人真正的动力,真正的欲望,乃至真正的命运,都蛰伏在那深渊底部。人人都是如此,所以人人都撒谎。


这种认知,构成了我对世界的看法。所有还在对你撒谎的人都是好人,普通人,日常所见之人,他们组成了日复一日平凡生活的绝大部分。我们不单和别人扮演出来的自我相处,我们也和自己扮演出来的那个自己相处,那个我们希望别人认为就是我们自己的那个人相处。我们都知道并不是,但我们觉得这样过活最好;我们不愿意去深究,正如我们不愿意长时间凝视着那深渊。因此,我认为活在这个世界上,活在人群之中,就是在海面上游泳,海面下的海床上,是大大小小的深渊。无论海面上是怎样的风和日丽,都永远不要忘记这些深渊的存在。在那些深渊中隐藏着海怪,不时会猛然冲出水面,选择自己的进行猎物攻击。


有人喜欢在每一次攻击之后,分析海怪从哪里来,怎样的深渊会有海怪,有海怪的深渊是如何产生的。可在我看来,可能所有的人心身处都有深渊,在那深渊里都有海怪隐藏。海怪是否会浮出水面,袭击他人,很多时候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就像是我当年的班长,他心中的小海怪无非是在录像厅的墙上留下了一幅牛角刀刻的画。从此,那头海怪就转身潜入深渊。他考上了重点大学,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结了婚有了孩子,变成了那种在海面上享受阳光的人。现在,他大概又要去告诉自己的孩子,世界是怎样的一片汪洋,在这汪洋里游泳,应该如何去防御深海里可能潜伏着的海怪。


我不认为这是因为幸运,也不认为这是纯粹的随机结果。让海怪从深渊里浮出水面并不容易,那意味着另外一种人生,另外一种可能,以及另外一种结局。可是,更不容易的是做个平常人,过着平常的生活。这种生活不能够太简单,太轻易,因为压力不足够的话,海怪就有了充足的发育空间,时时都要浮出水面;它也不能太沉重,太过无望,因为如果压力过大的话,任何其他选项,任何其他可能,无论结局为何都值得一试。对于这种生活而言,成为海怪起码还有跃出水面,短暂成为自己的可能。


班长面对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容易,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最重要的,是每一件事情都带来了一点生活里的新改变,带来一点新的希望:成为班长,成为班级前五,考入重点大学,选上好专业,找到一份好工作,买套房,结个婚,生个孩子.....有了这些事情,他心里的那条深渊海怪大概没有足够多的养料,可以成长到能够浮出水面。就像是他的牛角刀上的血槽,永远也没有用武之地。如果他做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更无望,他的每一次努力都让自己陷入泥淖更深,也许命运此刻就是另外一种写法了。


不过本质上来说,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那头深渊海怪。8月10日,地勤人员理查德·罗素偷了一架飞机,从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起飞,想要去看鲸鱼和奥林匹斯山。消息在网上传播开来的时候,海面上密密麻麻都是探出水面的深渊海怪的头颅,仰天哀鸣着为他送行。


题图摄影:Stefan Schweihofer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往期回顾:

滴滴,下一份声明准备几时发?

人比松茸多

写作课:虎皮青椒

几乎中年

心慌慌

如何从大陆地区之外购买“孤儿药”

为什么你看不到我的公众号更新

2018年云南雨季的味道---油浸鸡枞来了!

当知识分子遇见相声大师

打开车窗

你要的陈坤黑长直来了

多张大图:《天盛长歌》今晚开播

和各位语文老师说几句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昨天的《滴滴,下一份声明准备几时发?》发布之后,新增和取关读者数目持平。建议你阅读一下留言,里面集中展示了几乎所有网络流行的不当类比样例, 也集中展示了几乎所有主流的网络阅读理解障碍症病例。


                  广而告之 点而看之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