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干货||怎样才能让剧本脱颖而出?与众不同的故事结构!

小说写作教室 2018-01-02

优质影视号推荐,请点击名称关注

↓↓↓↓↓↓↓↓↓↓↓↓

编剧之门  半镜写作学院  导演与制片    


怎样一年看8000-10000部电影?

职业电影人,编剧(小说家)怎样提升故事能力?




我们无论在讲故事,还是在写故事,首先要注意的是我先讲什么,后讲什么,那么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结构。


电视剧结构就两种,一种是多线并行整体收束,另外一种是阶段性单一动作;


但是电影的结构很多种,大多数人基本按照常规的传统结构来走,铺垫,危机,高潮,但是往往最能吸引人眼球的是剧本的独特性和唯一性,很少人用非传统结构,如果我们了解什么是非传统结构,那么我们的剧本就会成为“万花丛中一点红”,加大剧本成交率。


电视剧和电影都有传统结构,只是由于电影和电视剧在播出平台、制作方法、发行渠道、投入方式和预期达到的效果上是截然不同的,因而导致两者在传统结构上又有所区别。


电影需要拥有一个有力的情节故事,一组鲜活的人物形象,一个令人思考回味的命题,还需要讲究和强调出色的画面,特别是画面蒙太奇的处理。


电视剧的主要力量集中在剧情的长期延续的发展和推进上,人物多次命运的跌宕起伏及故事节奏的把握,以吸引观众往下一集收看的欲望。


电视剧结构相对电影而言比较简单,我们着重阐述一下电影的传统结构和非传统结构,电影的非传统结构包含套层结构、散点结构、对立结构、圆形结构、时空重组结构等各种样式的剧本层出不穷,电影的讲述故事有很多种,接下来,我们会对这些千姿百态的结构样式逐一给大家阐释。


传统结构—三幕式模式



三幕式把整个剧本切分成三个板块,各板块在剧本中所起到的作用各不相同,相互勾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剧本结构的整体。


首先是交代部分,交代也称为铺垫,这个部分通常是整个结构中的开始部分,用来交代人物性格、人物处境、人物关系,这个部分的作为是首先让观众了解人物,或者说这种了解往往是让观众认同人物,然后让所有的铺垫在这部分完成,为以后起冲突或者是危机提供契机。




相信大家都看过《俄狄浦斯王》,这个故事的主体是俄狄浦斯反复追查谁是杀父娶母、导致上天惩罚这个城市、瘟疫流行的凶手。这个反复追查的部分构成全剧的冲突或者说危机部分,而高潮部分就是追查到最后发现那个杀父娶母的凶手就是自己。这个剧本铺垫部分简单地以一个祭师的话一笔带过,交代出瘟疫到来,需要寻找导致瘟疫的凶手是谁。


其次是危机部分


危机阶段就是主人公与他完全目标之间的障碍的反复冲突,这个障碍往往是剧本中的大反派构成,这个大反派往往力量巨大,主人公费尽心机、历经千辛万苦能把他制服,当然障碍有时候并不是由敌对方或者坏人构成,也可以是自然灾害,地震、龙卷风等,也可以是和主人公观念完全相反的那个人(也可能是好人),主人公必须要有超人的毅力,甚至放弃很多东西才能最终克服障碍。


但是在障碍的反复较量中,一定要注意层次感,所谓的层次感就是反复冲突的阶段,这个冲突的阶段是一步比一步冲突大,一步比一步困难多,主人公压上台面的赌注也一步比一步更大。




比如电影《天下无贼》,主人公王薄和大反派(另一个小偷集团)之间的冲突就极好印证了冲突的层次是如何发展的。


第一层次:王薄和水平最低的四眼比试,四眼根本不是对手。

第二层次:王薄和小叶斗智(简单的斗力变成了斗智,斗争的手段和层次在上升,小叶的能力也远远不是四眼可以比)

第三层次:王薄和老二站在火车的车顶比胆(这个层次上升到如果谁输了就有生命危险)

第四层次:王薄和黎叔比谁能拿到钱(这个层次王薄输了就要变成黎叔的手下,听命于他)。


从上述的层次来看,上场的对手一个强于一个,输掉比试的赌注也一个大于一个,这就是危机或者冲突阶段的剧本搭建的不二法门。


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是,一定要设置特别强的对手,甚至比主人公的能力都强,最后主人公可能凭借意志力打败对方。


最后一个是高潮部分


当剧本人物经过强烈的冲突,主人公几次和对手对抗,最后进入最终阶段—高潮部分,高潮部分是观众一直孜孜以求的期待的部分,编剧一定要设计好这个部分。


这个部分是对抗双方拿出所有的力量,并且把所有的赌注一次性地统统压上台面,没有一方可以再来一次,最后殊死搏斗是高潮部分的特征。


非传统结构



戏中戏结构(套层结构)


戏中戏结构最大的特点是外层结构和内层结构的关系,实际上很多戏中戏电影,如果不研究其外层和内层的关系,只看情节发展线索,往往也符合传统结构。




比如电影《莎翁情史》,采取了明显戏中戏结构,电影梗概如下:


1593年的夏天,伦敦剧场界的闪亮新星威廉莎士比亚面临一个重大的危机,他失去写作灵感,那是伊丽莎白一世的时代,充满多姿多彩的娱乐和趣事,伟大的莎翁却江郎才尽,不管他用什么方法,不管剧场老板和债主给他多大的压力,他就是没有创作下一出戏的灵感和动力,这出戏叫做《罗密欧与朱丽叶》。


莎士比亚需要一名女神激发他的灵感,没想到现实生活竟然融入了他的创作,他爱上一个女孩儿,并将她代入他自己写的戏剧之中。


一位叫薇奥拉的小姐不顾当时女人不能粉墨登场的禁令,假扮成男人,前去剧场为莎士比亚试演,不过年轻的莎翁很快就发现她是女人,他们俩立刻坠入爱河,这时候莎翁的灵感如泉涌,将他们的爱情付诸文字,薇奥拉成为他生命中的朱丽叶,而他这个落罗密欧也找到了生存的意义。


可是莎翁的运气没那么好,虽然他下笔如神,可是他却面对薇奥拉必须嫁给魏瑟爵士的残酷事实。


在一场身份混淆、错综复杂的乌龙闹剧中,大吃干醋的丈夫和老婆的情人决斗,私订终身的情侣偷偷调情,而年轻的莎翁不但得为他的剧本想出完美的结局,也得为他自己的爱情找到快乐的结局。


整个影片的外层结构是莎士比亚和薇奥拉小姐相识、演剧、恋爱乃至被迫分手的过程,基本上符合传统的铺垫、危机、高潮的模式。但是本篇最大的特点就是外层结构和内层结构的关系,本篇的内层结构就是莎士比亚酝酿剧本《罗密欧与朱丽叶》乃至这个戏剧上演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莎士比亚外在的种种遭遇都改头换面地化为剧本情节(当然编剧的创作过程正好相反,所有的外层剧情都是根据《罗密欧与朱丽叶》推想的。


从《莎翁情史》的例子我们清楚地看到,戏中戏结构的电影相对于传统电影,外层结构和内层结构的关系成为了不同于传统结构电影的关键所在。


非传统结构—散点结构



散点结构往往出现在名人传记的影片中。这类影片在剧情结构上和其他所有的影片不同,它不采用传统的戏剧性结构讲述一个有头有尾、冲突节节上升的故事,而是把一个人物的一生或者一生中最光彩的段落拉开,展现在你面前。


所谓拉开就是在这个段落中选取最能反映人物性格,体现人物命运的若干个点,按照时间顺序连缀起来,就构成了整个影片的结构。这些点与点之间可以有铺垫有呼应,但是它们之间没有传统结构逻辑上的因果关系。



比如电影《巴顿将军》,典型美国片散点结构,我们看一下故事梗概:


1943年在北非,英美盟军遇到绰号叫“沙漠之孤”隆梅尔元帅率领的德军反击,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战斗,结果美军遭到惨败,陷入困境。为了扭转战场形势,重振美军力量,美国当局派乔治巴顿将军前往第二特种部队任司令官,有才华的布来特雷少将成为他的助手。


年逾五十的巴顿雄心勃勃,一上任就整顿军纪,命令伙房必须准时开饭,官兵服饰整齐,不准女人裸体画带进军营,还制订了极严格的训练计划。经过雷厉风行的整顿,巴顿部下的官兵们,一扫悲观畏战的情绪,成为一支纪律严明、斗志昂扬、骁勇善战的部队。


不久,巴顿率领第二特种部队与德军隆梅尔的军团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德军大败。巴顿部队乘胜追击,最后把残兵败将赶出了非洲战场。


巴顿又被派往第七军担任指挥官。他决定从西西里岛南部邓论进攻巴勒莫,让英俊的蒙哥马利将军攻取赛罗可斯,以牵制该地的敌军。但计划遭到蒙哥马利的反对。于是英美联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处于对双方面子的维护,其中包括照顾蒙哥马利的情绪,就采纳了英方的作战计划,巴顿气愤异常,他不愿做英军部队的配角,但作为军人,他不得不服从命令。


1943年7月,英美联军分别在西西里岛南部和东部登陆。但由于德军防御主力的顽强抵抗,蒙哥马利部队无力攻破敌军防线,最高指挥部就命令巴顿管辖的第二特种部队让公路给英军前进。


然而特种部队是德军猛烈炮火下让路,伤亡很大,指挥部又命令停止前进,而巴顿还是全速行进,赶在蒙哥马利部队前面,攻克了敌军防线,后来巴顿在记者招待会上兴奋不已。


巴顿部队继续攻克墨西拿,但由于德军炮火猛烈反击,也由于巴顿一意孤行的作战方案,部队推进迟缓,伤亡惨重。巴顿不得不亲自往前方侦查。在视察随军医院时,他动手打了一个已被战争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士兵,引起震惊,但士兵们还是服从命令,以惨重的代价攻占了最后一个德军据点墨西拿。


巴顿赢得了“血胆将军”美誉,由于他粗暴殴打士兵,引起各方不满,在艾森豪威尔严令下,巴顿无奈地向各方公开道歉。可他的检讨仍然得不到别人的谅解,他被解除了军职。


在诺曼底登陆战役中,巴顿又被艾森豪威尔起用,但在这次战役中,巴顿只起声东击西的配角作用,他委屈、苦恼、愤恨。他利用开会之机,就把气出在了俄国人身上。


不久,巴顿被任命为第三军军长。1944年6月6日,诺曼底战役打响。


巴顿在阿登战役中,解除了巴丝托尼一地之围。正当他眼看就要取得个人和军事上的完全胜利之时,他的行动却受到了艾森豪威尔的约束。原来艾森豪威尔出于政治上的压力,已决定优先照顾蒙哥马利的北方战线,并让俄国人进军占领布拉格,虽然巴顿已经深入到捷克斯洛伐克境内了。


战争末期巴顿因作战有功,胸前挂满勋章,还被任命为巴伐利亚军事司令,德国投降后,在美、苏军队庆祝胜利的宴会上,巴顿竟然冷漠、仇视俄国人,并宣称希望和俄国人打仗,因为他认为美国人绝不能向俄国人示弱了!


艾森豪威尔大为恼火,巴顿再次被撤了军职,从此结束了他的战争生涯。然而当巴顿离别他手下的同行时,他为这一不公正的决定感到愤愤不平。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巴顿将军》这部电影大致上包括以下几个段落:


整顿军纪,打败隆梅尔

攻击西西里和蒙哥马利争风吃醋

殴打士兵被解职,痛苦与难过

解围巴斯托尼

战后风波


这个就是好莱坞人物传记片的特征,只要是这个人物的相关故事,都可以选取出来,像珍珠一样地串联起来,而不必要顾忌传统剧作里那种因果逻辑关系,同样结构的影片我们还可以举出电影《甘地传》、《飞行家》、《一往无前》等,无一例外都是好莱坞人物传记片。


由于篇章有限,非传统结构之对立结构、圆形结构、时空重组结构等,只能下一次的公众帐号给大家呈现了。


从剧本基地投稿情况来看,用最传统的三幕式架构故事的人居多,如果我们多了解一些其他的非传统结构,能够应用在我们的剧本当中,或许会让制片人眼前一亮。


无论是院线电影,还是数字电影,大多数编剧采用的都是传统结构,很少有人用非传统结构来写剧本,当三幕剧结构发展到巅峰的时候,一些电影艺术家开始突破原有的传统,找寻新颖的电影结构方式,主要是在传统结构上做一些调整和尝试,特别是有意突破了传统结构里的线性时空关系和线性逻辑结构。


非传统结构包含戏中戏结构(套层结构),散点结构(传记片结构),对立结构、圆形结构、时空重组结构,我们在上一次公众号写到了非传统结构的戏中戏结构(套层结构)和散点结构(传记片结构),这一次我们着重叙述对立结构、圆形结构、时空重组结构。


非传统结构—对立结构



现代电影中出现了一类最有意思的电影剧本的结构,这类电影的线索结构一般是多线索的,但是线索与线索之间的呈现出互相排斥、相互对立的特性,这是过去的电影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比如德国电影《罗拉快跑》,就是这一类新兴的电影结构的典型代表。


德国柏林,黑社会喽啰曼尼打电话给自己的女友罗拉,曼妮告诉罗拉,自己丢了10万马克,20分钟后如果不归还10万马克,他将被黑社会老大处死。


为了得到10万马克和营救曼妮,罗拉在20分钟之内拼命地奔跑。同时,曼妮在电话亭中不断地打电话到处借钱。


电影表现了罗拉快跑、罗拉找钱营救曼妮的三个过程和三种结果。

第一次奔跑:罗拉没借到钱,罗拉和曼妮抢超市,罗拉被警方击毙。

第二次奔跑:罗拉在银行抢到钱。曼妮被急救车撞死。

第三次奔跑:罗拉在赌场赢钱,曼妮找回丢失的钱。罗拉曼妮成为富人。


罗拉每次的奔跑,人物的需求简单而明确,就是为了找到10万马克营救自己的男友。每一条线索的剧情都处理得跌宕起伏,出人意料,像足了好莱坞的电影的逆转、最后一分钟的营救等常用技巧。


然后当第一次奔跑结束,罗拉因为抢劫超市被警方击毙之后,惊心动魄的非传统的结构形式扑面而来。导演只用了一个画面在红色中隐去,接下来的一个段落从罗拉往外奔跑去救曼妮的剧重新开始,在这个段落当中,所有的故事人物需求目标都和前个段落一模一样,但剧情完全重新展开,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罗拉的奔跑比上一次快了几秒钟,于是之后的情节完全不一样了,故事的结局也完全不一样,是曼妮被急救车撞死。


第二次线索结束以后相同的重复又再来一次,这次的结果是罗拉和曼妮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三条线索勾勒了相同的人生相同的境遇,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发生的三段完全不同的故事。


这三条线索像现代的游戏一样,每次game over以后可以重来,直至游戏的主人公可以完成游戏的目标。


在这部作品中,线索与线索之间呈现了罕见的相互排斥、相互抵消、有你没我的状态。


从本质上说,这三条线索在时空关系上是相互排斥的。传统的电影剧本结构的时空关系是唯一的、线性的,而这类电影的时空关系是多线的、非线性的,可以反复重来的。这是对传统电影结构的一种有益的突破和尝试。


像电影《机遇之歌》也采取这样的结构模式。


非传统结构—圆形结构



圆形结构的电影最大特点是电影的开端和结尾是重合的,正好形成一个封闭的回路。




1994年,导演米尔科曼彻夫斯基的电影《暴雨将至》,就是这一结构的电影最好的例证。《暴雨将至》这部电影分成三个部分,并且每个部分分别有一个标题。


Words:马其顿某东正教修道院里年轻的修士基卢许了哑愿。某天,一个阿尔巴尼亚穆斯林女孩儿莎美娜因被怀疑杀了邻村东正教教徒逃亡到这个修道院,藏匿于基卢屋内。虽然基卢不能说话,他们也不懂彼此语言,但两个人渐生情愫。被主教发现后,两人被逐出修道院。基卢想带莎美娜去投靠在伦敦做摄影师的叔叔。莎美娜的家人追来,他们不能容忍穆斯林和东正教徒相爱,杀了莎美娜。


Faces:伦敦某新闻图片社马其顿籍摄影师亚历山大刚获得普利策奖,他由战火纷飞的前南地区回到伦敦,准备和图片社的同事、有夫之妇安妮结婚。安妮既爱着亚历山大,也放不下丈夫尼克,两难境地中,尼克在一次餐馆枪战中丧生,亚历山大也回到了马其顿。


Pictures:亚历山大告别恋人安妮,独自回到阔别16年的家乡。家乡的人依旧热情洋溢,但家乡笼罩在内战的阴影中,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人之间的矛盾暂时平静,但随时都会爆发。亚历山大试图阻止日益激发的矛盾。但因为莎美娜的错误,一场学都在所难免。


亚历山大不愿看到战斗的杀戮,救出莎美娜后被疯狂的本族人打死,亚历山大走后,安妮准备离开丈夫尼克随亚历山大而去,但就在他们约会的餐馆尼克被乱枪打死。安妮赶到马其顿,看到的只是为亚历山大举行的葬礼。最后在参加亚历山大的葬礼过程中,安妮看到莎美娜逃往一个东正教修道院。


当全片将结束,莎美娜逃亡一个东正修道院,影片这时把一开头基卢修士和主教说话的镜头原封不动地又回放了一遍,观众至此恍然大悟:原来整部影片独立的三个部分其实是一个相扣的循环,完成了一个圆形的结构,从起点回到起点。


整个电影的结构看似完整和严谨,似乎每一个剧情发展过程都是前一个剧情合理的推延,然而本质上这种圆形结构是一种非传统的结构方法,它是非线性的叙事,没有连贯的线性的时空顺序。


《暴雨将至》这部影片外表上看,正好是个封闭的循环结构,其实剧情当中有很多故意设定的漏洞。根据影片当中的某些情节,这个循环是不可能成立的。比如在莎美娜逃亡修道院时,亚历山大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出现在Faces和Picures这两个故事中了。这个时空错乱的循环既印证了片中多次出现的一句话—“圆圈不是一个圆”,也让整部影片原本看似很沉闷的影片,徒然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不管这部影片想要表达的主题是什么,这部电影的结构确实开创了一个有趣的结构模式,圆形的电影结构模式,值得我们去研究和思考。


非传统结构—时空重组结构



现代电影中,又出现了一种全新的剧本结构模式,这种结构模式的特点是把一个故事或者多哥故事的内容打散,按照导演的意图重新编排,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个故事的时空被打散后重新组合的形式。


这种颠三倒四的把多个故事糅杂在一起讲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导演昆汀的电影。在所有昆丁的叙事特点中,最鲜明也是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在叙事时采用时空倒装与交叉的手段。


就像有人在看了他的《杀死比尔》后说的那样,“他还是喜欢打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他还是喜欢颠三倒四地讲故事,他还是一个风趣善于编织的好裁缝。”在这里所谓的颠三倒四绝非说他的叙事凌乱,而是指他喜欢把原本线性的时空打散,进行有目的的倒转和交叉的拼凑。


在昆汀执导的第一部影片《水库狗》中,这样的手段已经初露端倪,在其中的一个段落中,“昆汀把故事、叙述者、空间、视点都混乱掉,制造了一个复杂而令人眼花缭乱的叙事段落。”


这个段落空间当中有人在讲故事,而故事中有人还在讲故事,三个空间(即现空间、故事空间、故事中的故事空间)交织在一起,原本讲故事的人甚至又出现在故事中的故事的空间中。


这是一个把空间和时间大胆地交叉倒转然后拼贴的典型例证,但是在这个阶段昆汀只是尝试这样做,他没有充足的理由在影片中突然地加入这样一段时空混乱的场面,除了他自己觉得这样好玩以外,如果强行分析这段时空颠倒的段落,把时空理顺,会不会损失什么含义?恐怕这种含义是找不到的。这个段落只是一个有趣的倒叙,交代了人物的一些前史而已。


然而在《水库狗》中小试牛刀以后,昆汀的成名大作《低俗小说》把时空的交叉转换的手段用得恰到好处,以至于《低俗小说》成为了非线性叙事的经典作品被载入电影史册。




《低俗小说》大致脉络如下:


序:两个人在一个饭馆准备打劫。

第一个章节:两个杀手去为老大拿回一个箱子,箱子里放满黄金,顺便把想要侵吞箱子的几个人干掉。


第二个章节:其中一个杀手回来把箱子交给老大,老大正在和一个拳击手谈论操纵比赛的事。老大让杀手配自己的情妇,杀手战战兢兢地完成使命。


第三个章节:拳击手没有听从老大的话,没有操纵比赛,然后逃亡。在逃亡过程中,他为了拿回自己祖传的一只金表回到了家里,打死了正在上厕所的杀手。他出来后在街上遇到老大,两人追杀中却都落入变态老板和警察的手中,差点遭到鸡奸,拳击手救了老大,两人既往不咎。


情节一直发展到这里,故事的线索和脉络是很清晰的,前后次序没有颠倒。然而下面的故事就彻底被昆汀搞了个乾坤大挪移。


第四个章节:时间竟然回到两个杀手去杀人的场面上,原来有人躲在厕所里,他出来向一个杀手连开几枪没中,乃至使得他认为自己不死是神迹,于是决心离开黑道。两人带着卧底的小老弟离开,在车上枪走火打死了卧底,两人只好到朋友吉文家里去,吉文老婆很快就要回来,他们没有办法,只好请来狼先生处理现场,狼先生轻松搞定。


第五个章节:两个杀手在饭馆吃饭碰上了打劫,教训两人一顿离开。


这部影片时空上的倒转是从第四节开始,以至于一开始观众无法接受非线性叙事模式,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在第三章里,杀手不是已经被击毙了吗?为什么在电影以后的故事中又出现了,而这样的情况在以前的线性叙事中只有出现在回忆当中,可是这部影片则从来没有给提供第四章节是回忆的任何暗示。


这样的结构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这是一种结构性的悬念,对观众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比如在第一个段落中,观众对发生的事全然不知,他们只是开始认识剧中人,人物比观众掌握的信息要多得多。


到了第二个段落,观众仍没有抓住要点,只是对人物的了解更深一步,掌握的信息逐渐增多,但仍然赶不上人物。


第三个段落时,观众开始抓住要领了,掌握的信息与人物扯平。


然后到了最后一个段落,观众已经比人物知道的还多,已领先于人物。


在这里,戏剧效果的张力并不是产生与观众猜测“结局如何”时,而是产生与观众发出“怎么回事”的疑问的时候。


在这种情况下,《低俗小说》的结构性悬念与对类型故事的反类型讲述使观众的神经受到了新的刺激。观众为这种奇特的叙事结构着迷,被类型人物的反常行为逗乐,电影让人们明白了原来电影也可以这么拍。


在有了这次成功的创作经验以后,昆汀在他的《杀死比尔》中又巧妙地用了打碎时空,重新组合的非线性叙事模式。


《杀死比尔1》开头虽然是杀手“黑响尾蛇”的段落,但是从他在名单划掉的顺序看,“黑响尾蛇”名列第二,第一的石井阿莲已经死了,可是影片的后半段才是新娘如何杀死石井阿莲的故事。这样的蛛丝马迹细心的观众还可以从新娘杀死“黑响尾蛇”所开的汽车上看出来,因为这辆汽车是在杀死石井阿莲后得到的。


这样的蛛丝马迹展现时空真实的顺序,使得每一个看出痕迹的观众有一种超乎观影的体验,使得创作者的想象和观众的趣味经过有刺激的互动观赏活动完成影片的接受过程。创作者和观众对类型和电影艺术的形态的心理熟知和智慧上的努力结合达成共识。


实际上这种把故事线索交叉倒转,时空重新组合的电影剧本结构,直到现在也确实只有美国导演昆汀可以婉转,除了他所拍的影片以外,我们还很难举出他的电影佐证这种特殊的电影结构模式。


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了解非传统结构,因为制片人审看的剧本都是线性剧本,如果我们的剧本采用非线性结构,而且采用的非常到位,那么绝对会让制片人眼前一亮。

来源丨剧本基地  根据《影视剧创作》一书有关内容改编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