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哲学||我想写什么?我能写什么?我要在哪写?

小说写作教室 2018-01-02


一个行业的未来是否光明,是否有持续发展的动力,青年人才是关键,影视行业自然也不例外。年轻人有冲劲儿、有饱满的热情、有能接纳新鲜事物的包容与好奇心,然而,年轻人缺乏经验、技术不成熟,甚至容易迷茫、找不到未来的路。


腾讯NEXTIDEA青年编剧大赛为编剧新人指路,这里不仅为优秀的青年编剧和作品提供奖励,更有业界前辈分享经验、传授“秘诀”。“我想写什么?我能写什么?我要在哪写?”这些困扰青年编剧的问题,听听前辈们怎么说。


NEXT IDEA青年编剧大赛TOP20获奖选手与《无证之罪》《哀乐女子乐团》导师合影

 

我想写什么?

围绕喜好建立类型领域

 

我想写什么?这是个看似“不成问题的问题”,然而找不到合适的题材、合适的切入点,无法形成吸引人的故事等等,着实让很多青年编剧头疼。找自己最有共鸣的点,围绕喜好建立类型领域,在特定类型中深耕细作,将一技之长发挥到极致并持之以恒是行业前辈为青年编剧提出的良方。


 “要从你的创作欲望和创作共鸣感出发,先写自己有感觉或者有共鸣的故事。”《悟空传》编剧黄海说,“技术需要在实践中磨练,但是创意是可以靠思考想出来的,你的故事和命题有多深刻、多独特、多吸引人,这是入行第一步就可以分出高下的。”


而寻找自己最有共鸣的点,前提是要深入并广泛地拥抱这个世界。“我们的国家正在经历巨大的变革、发展,我们必须正视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事情,这里面有大量的题材可以去感受、挖掘。”编剧、陕西科技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教师张珂说,现在,手机可以看视频,手表可以打电话,这在5年前是难以想象的,很多生活中的变化展开去,都可能形成一个吸引人的故事。


抓住故事的生发点,仅仅是第一步,《绣春刀》编剧陈舒认为,编剧的生活阅历、知识积累对创作来说非常重要。“你写的剧本越多,就越能发现自己储备的匮乏,发现自己写作时是多么简单粗暴。”陈舒说,“创作之前,资料的调研、搜集、采访需要下苦功夫、笨功夫,哪怕是幻想题材,也仍需要编剧对相关的现实世界做深刻了解。”


每个人的兴趣点不同,知识积累与体验的方向也必然随之不同。随着积累逐渐加深,就可以基于喜好发展出自己擅长的某种类型来。“找到了某个自己喜爱、擅长的领域,就要在这个领域中持之以恒地探索、积累。”《李献计历险记》编剧张小北说,他自己喜欢科幻题材,国内出版的科幻小说,他几乎全部读过,每年的阅片量大约有80部。“所有关于科幻类型的故事、创意,包括剧本、电影,国外国内科幻创作最新动态我全部了解掌握,这样我再投入创作才不会闭门造车。”张小北说。


(从左往右依次为)黄海、张小北、陈舒、张珂、冯元良

 

我能写什么?

考虑观众、市场量体裁衣

 

从“我想写什么”到“我能写什么”,这中间存在着创意怎样落地,作品怎样对接市场等问题。好的创作需要权衡编剧个人兴趣、能力与观众期待、市场需要等重重关系,根据实际情况量体裁衣、求得平衡。是否足够独特?现有能力可否胜任?平衡的过程中,最好的选择自然就产生了。


编剧的个人兴趣、积累、才华是一部作品成功的基础,但影视作品终究是要给观众看的,所以张小北也提醒青年编剧,“自嗨”不是好创作,编剧所写的东西不能是绝对的私人经验,它必须能够与更多的人产生共鸣。


网剧《无证之罪》总制片人何俊逸说:“我们要在影视行业中生存,不单纯要考虑我们想做什么,还要从市场、观众的角度考虑应该做什么,以及我们的能力可不可以胜任。”何俊逸说,选择做《无证之罪》并非因为眼光独到、完全预判了市场,而是基于立项的彼时彼地,可以做出的最好选择。


网剧《无证之罪》共12集,在网剧中属于短小精悍的类型,短篇幅对形成用户黏性、吸引广告等并不有利,而《无证之罪》却成了网剧中的爆款,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主创考虑现有的资源、能力量体裁衣,做出了最佳配置和选择。“12集540分钟的体量可行性最大,制片控制上容易驾驭,我之前学习的电影制作的思维、工艺也能够用得上。再加长的话,剧作上就有可能出问题,有可能要注水。”《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说,“平台方也给了我们空间去尝试这种新的短剧集、高品质的网剧形态。”


如果说《无证之罪》是剧集形态上的尝试,那么网络大电影《哀乐女子天团》则在题材上找到了创新点,找到了一个独特的故事生发点和一群独特的主人公——即聚焦殡葬、哭丧、唱丧,并充分考虑了题材、故事与市场、观众的融合。《哀乐女子天团》导演刘博文说:“殡葬乐队是比较概念化的东西,我们希望观众能够感受到荒诞、离奇的故事之外,情感是真实的、是所有人共通的。”考虑到观众的观影体验,主创团队用荒诞喜剧驾驭死亡主题,用音乐、青春碰撞死亡,导演风格上借鉴日系,使观众看起来不会太压抑、太沉重。


(从左往右依次为)刘博文、何俊逸、齐康、于泳洋、朱晓艳

 

我要在哪写?

网剧、网大给年轻人提供机会

 

如今,网剧、网络大电影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人们对它们的认识不断加深,它们在影视行业的地位和作用也进一步发挥出来 —— 媒介变革带来更多机会,网剧、网络大电影便于新人“试水”,为年轻人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为行业储备新力量。只要用心表达,在哪儿写都是你的舞台。


 “谈到网剧或网络大电影,我更愿意把他理解为媒介,从媒介的角度理解内容。”齐康解释道,网剧或网络大电影的剧集与电视剧、电影区别不大,只是形态差异,不过,人们在网络上消费内容时,视听习惯不同以往,更要求短平快,媒介的变革与进步让网剧、网络大电影显得更新,机会更多,题材更多样化。


而作为一个相对新兴的行业,网剧、网络大电影必然要经历野蛮发展的阶段。《哀乐女子天团》制片人朱晓艳相信,网剧、网络大电影将来会向着精品化、精细化的方向发展,更加垂直、细分市场。


在网剧、网络大电影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大量机会向年轻人抛出橄榄枝。何俊逸说:“网剧、网络大电影的体量、制作水平,完全可以支持一个完整的内容表达,同时成本又不是太高,因此,它们是一种试水,降低了影视行业的门槛,给年轻人更多展示才华的机会。”


2017年NI编剧启动海报

以8位往届参与的年轻人作为主角

 

我想写什么?我能写什么?我要在哪写?这3个问题带着一点哲学家终极思考的味道,却与每一位编剧的日常创作息息相关。 NEXTIDEA青年编剧大赛聚集行业智慧力量,为青年从业者破题解惑。正如陈舒所说,腾讯为初入行业找不到方向的青年编剧,提供了极佳的机会和平台。


NEXT IDEA青年创新大赛由共青团中央指导、腾讯集团主办,发起于2012年,旨在选拔和孵化科技、艺术领域的青年创新人才。2015年,腾讯影业正式成立,针对影视人才选拔的NEXT IDEA青年编剧大赛应运而生。第三届NI青年编剧大赛面向17-35岁的青年创作者征集长篇剧本作品,6月6日开启征稿、8月31日截止征稿,共收到811篇长篇剧本作品,通过9月初筛、10月复审、11月终审,最终有90件作品入围。


青年编剧,带着你的才华和困惑,来这里。


E / N / D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