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经验||如果早知道这些,你的剧本就不会死

小说写作教室 2018-01-01

“你们猜,我从看‘少年派’原著,到决定把它改编成电影花了多少时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编剧大卫·马戈自问自答,“整整10年!”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剧照


电影制作正在被资本和数据应用加速,许多原本需要两三年才能成行的电影项目,如今两三年都能出续集和续集的续集了。面对越来越快的产业,在外界看来很商业的好莱坞编剧却表示,剧本作为影片的文学底本,创作的时候不妨慢一点,多想想故事,别总想着票房。今天剧本经纪人就将好莱坞几位顶尖编剧各自的心得体会,整理在这里,希望各位编剧朋友能取得共鸣。

 

只需要专心讲好一个故事



少年派的编剧大卫·马戈第一次看读到《少年派》这本书时,他还在《寻找梦幻岛》的片场。可当马戈翻开小说时,却为开篇略显说教的言辞几欲放弃。没想到,第二部分的故事一下就转入奇幻文风,而第三部分隐含的惊人逆转更让他不忍释卷。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剧照


以一个编剧的眼光,马戈认为《少年派》是无法成为电影的,它并非强叙述性的传统故事,而且还是个存在断裂的文本,有些地方晦涩乏味,另一些则出离想象。“大概有10年,就在我快要忘记《少年派》时,我遇上李安。”李安给他的要求是只留一条主线。按此要求,马戈在原著上做起减法。他把本子交给李安,李安说:“好的!现在我能开始做加法了。”

 

好结尾往往只有几分钟


   

《阳光小美女》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时,外界的美誉多数集中在“小制作大效应”或者“小家庭大社会”等。但在编剧阿恩特看来,为自己赢得小金人的多半是影片最后的几分钟。


《阳光小美女》剧照


他把电影的结尾简单分为好坏两种:坏的结尾也许从内容来看不错,但从叙事技巧上来讲一定是平淡无奇的。相反,好的结局可以让观众坐立难安100多分钟,直到最后2分钟才揭开谜底。

 

影片尾声,观众以为这么一个麻烦不断又缺乏关爱的问题家庭,因小女儿的选美之旅而凝聚到了一起。“按惯性思维会是小女儿以清新脱俗的表演风格在一群矫揉造作的演绎里脱颖而出,但谁能想到她大跳爷爷教的艳舞?”

 

好编剧要会写还得会说



《惊天魔盗团》的编剧爱德华·里科认为:“好编剧要会写,还得会说。”


《惊天魔盗团》剧照


里科第一次向制片公司推销《惊天魔盗团》的概念时,很多公司看不到剧本的潜力。里科意识到,故事并没错,错的是自己的推销手段。里科称,他的剧本处女作是一个恐怖片,“因为我被《驱魔人》吓到了,都不敢关灯睡觉。所以我边写自己的剧本,边向朋友们描述我的心理恐惧。”也许是他的叙述太过绘声绘色,很快就招来投资人兴趣。


别纠结剧本被改的面目全非


 

很多编剧都讨厌自己的剧本被导演改的面目全非,然而《银河护卫队》的编剧,尼科尔·帕尔曼却认为:“电影已进入工业时代,每一环节都有对应工种。编剧、导演、演员,任何一环都可能因个人差异产生再度创作的问题。”在帕尔曼看来,相比电视剧中编剧与导演的相对地位平衡,电影制作中导演对编剧占到了压倒性的优势,“


《银河护卫队》剧照


你想完好地保存剧本,除非你自己当导演,这是工业规律,必须认清。”就像她为《银河护卫队》撰写了剧本大纲,但漫威在找到《黑名单》编剧克里斯·麦克伊后,不惜把她的原稿推翻重写。“这是个接力过程,每一棒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并且信任下一棒。”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