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对学生如此“大方”的中国大学,与一流的本科教育已经渐行渐远

熊丙奇 欧拉数学荟 2018-09-14
荟思

荟长在高校工作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清考”的说法。仔细看看,原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其实只是我们通常说的“毕业补考”。在荟长的记忆中,“毕业补考”以及放宽对学生补考要求的一些相关做法,应该只是最近十年的事。

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问题是“清考”制度的起源。教育部把就业数据纳入高校考核指标,其初衷是倒逼高校狠抓本科教学质量。然而,只有学生能力强才能找到好工作,这个看起来无比正确的逻辑,竟然像玻璃一样被轻易地打碎了。而高校们使的手段也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都是市井层次的伎俩。

在崭新的21世纪,中国大学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而且跟老百姓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这似乎应该是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好事儿。可是,当天上的馅饼太多,似乎人人都有机会被砸中时,砸下来的也许就不是馅饼了,至少不是大家原本想要的馅饼。



所谓“清考”,是针对考试不及格、补考也不及格的学生在毕业时提供一到两次考试的机会。而回答取消“清考”制度能否提高大学本科教学质量这一问题,需要分析“清考”制度产生的根源,如果根源性问题依旧存在,那取消就可能只是治标而非治本。

在笔者看来,我国大学之所有有“清考”制度,主要原因是大学尽可能让学生“顺利毕业”,而大学为什么要让学生“顺利毕业”,对民办高校来说,主要考量是为了不流失生源,减少学费收入,而对于公办高校来说,主要考量就是提高毕业初次就业率,因为毕业生初次就业率是当前评价本科教育的重要指标之一(当然民办学校也有这一考量)。

所以,“清考”制度,其实很大程度是为提高就业率服务的,而用就业率来评价我国高校的本科教育,非但没有起到提高质量的效果,反而导致本科教育质量下降。因此,比取消“清考”制度更重要、更迫切的是取消统计发布高校毕业生初次就业率,不再以就业率高低来评价大学本科教育,要建立重视本科教育过程的新的评价体系。

统计发布高校毕业生初次就业率的出发点,是促进大学重视学生就业工作,以此倒逼学校重视本科教育质量,以高人才培养质量,获得高就业率。

然而,“倒逼”在现实中没有发生,我国一些高校采取的反而是牺牲教育质量,来提高就业率的做法。

比如,为提高就业率,很多高校把大四这一年变为就业年,让学生去跑人才市场,进行就业实习,安排的课程的课程很少,且对学生开绿灯;虽然很多高校还要求学生完成毕业论文(设计),但是,在就业实习与做毕业论文(设计)冲突的情况下,学校对学生的毕业论文(设计)要求并不严,不少学生是临时抱佛脚炮制毕业论文,搞毕业设计。这实质导致大学本科四年缩水为三年。

还比如,为了提高就业率,有的大学还主动“放水”,包括开设“水课”给学生送学分;降低考试难度,给学生高分,以让学生的成绩单好看;设立“清考”制度送考试不及格、补考也不及格的学生毕业。

媒体曾报道,有高校教师对学生严格要求,给分很低,学校领导非但不表扬教师严格要求,反而要求教师提高学生分数,不要因低分影响学生未来的考研与就业。

另外,有的地方本科院校,以组织学生考研,作为提高就业率的出路,针对考研的学生,学校也不严格要求,对于非考研内容,很多学校都是低要求,以让学生能全力用到考研科目的学习上。可以说,几乎所有非考研科目的课程,都属于放水课。即便这些学生取得很高的考研成绩,但他们接受的本科教育也是不完整的,有的学生甚至在大学里连实验都没有做过。

其实,大学本科教育质量低,已经影响到大学毕业生就业,抓就业应该回到提高质量促就业的正常逻辑上来,但是,还是有很多高校,只盯着如何提高就业率数据做文章,甚至不惜弄虚作假编造数据。

因为抓教学质量,需要有对本科教育更大的人力与财力投入,这需要重视本科教学过程,但我国对学校办学的考核、评价,并不重视过程,而只关注就业率结果。

这势必影响学校不重视教育的过程。这次教育部发布的通知,提到提高本科教育质量,要加强学生学习过程考核,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对大学办学的考核来说,同样需要加强过程管理。

美国高校,包括社区学院和职业学院,都具有得到社会认可的教育质量,是因为办学采取宽进严出的培养方式。

在严出方面,就是通过对大学教育的过程进行评价来实现,《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针对美国国内高校的排行指标,有新生录取率(有多少学生申请,录取多少,反映招生过程与质量),新生留校率(有多少学生愿意继续留在学校读书,而不是转学,反映学校教学得到学生的认可),教育资源利用率(有多少班级是20人以下的小班教学等,反映学生获得教育资源情况),毕业率(学生按照培养质量要求完成学业毕业的比例,比如有的名校6年毕业率只有70%),校友捐赠率(毕业校友捐赠学校的比例,反映毕业校友从母校获得的教育质量,以及他们对母校教育的回报)。

我国由高校自己统计,上报教育部门审核发布的就业率,难以真正反映本科教育质量,统计发布初次就业率这一做法应该取消。事实上,就是就业率,毕业时的就业率,与毕业半年、一年、三到五年的就业率也不同,为何要急切的关注毕业时的初次就业率呢?

我国在考核、评价教师时,主要的考核指标是学术研究方面的指标,包括发表论文、申请课题、经费、专利,有关教育教学的指标,基本上就是教学工作量的要求,这同样不重视教育过程的投入和效果,因此,教师不可能花大量时间投入教学,完成工作量即可,而会把更多时间用到搞学术研究上,这也导致了大学“水课”的出现。

这一考核评价体系不变,即便教育部要求教授给本科生上课,教授也不会认真对待本科教学;即便要求教师要重视对学生学习过程的管理,但教师的要求也不严。

因此,要提高本科教育质量,需要我国教育系统与全社会对何为好大学有清醒的认识,不能只用一些表象且功利的指标来评价大学,而要关注大学教育的过程与内涵,并建立与之对应的评价体系,引导大学把办好一流本科教育,培养一流人才作为办学最根本的追求


相 关 文 章

章开沅 | 中国高校的“大跃进”式堕落

秦春华 | 本科教育才是大学的核心使命

白宇极 | 真正的教育一定不会固步自封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