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兄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8-09-15

音乐资源加载中...

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写道:


@利趣拿铁哇哈哈:

看见朋友圈有人转发和菜头的那篇关于写猫的文章,让我想写写我妈家的猫。 我妈家的猫我可能只见过照片,警长猫,目光炯炯,逮鸟,逮耗子,是一只完完全全的野猫。被我姥姥用食物逗回家之后开始了半家庭的生活。在家偷鱼,回家睡觉,但也会跃上枝头一连几日不见踪影,我爸甚至都见过那只猫,说它“贼得很”。过了没多久,它生了个闺女,叫“小尾巴”。小尾巴完全没有它妈的半分灵气,在家吃在家睡,一副乖乖家猫的傻样。到小尾巴自己生了孩子,还要二黑帮着带,而二黑又生孩子后,这没出息的小尾巴竟然还拱到它妈肚皮下偷吃奶!真是一条小赖猫了。


我不认识这位利趣拿铁哇哈哈,但我喜欢这段话。或者说,我很喜欢里面这只猫。有心想请她扩展开来写篇长文。反复再看文字,又觉得怕是不大可能。而且,就算是她自己,也未必意识到自己这段文字何以打动我。所以,还是我来吧:


《黑猫兄》


黑猫兄是只母猫,黑猫兄是个尊称。


黑猫兄究竟算不算家猫,我到现在都没想清楚。在我父母家那么多年下来,她依然野性难驯,依然不时失踪,也许应该算作是一只旅猫。姥姥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全然是一只野猫。那天瓢泼大雨,她突然出现,事先毫无征兆。姥姥出门,看见她站在前院,一只黑猫,通身漆黑,只有半截尾巴,就那么站在雨地里,和姥姥对视。雨水顺着毛发成缕流下来,显得身材非常瘦小。她停在那里,不肯前进半步,但也不走。姥姥就问她:“你有事?”她扬起脸来“喵”了一声,目光炯炯,胡须上还挂着雨滴。


姥姥后来说,本来野猫进宅不是什么好兆头,但当时她看起来实在是可怜。于是,她转身进屋弄点剩饭菜,端出来放在地上。黑猫眼神微闪,但是身形依然不动。姥姥试着前进一步,黑猫立即后退一步。姥姥又退回一步,黑猫也跟进一步。就这样,姥姥一路后退,黑猫一路前进到碗边。她没有立即开始吃,还是盯着姥姥看。姥姥只好退到一边坐下,这下她才开始放心进食。吃几口抬眼看一眼姥姥,然后又低头继续吃,间隔时间渐渐越来越长,身下水渍也越来越大。


就这样,黑猫兄开始正式旅居生活。


什么是旅居生活?就是同在一片屋檐下。什么叫同在一片屋檐下?就是除姥姥之外,没有任何人能近身。哪怕是我自己,也只在照片里见过她---家里只要有生人,黑猫兄就会彻底失踪。什么时候生人离开,什么时候她重又出现。摸摸猫头?想都别想。挂个铃铛?梦都别梦。基本上,一家民宿房东可以对客人做什么,我家就可以对黑猫兄做什么。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黑猫兄不需要猫砂,也不需要猫架,对于她而言,院墙外面全都是。甚至都不太需要喂她,她自己会带着猎物回来。有时候是鸟,有时候是老鼠,像是个黑衣杀手。或者说是个飞贼,因为有时候她还会带回来鱼,开过膛,刮过鳞,有些还腌制过。


黑猫兄习惯性失踪,经常几天不见猫踪。家人对此早已见惯不怪,妈妈一度担心她会带跳蚤回来,但姥姥说她比人还干净,一身黑总是毛光水滑,只是偶尔身上带伤,不知道出去和什么东西打架。爸爸说那是因为她是野猫,身上杀气太重,任何活物都受不住,跳蚤也是一样。妈妈说那她一定是在外面什么地方洗澡,每次都是洗完澡才回来。搞不好还有另外一家人,她整天两边跑,这边吃饭,那边洗澡。爸爸有点不高兴,说那分明就是一只野猫。妈妈反问:那她当初为什么要来咱们家要饭?


“她怀着崽”,姥姥一句话结束争论。


不久黑猫兄生产,只有一只杂色小母猫活下来,姥姥给她起名“小尾巴”。之前我们不知道黑猫兄在院墙外过着怎样一种生活,以为会非常精彩刺激。看到小尾巴之后,顿时觉得这种生活其实也并不怎么样,起码黑猫兄不会选猫,眼光太差。因为和黑猫兄完全相反,小尾巴是只纯家猫。整天吃完就睡,睡起来接着吃。别说翻上院墙,就连家门都不愿意出,就喜欢黏着人,用可爱换东西吃,根本看不出丝毫野性。小尾巴这幅模样,肯定不是遗传自黑猫兄,可以想见她那只爹是什么货色。问题是,黑猫兄究竟看上他哪一点?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一只家猫呢?难道是用暴力......


很快,家人都醒悟过来:黑猫兄不是来找旅馆,也不是来找妇产医院,而是来找托儿所。小尾巴过上居家生活之后,黑猫兄就更为频繁地失踪。爸爸报告说,曾经在几里地外见过她。当时她在树上,蹑手蹑脚接近一只鸟。那鸟一下惊飞,黑猫兄闪电一般窜出去,只在树枝上轻轻一点,就跃入浓阴消失不见。“绝对是她,我看到半截尾巴”,父亲说:“贼得很!”。妈妈原本期待着那种报恩故事:我们家帮她照顾女儿,每天早晨,门口会出现整整齐齐一排小鸟或者耗子。后来也彻底放弃这个念想,上次回家看她抱着小尾巴,已经开始自称“你亲妈我”,语气中不乏幽怨。


和所有故事一样,英雄终归会老去,变回凡人。随着年岁增加,黑猫兄野性渐去,慈爱渐长。最新消息是因为生二胎,她刚刚重返家庭生活,不知道这次又是哪只家猫惨遭蹂躏。和上次不同,这次她身边有女儿小尾巴。看到弟弟妹妹们在吃奶,小尾巴也拱开妈妈肚皮,叼着奶头嘬起来。从照片上看,黑猫兄一脸无奈,又仿佛是认命,静静看着小尾巴啃老。眼神中杀气全消,和任何一只母猫没有任何不同。想必当年刘备看刘禅,也是同样眼神: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废物?命运喜欢和英雄开玩笑,英雄盖世,此刻也只能哭笑不得。


黑猫兄大名二黑。我觉得等小猫再大一些,说不好她还是会重又翻过院墙,跃上枝头,值得我尊称她一声猫兄。



题图摄影:pascal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PS:

人类灵魂美容师路一同老师昨天更新了《鸡屎黄眼妆画法》,女生可以去接受一下灵魂震撼。


往期回顾:

当你看着地球

你会买新版iPhone吗?

中秋礼包使用指南

猫如过客

没有排版

娘炮分析
根治,是一种世界观

呼吸机

快问慢答:弄脏你的手

写给小朋友:开学第一课

于海明先生的幸运日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最新消息,月饼被我活活买成和菜头厂家定制款。我觉得,这算是溺爱。


根据用户反馈,临时新增第四款中秋礼包,内容为松茸驭饭+鸡枞云腿月饼



点我访问和菜头特选商铺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