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揣理想参与区块链的年轻人都是靠着一身正气被行业淘汰的

孙副社长 区块链探长 2018-10-08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区块链探长”关注公众号

想了解区块链,只关注这个就够了


区块链探长(ID:qqtanzhang)


文 | 孙副社长

来源 | 白话区块链


“我对邪恶的定义与许多人有所不同。如果你有机会、有能力做善事,但你却什么都没做,那就是邪恶。邪恶不一定是种蓄意公然的行为,它可以仅仅是善的缺席。”

——Patagonia创始人伊冯·乔伊纳德


临近比特币问世十周年之际,区块链资产再一次经历经济周期的洗礼。只是与之前相比,过去一年内加入区块链的人数多了数倍,其中大部分是那些怀揣理想的年轻人。


在这一轮低谷中,他们正在经历着什么呢?



对于区块链,至少对外宣称的是自由主义,是公开公平,是“只要你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价值观。但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当前的事实,并非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这个年轻化的、貌似也非常自由化的区块链,其实存在着非常多这样的人——他们老老实实地钻研技术、撰写报告、四处布道。但是,他们从这个行业里得到了公正的回报吗?


没有。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被低估”其实是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它不仅出现在区块链行业,几乎存在于所有行业,毕竟准确量化一名员工、一个企业的价值非常困难。可以这么说,只要你“打工”或是创业,就一定会有被低估的情况发生。


在传统领域,员工如果觉得受了委屈,跳槽就OK了。所以我们看到,近年来年轻人跳槽的频率在逐步提升,过去不在一个企业待满一年会给自己的简历减分,现在“一个月一换”式的跳槽,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是,身处区块链行业就不一样了。在这个蛮荒之地,如果一个人觉得踏踏实实做事却仍然得不到自己所应有的待遇,那他除了跳槽之外,很可能还会去做另一件事——作恶。


在目前的区块链领域,“作恶”是一个非常模糊、没有清晰定义的词。对于区块链这样一个处于发展早期,还非常脆弱且敏感的行业来说,若你作为行业的参与者,不能为这个行业的发展做出什么正面贡献,反而在通过各种方式去给它带来负面影响,那你其实就是在作恶。


纯粹以收割为目标、发行Token是作恶,因为它攫取了普通人的财产;


在圈子里引发低端市井化的无谓口炮是作恶,因为它败坏了行业的形象名声;


那些为上述两种人提供资金和资源的人更是作恶,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上面这些恶之花的绽放。


相信我们每个人对现在圈内的现状都不满意,每天都能看到N多媒体在抱怨这个行业多么乌烟瘴气,然而我们有没有想过:恶的地方,或许标志着善的缺席。


但是为什么善会缺席?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在当下的区块链行业,作恶的收益要比行善的收益大得多,而所冒的风险与成本却格外低?



很不幸,从现实情况来看,确实如此——发Token收割新入场者,收入永远要比工资来得猛;碰瓷名人获取流量,永远要比老老实实干活来得快。


即便由此迎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在这个行业的蛮荒的阶段,也不会受到过多的惩戒,反而是有N种方式可以给自己“洗白”。比如,你可以入股行业媒体,你可以暴力拉升区块链资产价格,你可以买通“大V”站台……那些无知的新入场者和写手们的谄媚,足以将作恶者此前的污点“舔”得一干二净,最终让他们名利双收。


而那些默默行善的人,却因为死板地“遵守规则”,而错失诸多机遇,反而被那些作恶的人戏称是“老成守旧、没有魄力”。甚至在未来的某一天,还很有可能被那些靠作恶发家的人收购掉,空留一份不能当饭吃的情怀,就此消失在行业中,任由后人评说。


我们每个人,或许都希望用区块链来实现一个“惩恶扬善”的世界。但当前的区块链行业,却弥漫着一股“惩善扬恶”的风气。人世间最荒诞之事,大概也不过如此。正如这句话所言:“我们每个人都会得到与自己德性相匹配的下场。”区块链行业亦如是。


对于一个行业来说,作恶得逞,要么零次,要么无数次。因为只要第一个作恶者“洗白”成功,那后续就会有无数人将其视为标杆而随之模仿,整个行业的作恶行为就会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势不可挡。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区块链领域的形象,不堪入目。整个行业在一番疯狂的大扑腾之后,终于引来了正规军的批量入场。


而让正规军惊喜不已的是,他们以为在海量资金投到这个领域之后,区块链行业理应是一片大红海,结果却发现:在区块链行业,那些正经的研究和布局工作,竟然有很多是秩序真空。换言之,在过去一年投进区块链行业的海量资金,根本没多少落到那些真正做事的人手中。


就在这时,最具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一些此前道貌岸然的区块链从业者和投资人,突然开始枪口一转,狂喷区块链技术局限性如何之大,DApp多么无用之类的话。完全忘了七八个月前,自己还在那儿高呼区块链是“人类第九大奇迹”,“第五次工业革命”,“将会引发全球治理结构的改变”,“最终成为人类命运的拐点”等等。


但很抱歉,目前无论是区块链,还是绝大部分的区块链从业者,并不应该替上述这些投机者背黑锅。很多勤勤恳恳的实干家完成了他们应该做的本职工作,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做得要比预期更好。


反倒是某些手里掌握着很多资源的人们,他们又做了什么?他们有让这些踏实做事的年轻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吗?在他们所扶植的那些收割者,把香槟摆满整整一个酒吧吧台的时候,那些老老实实做事情的年轻人又过着怎样艰辛的生活?


别再扯什么“区块链行业超级高薪”的谎言了。干这行的都知道,很多年轻从业者的生活状况并非如传闻所言。他们现在很可能挤在人头攒动的地铁、公交里,刷着屏幕都碎了的旧手机,愁着下个月没着落的房租,手头的花销只能靠刷信用卡来解决。


对于一个稍有健全常识的局外人来说,当他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还有动力去加入行善者的队伍当中吗?99%的局外人都觉得:在这个行业行善?绝对是“傻子”。



当代年轻人,其实非常开通,他们很多时候对所谓的“回报”,并不仅仅局限在经济利益上。如果你能给他们提供很好的学习成长机会,或是帮助他们增加在行业内的知名度,即便拿到手的工资没那么高,他们也会愿意在一段时间内向你出售自己的时间。


好,那作为企业主或是投资人,可不可以提供这样的机会?


可不可以去投那些没那么自带流量,但更为踏实靠谱的项目?


可不可以给那些勤恳肯干的员工多开一些工资?


就算现在市场行情不好,投资人和企业主的经济状况有限,可不可以给这些年轻人多一些成长的机会,不要把他们局限在那种机械性的工作,而让他们尝试一些有创造性的、可以让自己得到成长的工作?


如果手里有媒体资源,可不可以给这些踏实肯干的人增加一些知名度,让他们在媒体上多一些曝光率?


严格来说,对于大部分在圈子里有一定资源的人来说,做到上面这些事情,并不困难。而在这个圈子里,惩恶扬善的门槛也并没有那么高,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非得扮成道貌岸然的正义使者,到处打假批斗拉仇恨。


如果上面这些最起码的行为都不愿意做,请问扯别的有什么用?年初神化区块链和现在妖魔化区块链的人有不少交集,那些埋怨着区块链行业环境不好,却又不愿意为其健康发展做一点点贡献的人,其实跟他们所Diss的作恶者,本质上是一样的。


近期,网上关于“张X平有没有被低估”的争论还在持续发酵。然而,往事不可追,来者尤可鉴。在很多人还在为张X平的离职痛心疾首时,为什么不放眼当下,环顾自己的周围,看看所处的区块链领域里有没有李小平、王小平、赵小平这样的人?如果有,为什么不让他们过得更好,让整个行业行善的人能活得更有尊严,从而让整个行业能够更健康阳光地发展下去呢?


毕竟,一身正气评论他人不算什么大能耐,类似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能够身体力行地做好,才是真本事。否则的话,无论是这个行业中的作恶者,还是行善者,亦或是那些默许惩善扬恶发生的旁观者,在中国区块链行业沦落之时,最终都将面对自己给自己下达的命运判决,正如那个耳熟能详的心灵鸡汤一样:


“一个偷窃面包的母亲有罪。同样,令一个母亲不得不靠偷窃来养活孩子的社会,以及我们在座的诸位,同样有罪。”


话说回来,很多行业在初期发展之时,都存在类似一拥而上的跃进式发展,以及之后一地鸡毛的景象。但对于真正有价值的行业来说,放眼大周期,坚守下来真正做事的人们,终将见证之后的波澜壮阔。

往期精彩文章

在我用区块链蹭热点让公司市值翻了六倍后,老板把我开除了

冤冤相报,细思极恐,币圈明星被捕,投资者凑钱给明星买包子?

山寨坏立,硝烟弥漫的交易所,谁不是从平底锅起家最后吃鸡的

仅靠一张嘴就能忽悠数千万的陈安之告诉你什么是传销的自我修养

偷电、骗补,偷用超级计算机,家里没矿就只能当矿场界的奇葩吗

这则报道昨天刷了屏,曾孵化色情区块链项目,这个团队现在又搞出了人民币稳定币

寒冬期只有两种方式赚钱?鼓吹的量化投资不过是穿上了华丽的外衣

区块链探长(ID:qqtanzhang)是腾讯科技旗下关注区块链的专业报道平台,我们致力于用生动活泼的文字,提供最专业的区块链报道。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有区块链项目及相关消息也可以与我们联系。

邮箱:Sherwinwang@tencent.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