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潜入敌营获取情报成功,维也纳竟然迎来了第一家咖啡馆

张达明 文史博览 2017-12-15


战争结束后,因潜入敌军阵营获取情报有功,哥辛斯基获得了“咖啡橱柜”专利,如愿在维也纳开设了第一家咖啡馆。多年后,“哥辛斯基”效应开始显现,到1900年,维也纳已有超过600家咖啡馆,而现在更是“遍地开花”。


 

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有一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言:“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


这形象地反映出,喝咖啡已成为当地人须臾不可割舍的生活方式。


维也纳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咖啡馆叫“咖啡橱柜”,坐落于辛格大街,它的内部装潢呈现土耳其风格。之所以如此,还要从一段历史说起。


1683年,奥斯曼土耳其大军围攻维也纳城时,一名叫哥辛斯基的波兰商人作为奥地利传令兵,潜入敌军土耳其阵营,为奥地利军方带回许多重要机密军情。在他的帮助和波兰骑兵的救援下,维也纳人最终打败了土耳其苏丹大军。


而在此前,哥辛斯基在潜入土耳其阵营时,由于他演唱的土耳其歌曲深受士兵们欢迎,每次演唱完,士兵都会请他尝一杯苦涩却香浓的咖啡。喝了多次后,他不仅上了瘾,还喝出了品位,更被咖啡美妙的味道所吸引。他暗忖:以后定要在维也纳开个咖啡馆,它也定会给自己带来滚滚钱财。


战争结束后,因潜入敌军阵营获取情报有功,哥辛斯基获得了“咖啡橱柜”专利,如愿在维也纳开设了第一家咖啡馆。多年后,“哥辛斯基”效应开始显现,到1900年,维也纳已有超过600家咖啡馆,而现在更是“遍地开花”。

 

 

其实,维也纳的咖啡一点也不便宜。一小杯梅锡兰或卡布奇诺就要5欧元。虽然如此,人们依然将咖啡馆作为休闲的首选。很多人面前放一小杯咖啡,就会坐上几小时甚至一整天,目的只有一个:尽情在氤氲的香气中享受悠哉的“慢生活”。


自有了咖啡馆,这里就成了知识界、文化圈人士活动的最佳场所。


当年,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作曲家约翰奈斯•勃拉姆斯和同是作曲家的安东•布鲁克纳都是咖啡馆的常客。弗洛伊德曾感叹道:“咖啡馆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也是维也纳人共同的家。”

 

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更有趣的是,勃拉姆斯和布鲁克纳这对当年乐坛的竞争对手,彼此之间老死不相往来,却时不时在小小的咖啡馆碰面,并常常为咖啡的牌子发生激烈争吵。


最有趣的一次,两人分别点了各自喜欢的咖啡,当男侍者将两杯同样的鲜奶油咖啡送到他们面前时,两人都愣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还是勃拉姆斯对布鲁克纳调侃道:“你和我,可能也就这么一个共同点。”


2011年,奥地利向联合国申请将维也纳咖啡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很快便得到了批准,理由是:维也纳人在热爱音乐的同时,也狂热地挚爱着咖啡,这是全球所有地方绝无仅有的独特景象。在那里,人们喝咖啡已经成了一种传统,更将其作为享受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


 - END - 


责任编辑:亚闻

转载请注明:“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想要投稿

发文至邮箱2004wsbl@163.com;dyy1013@126.com

或者直接给我们微信后台留言交流


订阅杂志

通过全国各个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42-185

直接与我刊发行部联系

联系电话:0731-84307941(彭老师  王老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