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真实影像:美国人用16毫米摄影机拍下的震撼历史

央视新闻 文史博览 2017-12-13

 

南京大屠杀惨案已经过去了80年,对于这段历史,我们不能忘却。而在全世界,也有无数的有识之士用良知记录历史、整理相关的史料,为后世提供了不容辩驳的证据。


1991年8月,南京大屠杀发生54年后,美国人大卫•马吉从家中地下室里存放的父亲遗物中,找到了父亲约翰马吉在大屠杀期间在南京拍摄的胶片拷贝和使用的那台16mm摄影机。80年前,就是这台摄影机,拍下了这部叫《南京暴行纪实》的默片,它也成为南京大屠杀证据搜集史上一个里程碑。


马吉•默片:南京大屠杀的唯一动态影像

这组默片拍摄于1937年12月的南京,它是南京大屠杀期间,留下的唯一动态影像资料,也是全世界最早、最多的有关这段历史的图影血证,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铁证。 它的拍摄者是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

侵华日军侵入南京之前,已在南京生活26年的马吉,拒绝了本国使馆劝他撤离的建议,选择留在南京。11月22日,约翰•马吉与20多位留在南京的外国人,一起成立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会规划出安全区,收纳南京的难民。

12月13日,南京沦陷。侵华日军开始在南京肆无忌惮地杀人、纵火、强奸。没过多久,日军的暴行,就蔓延到了占南京主城区八分之一大的安全区。 为了掩盖屠杀的真相,日军在入城后实行信息封锁。12月16日,南京所有的5名外国记者被迫离开南京。

留在南京的马吉见证了这个屠城里发生的惨剧。在给妻子的信中,他写道:“过去一个星期的恐怖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我做梦也没想到过日本兵是如此野蛮,这是屠杀,强奸的一周我想人类历史上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如此残暴的事了”“真叫人难受,但我认为,应该把事实记录下来,让大家了解真相。”

想要记录所见所闻的马吉,手头上正好有一部16毫米摄影机。


南京下关浦口铁路轮渡桥:57000名中国人罹难

1937年12月,约翰•马吉拍摄下了为数不多的南京沦陷前的画面。经过持续三个月的轰炸,此时的南京城已是一片废墟,到处冒着浓烟,连居民区也未能幸免。此时,中国守军正在撤出南京,日军将主要空袭目标放在了交通枢纽上。

南京下关的浦口铁路轮渡桥,这座建成于1933年9月的轮渡桥为钢架结构,在轰炸中并没有被毁坏。这里也成为了逃离南京的主要出口之一。从12日深夜到13日,败退下来的万余名伤兵、军人家属和难民蜂拥至此,试图渡江逃离南京,却被日军合围在下关沿江的狭长地带。日本兵从城里、山旁追出,长江江面上还有日本舰艇,三面合围将他们团团围住。在约翰马吉的镜头之外,这些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人竟然遭到了日军舰炮、手榴弹,无情地屠杀,一息尚存者被驱赶进江心活活淹死。在未来的六周里,这一片狭长的长江江滩上,超过57000名中国人在此罹难。这也是南京大屠杀中死难者最多的地点之一。


“抓战俘”:七千多人按照五百人一组被杀 28案19万中国人遇害

逃出城的人们惨遭厄运,留在城内的散兵和难民,也没能躲开日军的杀戮。

南京城陷后,很多放下武器的军人和难民涌入安全区避难,日本兵随后也到了。

1937年12月16日,马吉发现,窗外正有一队日本士兵在抓捕中国青壮男丁。他躲在窗子边,记录下窗外发生的一幕。

画面中,中国男人排成了队列,日本士兵正在周围来回走动,不断有中国人被拉入已经排成的队列中。这些都是被怀疑为当过兵的人,他们的命运马上就会发生变化。

一个妇女跪在地上向日本兵求情,恳求他们放了她的丈夫或是儿子,但是,她的努力并没有成功,日本兵并没有理她。她的亲人最终被押走了,那一刻,她和她的亲人,从此生死两别。

原日本侵华士兵,岁男太田回忆:“在城里,我们把所有人都抓起来,然后检查他们的手和脚。如果谁的手脚磨起茧子,一定是当兵的,就杀了他。”

侵华日军岁男太田:“有些中国人无处藏身,他们就被拉出去杀害了”“我们把每个可疑的人,都带到河岸去,那里有很多大仓库,我们把这些人都塞进去,当仓库装满的时候,我们就把它锁上,里面的人就窒息而死。”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同胞30万人以上,其中战俘超过了9万人。根据1956年南京审判战犯的军事法庭认定,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28案,死在其中的中国人,超过19万人。


日军杀人就像“野外猎杀兔子”

在日军抓战俘的名义下,成批的青壮年被抓走,被屠杀。以至于至今,还有人把处理战俘,看做战时行为来搪塞大屠杀的史实。但是,日军滥杀无辜的证据,在马吉拍下的镜头中,比比皆是。

马吉在信中说:“就像在野外猎杀兔子一样,许多百姓在街上被日本兵随意杀掉。从城南到下关,整个城市到处是尸体。”“我曾去过沿江马路,并看到在沿江马路上有大量的死尸——大概有三四百具。”

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在医院的重症伤员中,还夹杂着很多惨遭日本兵虐待的孩子。

一名13岁的男孩,在被送进医院时,浑身都是血。他在南京东边一百多公里的常州,被日本兵抓走,已经为日本部队干了3个星期的活。因为想回家,他被日本兵用一根钢管打得遍体鳞伤,然后还被刺刀戳中了头部。

“一名7岁的男孩身体僵硬,已经死了。三天前,腹部被刺中五刀的他被送进鼓楼医院抢救。但是伤势太重,已经没法救了。”

“日本兵闯进来时,这个11岁的女孩和她的父母正一起躲在国际难民营里的防空洞旁边。日本兵刺死了她的父亲,射杀了她的母亲,再往小女孩手肘上猛刺了一刀,女孩就此终生残疾。”

“这位母亲怀里的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的臀部,被日本兵严重烫伤了。”

刀伤,枪伤,烧伤,甚至是精神失常,受害的伤人被送来;男人、妇女和老幼,很多被送进鼓楼医院的伤者,最终都没能被救活。

“假如我能在那里逗留更长时间,那么,这部电影的内容必定还要丰富得多。”马吉回国后,将这些画面播映,他告诉不知真相的听众们,他只是记录了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很小一部分。“还必须考虑到这个情况,就是在成千上万受伤的人中,只有极少数可以被送进医院或是为我们所知。在乡下,在小城镇里,也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杀,我们外国人却无法看到这些暴行,也无法了解到这方面的详细情况,只是到后来才偶尔传来一些这方面真实可信的报告。”


被死亡威胁的“安全区”

约翰•马吉的摄像机记录下了南京国际安全区的画面。安全区是部分留在南京的欧美侨民为保护平民免遭战火而成立,共设立25个难民所。

英国《曼彻斯特卫报》记者田伯烈这样写道,“成千成万的难民,为死亡所威胁,为黑暗所包围,他们的一线曙光,只是希望能够到达一个外国人管理的安全区域。”

难民们在国际救援会建立的一个露天营地里,接受援助。

随着屠杀的蔓延,有着第三国中立身份的国际安全区也开始不再安全。日军坦克不时从安全区外经过,还以搜查军人为由,不时从安全区里拉走大量的男人集体屠杀,有时多达5000多人,被屠杀的人中大多都是无辜的平民。

尽管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但正如马吉牧师所说:“如果我们不在这时建立安全区,并且为保护民众而忙碌,悲剧将更为恶化。”

安全区在日军对南京城长达数月的屠杀中,为大约25万中国平民提供了暂时栖身避难的场所。安全区外,是另一番景象。


影片被偷带出南京成为暴行铁证

1938年1月23日,以为一切消息都被封锁的日本当局并不知道,约翰•马吉拍摄下的胶片画面,已经被国际委员会总干事乔治•费奇,缝在驼毛大衣的衬里中,偷偷带到了上海。

在上海,费奇与英国记者田伯烈一起到上海柯达公司,对这些资料片进行了紧张的编辑制作,并加上英文说明。影片被命名为《南京暴行纪实》,先后在日本、德国等地放映。这份长达400英尺、分为8卷的胶片,放映时间达105 分钟,是留存至今的,有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唯一动态画面,是全世界最早、最多的有关这段历史的图影血证,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铁证。

8年后的1946年,约翰•马吉带着这部影片,在日本东京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为日军南京大屠杀作证。

1953年,约翰•马吉在匹兹堡去世。1991年8月,约翰•马吉的儿子大卫•马吉从家中地下室里存放的父亲遗物中,找到了约翰•马吉当年拍摄的胶片拷贝和使用的那台16mm摄影机,这成为南京大屠杀证据搜集史上一个里程碑。2002年10月2日,大卫•马吉将摄影机捐赠给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表达对约翰•马吉的纪念,2000年8月2日,南京市将原为他传教教堂所在的第十二中学图书馆,命名为约翰•马吉图书馆。


 - END - 


来源:军事新闻观天下

转载请注明:“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想要投稿

发文至邮箱2004wsbl@163.com;dyy1013@126.com

或者直接给我们微信后台留言交流


订阅杂志

通过全国各个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42-185

直接与我刊发行部联系

联系电话:0731-84307941(彭老师  王老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