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两种发展路径的自觉#Y27

芸芸 水库线下 2018-10-21

旧文重发系列

关于两种发展路径的自觉#Y27


说点“个人成长”相关的。

以下是在818活动上想到的。

 

(一)岔路左右


叶问打咏春拳打了若干年,某一天,看着夕阳余晖下的娇妻,开始寻思着:是继续北上单挑八大门派,“赢了站着,输了躺下”呢,还是去香港开武馆,动用过往个人积累去形成自己的组织,用经营去赚钱?

 

在社会上打拼的人,到了三十岁左右,在事业发展上所面临的种种选择题,本质上都是一个二选一:是持续发展个人能力、还是机构化组织化?

 

一个设计师,接下来是继续攻坚、去拼德国红点、IDEA,每天花12小时钻研色彩线条和材质,还是要在公司里教年轻的学徒,2小时审周报做工作排期、2小时在管理会上撕逼、6小时和老板讨价还价背板上多加一条线,然后被老板一句话怼回来:

“老王啊,这条线的工艺30块钱,我们出货300万台,一年就少赚一个亿啊亲。”

 

一个律师,是要继续自己独立出来搞个小办公室,守着自己方圆一尺内的老客户赚安稳的年费,还是继续与其他合伙人一起打拼出响亮的金字招牌,但是接受在每年分红时面露獠牙,争个不休?

 

多军自己单枪匹马建仓建到第十套,也得想,是继续榨干自己的单兵作战能力,还是搞个公司把手上的的物业经营起来,盘活成一个个的正现金流呢。

……

 

过完懵懵懂懂的发育期,到了一定成熟度,总归要进行路径抉择的。


尽管各行各业玩法思路不同,但所有的抉择题提炼一个t-1出来,无非是——

个人向左,组织向右,我选何方?

 

 

(二)竞争错位


“个人化”和“机构化”两种技能树在刚刚萌芽的时候模糊而相似,可以、甚至必须是齐头并进的,这样人的能力才算完整,才能保证你在步入社会初期不会因为明显硬伤而夭折。

但随着年岁渐长,个人的专独发展与组织的协同成长,对于能力和精力的要求都越来越分化,想要往前走得更远,就必须聚焦一条路,跟另一条路可能的风景挥别。

 

个人化的远方,有专家的风景,有属于自己成名立足的一方天地,有更多狭义上的自由和自主。

而与之相生的,是一个人在某项专业能力走到极致后必然的孤独

和爱因斯坦同一时代聊得了相对论的人,一个圆桌都坐不满;

普通人连哥德巴赫猜想具体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但却都知道陈景润不洗袜子撞电线杆、牛顿至死还是处男的梗。

那些极致“个人化”的人,以世俗社会的眼光看,都有些疯魔。

他们极致的专业化一方面成就了他们,也同时让他们内心的情感变成人迹罕至的荒漠。

 

机构化的远方,有完备的组织和可靠的战线,可以弥补个人化的孤寂,机构的枝叶越繁盛,身处其间越觉得热闹欢腾,并且有所荫庇。

但这庇护之下,腐败和利益分割也像宫斗戏一样狗血,个人的心气被磨灭,署名权消失。能存活下来的,都是为组织利益妥协过、交过投名状的人。

 

两种路径之间,选择本身是中性的,特别是在现在这种社会环境下,集体思维从父辈那里瓦解,个人化还是机构化,做得好都是好汉,这一点我们早就拎得起放得下了。

 

但我观察到一种风气日盛,有可能会迷人眼,干扰到一些朋友进一步的发展。不吐不快——

 

两条路上的人,经常会错位竞争、错位比较

看不清楚自己路径上真正应该参照的对象。

 

先问一个简单数学题:


一个打工的个人A,每年工资赚200万;

另一个人开了间小工作室B,一年收入220万,其中20万分给了倒茶拎包的小助理,自己净赚200万。

谁更有资格给大学生宣讲自己的“成功经验”?

 

水库历来瞧不上打工小白领,但是在这个case里,相对做得更好的,其实是前者。


自己

助理


个人

200万

0


(小)机构

200万

20万


 

明明“GMV”更高,为什么小工作室负责人做得还不如一个臭打工的?

如果我们再细一步拆分两个人“单项技能回报”就看出问题了。


个人原技能树

助理的技能树

管理技能树

个人A

200万

0

0

机构B

200万

20万

0

 

小工作室负责人,在助理所谓协作下,多创收了20万,但是多出来的部分全部装进了小助理的口袋。负责人为之付出的管理成本、培养心力,完全没有回报。

 

而将自己放置在机构里,带头人的精力分配,和创收的模式,应该更接近下表才对:


个人原技能树

助理技能树

管理技能树

个人A

200万

0

0

机构B

180万

20万

30万

 

自己在原本的事情上减少一部分精力投入,带一个价值20万的小兵,让他实际创收50万,多出来的30以“管理水平”的名义,装进自己的口袋。比起原来的200+20,多的10万,是“复合技能树”获得的回报,1+1>2,才有了意义。

 

我想通过这个模型来说什么呢?

 

如果一个人单兵作战,把能力发挥到极致,可以成为某个领域专家王者;而我们对机构,哪怕是很小的机构,要求也都是更严格的。

因为竞争赛道变了。

 

事实上在个人转向“机构化”的道路之前,有一层断崖。

 

 

(三)跳崖的心力

 

之所以会出现这层断崖,始于你的一个心思。


你想“组织化”,想发展复合能力,想构建一个自己做主、为自己所运转的机构。

为此,你不得不折断原本长长的个人技能,打回一个新赛道,做自己并不熟悉的事,重新练级。

 

令狐冲在西湖牢底修炼吸星大法之前,原本有剑宗的三式绝学,但是,内力因为又伤又毒的,已经几近全非。反倒是因为武功全废,后来才练得了神功。

人生意外和主角光环,推着他保着他,才跳下了那层断崖,才有了后来的精进。

 

现实里,跳崖重修的选择,常人做不出。

美团的王兴说,多数人为了逃避真正的思考,愿意做任何事。

 

我有些早年创业的朋友,停步在年入几百、几千万的滋润生活里。几年过去,心力和做人的境界没有成长,甚至比起早年还有所倒退。

表面看上去,自己已经比那些在机构里打工的小白领净收入高很多,便不愿意往前走了。

但其实在这个时期,他们在机构化的路上,走得并没有那些“个人”程度更深远。

 

打工者与打工者竞赛,谁的个人能力更高谁更好;管理者与管理者竞争,是看谁的心力做乘法的倍数更大。


个人原技能树

助理技能树

管理技能树

机构B

180万

20万

30万

机构C

0

200万

30000万

 

B相较于A,没什么可比性,“品类不同”。硬要在A面前秀优越感,实属加戏。

B真正要竞争的,是C。

为了超越同行C,B不仅应该放下凌驾于A的优越感,甚至应该思量,如何把多多的A招致麾下为自己所用。

心智模型完全变了。

 

当一个个人开始为自己雇佣一个打工者的时候,就意味着他承认了自己在某项工作上的极限,倒茶的极限,拎包的极限,开车的极限……

这些心力老子统统不想付出了。

可这是打工者所看到的图景。

 

管理者内心知道,不是自己不能写代码、不是自己不能画图——他们甚至原先都是极好的工程师,少年天才。



只是要把钻研这些专项技能的精力,花在更难的事情上。

雇佣,对于管理者真正的意义是,“我用你为我干活的时间和精力,创造出来的财富,不仅比你的价值高,还有额外的溢价”。

 

“以及,因为我的管理技能树,才有了你可以无忧无虑的发挥自己的专业技能,在我搭建的平台上赚无风险工资。”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不懂设计不懂算账的管理者,依然可以管着得了红点大奖的设计,后者还要乖乖给他干活。

前者并非真的不能干活,只是,你的活,他咬了牙可以干,他的活,你连咬牙试试的勇气都没有。

 

跳崖的心力,百里挑一。

社会终会奖励他们。

 

 

(四)结语

 

只不过现在有些局部风气,刚上道的新人把竞争对象搞错位。容易自得自满停下来。我其实写这篇只是想跟他们说:

你有资本雇别人帮你完成这些事,不算什么。

你扣掉雇用成本,依然达到了原本的收入水平,也不算什么。

雇佣的背后,你还要踩稳脚跟,掌握与它相对的另一项影子能力,也就是管理。

这样你在新的路上,才算真正拥有实力。

 

每一项表面的实力,想要真正成都有一个影子能力。

雇佣人背后,是管理人,让他为你创造20+30,且30>20;

赚钱能力的背后,是会花钱,让花出去的钱,成为别人眼里的认可;

娶了马蓉的背后,是管得住她不出轨、给你生孩子。

前端能力不是终点,真的把影子实力也紧紧掌握住,才算在这个段位上,踩稳了脚跟。

 

这才是我优于你,配得上你尊称我一句“先生”、被社会尊敬为企业家的理由。

我的心力,很珍贵,并且足以兑换为社会认可的价值。

 

千万别拿小机构的220自得自满,把自己能力的收入账算清楚,说不定会发现原来自己机构化之后,并没有像原来个人发展那般做到了前1%。

 

可是谁让你当年起心动念,想发展这项复合努力呢?

当你不再亲力亲为,放手给别人去做时,效率可能下降,腐败可能滋生蔓延,损失可能发生。

但你接受它,接受不完美,为的是,退一进三。


责任大,是因为能力大啊亲。

与诸君共勉。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水库线下 热门文章:

    员工的自我修养#X47    阅读/点赞 : 0/0

    权力之外,何处言情#Y28    阅读/点赞 : 0/0

    关于两种发展路径的自觉#Y27    阅读/点赞 : 0/0

    中国的文字生意不好做#Y25    阅读/点赞 : 0/0

    真实世界如何刷经验 #X28    阅读/点赞 : 0/0

    房价下跌天下毒 #1940    阅读/点赞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