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纪 | 莫兰迪色调中的川大

大川 四川大学 2018-11-14


川大加一款莫兰迪的滤镜,就像一场电影,已经不能用好看来形容。


仿佛多看两眼,色彩和故事就能缓缓流动。



从江安河河畔的茶绿,到东三教的砖红,再到华西屋檐下……草坪上,留着被阳光烘烤了一整个秋天的麦黄。






多雨的天气,总让人对衣物的增减没有概念。刚刷好的白鞋突然就又脏又湿,也不知道明天的天气穿靴子合不合适。


但是川大的雨天也有其可爱之处:出门前室友的一句“带伞”、出门时清晨微凉的空气、还有路过教学楼时灰蓝调的透亮玻璃……



雨从云中落下来,掉到川大的每一寸土地,掉进江安的景观水道,也会掉进望江华西的荷花池里。


寂静的池塘,没有荷花。枯荷把湖面分成不规则的形状,就是深秋和初冬的美学。



没有什么花能把池塘和草地装满,如果再忘记桂花和梅花,就很容易以为渐冷的川大是没有花和香气的。


于是坐在钟楼下,开始想念数月前江安宿舍门口的满树芳华。







入校时,很喜欢江安图书馆旋转的楼梯,走了无数次后,依旧喜欢。秋天有阳光的图书馆,是相当治愈的,像夹杂着泥土的原木的气味,像陈旧皮箱的磨砂表面,像那个谁迎着破晓从迷雾森林中走来。


翻开书、合上书、低头思考、抬头看窗外,都是收获——关于文化,关于建筑,关于诗,关于生活......



有一个秘密的地方,一般人我不会说。水报背后的沙发,晒太阳和看长桥都刚刚好。


夏天有点热,秋天刚刚好。



即便只是坐在那里写字聊天,也已经经过了很多故事。与清新无关、与火辣无关、与甜美无关,也与俗气无关。


坐在园里的银杏下,扳一瓣红心柚递给朋友,饱满的果汁四溢,正如你们的快乐肆意。随意地议论,银杏已经到了喧闹的季节。








风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不论它是牵一牵衣角,还是拂一拂发梢,都很难让人察觉到。


只有所有的叶子都被风吹乱再排列,摩擦出沙沙的声音时,才摸到它。



坐在教室里翻翻书,书页跑起来的时候,也会吹起轻轻的风。思绪就像蒲公英,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去。


总觉得还没有学够,这里能给予的知识,需要太多的时间和努力,而不知不觉深秋将至。



不知道若干年以后,和好朋友一起倚靠在看台的栏杆上,聊天吹风,看操场上的年轻人会不会像看到了从前的我们。


入校的时候,就很喜欢川大,走过了许多地方之后,依然喜欢。



美好的地方并不用很遥远。


川大足矣。




 相关链接——乔治·莫兰迪

莫兰迪的艺术能给人以极温柔的精神慰藉。西方评论界认为,莫兰迪的画关注的是一些细小的题材,反映的却是整个宇宙的状态。 “我本质上只是那种画静物的画家,只不过传出一点宁静和隐秘的气息而已。”


|| 推荐阅读 ||

川大“民法王子”张晓远:课堂被赞“现场版百家讲坛”,学生称他“七宗最”好老师

权威发布!川大2019年博士招生章程公布,计划招生约1644人

双十一甜蜜暴击!新鲜出炉的大川牌狗粮了解一下


大川

摄影 / 姜懿函 赵冉 刘清清 陈胤璇

图片处理 / 徐艺丹 

文字 / 雷思远 陈爽

编辑 / 赵冉 杨思嘉

责编 / 陈爽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