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演奏家至关重要的秘密……

Music Weekly 音乐周报 2018-11-13



文 | 孙鹏杰



我不喜欢太被亲近的感觉,并不是因为我冷漠,只是我希望自己能与这个世界之间保持一丁点舒适距离。我是个很晚才开始用Facebook的人,虽然最终我还是用它跟老朋友保持联系。我一开始也很抗拒使用微博,虽然最终我注册账号是为了去关注某些公众号发表的讯息。还有Whatsapp和微信当时也是尽一切可能一直拖延着不去使用它们,是因为我不想不断地被信息干扰。直到今天,我还是把微信当成书信一样,有我微信的朋友都知道隔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才回复这种事儿一点都不奇怪。但是,我们毕竟生活和工作在现代世界,被这个信息时代紧密捆绑是不可避免的。我并不是说这是一件坏事,因为现代科技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便利是难以置信的。首先,跟朋友和家人保持日常的联系比以前方便快捷得多了。我相信很多人都在家庭群和无数的朋友群中天天分享生活。此外,我现在买什么都用手机支付,我用叫车软件比我自己开车的次数还多,还有自从我把家里的门锁换成智能锁以后,我平时只带着一台手机就潇洒地出门了,以至于好几次我刚踏出门口那一霎才低头发现,嘿!我还没穿裤子呢!

  

世界的网络化信息化无疑早就渗入到了我的工作中(教学、演奏、讲课、写作、编教材、行政管理、顾问、交通等),让我好几年前就掌握了如何同时高效地处理多重任务,以及在多种要求和和进度的项目中切换。有好一段时间这种能力和状态是很好的,但是最近几年,我发现当我坐下来练琴的时候经常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我的脑子会不受控制地从面前的乐谱“游走了”。有时候游到工作:“记得一会儿去回复谁谁谁的邮件”,“学生还需要你过目比赛曲目”,“告诉演出公司订哪一个航班的机票”。但更多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脑子里还会出现一些很荒唐的声音:“我那个老同学现在干嘛去了?”“为什么女人在画睫毛膏的时候嘴巴总是张着?”“嘿,我的裤子呢?”


在跟同行讨论过这种现象时,我发现并不是只有我会这样,大家都有注意力被分散的情况。这是很令人吃惊的,因为对于这些资深演奏家来说集中注意力本来应该是最轻松不过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发现自己不会了?就仿佛早上醒来你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走路或不会呼吸了一样。你能想象要怎么重新教自己怎么呼吸吗?从哪开始?但是我们却发现了需要重新教自己如何去集中注意力。其实神经科学是有一个概念叫做神经可塑性(neuroplasticity),它主要是指大脑总是在根据日常的使用规律去不断地重新调整和重塑自己的神经通路。换句话说,如果你经常需要应付多重任务,那么你的大脑会非常擅长于在多重种任务中快速切换。如果你在生活中总是一边看杂志一边回微信,同时播着电视剧然后还要去门口拿外卖,或者在给领导写报告的时候你还要边跟同事聊天边回微信边想着一会叫什们外卖,大脑自然而然就会塑造多任务切换的神经通路。但是如果你需要专注地弹20分钟的曲目,或者教一节60分钟的课或写两千字专栏的时候呢?这时候你就需要另一种技能让自己保持专注,一心一意只做一件事,这与现代网络世界“训练”出来的大脑技能有一些不同。


好消息是,长期被分散注意力的大脑可以被调整回来。神经可塑性的特点就是你想拥有什么样的大脑,就从该大脑该拥有什么样的习惯开始栽培。如果你希望再次回到专注的状态,那很简单,你就重新教回你的大脑如何专注于一个关注点,然后耐心地把你的注意力从飘在外面的思绪中拉回来。你可以从很短的5分钟开始训练自己,然后再慢慢延长至20至30分钟,甚至进阶到几个小时。那么一般应该先从什么关注点开始呢?你的一呼一吸。这个技巧叫什么?深呼吸冥想。


我相信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身边一定有朋友或家人有说过关于冥想的好处。或许你在想,就像我以前认为的那样:“只有僧侣或搞迷信的人才会去冥想,正常人才不需要呢。”在过去的简单时代,在那个世界还没把我们同时间拉向各个方向的年代,大部分人或许不太需要冥想。毕竟,专注力并不是我们需要去学习的东西,因为它是太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回想上一次你在看一部很好看的电影或者享受好朋友的聚会,你有分散注意力吗?还是你自然地被“带”进去状态了?这种感兴趣、好奇心、享受的感觉就是专注的状态。听上去很简单,但是我们现在可是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现代世界了,现代的我们还是需要适当地通过冥想去锻炼注意力,而且我有一种感觉,随着技术的每一次飞跃,冥想和禅思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从我个人的层面来说,我已经练习各种冥想方法好几年了,虽然未必每天去做,但是在我忙碌的时候,尤其当我被多重任务包围的时候,我会每天冥想10到20分钟。如果你也想试试,现在有很多手机冥想软件去辅导你的冥想。坚持几周,你会发现自己变得更容易专注,散乱的心更容易安定下来,清净安详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所以找一把舒适的椅子,静坐下来,闭上眼睛然后开始呼……吸……而且这时,穿不穿裤子都由你! 





- THE END -



推荐阅读



唱合唱,你的声音“炸”吗?


76名乐手考试30人落选,22年前中央乐团那次改革经历了什么 |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他让大半个中国的孩子在琴凳上做起了钢琴梦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1987年,我们的电视连上了维也纳金色大厅……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32年前,他是第一位登上人民大会堂演唱的外国人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小渔村里成立的交响乐团,如今跻身国内乐团第一方阵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文革”后胡坤在国际知名小提琴比赛获奖惊了世界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从毛泽东到莫扎特》: 纪录片中的音乐神童都成“家”了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1979年小泽征尔携波士顿交响乐团来华,发生了什么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歌词里的“的”:是de还是di ?


乐感是个什么东西?


怎样才能 “打开喉咙”?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直接发送“订阅报纸”到后台。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键。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音乐周报 热门文章:

    孩子越小 老师越要好    阅读/点赞 : 19514/69

    乐团招聘,你准备好了吗?    阅读/点赞 : 18801/66

    人物 | 陈勇: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阅读/点赞 : 9608/106

    人物 | 石倚洁:动情因为真有情    阅读/点赞 : 8400/83

    人物 | 吕嘉:不为生存为艺术    阅读/点赞 : 6571/73

    人物 | 于海:我与祖国共成长    阅读/点赞 : 5731/80

    人物 | 陶纯孝:从未离开一线    阅读/点赞 : 5365/65

    书评 | 民族音乐学中也有马克思主义    阅读/点赞 : 645/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