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者生存,但不适者才能成功——我的屌丝老婆这样混入全球最牛逼的猎头公司

钱磊 钱博士英语 2017-03-15

达尔文的进化论告诉我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职场上,很多过来人都会苦口婆心地劝告年轻人,遇到不好相处的老板、客户或同事时,一定要妥协忍耐,要适应环境,这样才能提高自身的能力。这种忠告,我老婆也曾经相信过,或至少劝说过自己要相信。然而,这个来自西北的小妞心眼死,性子又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明显的“职场不适症”。然后,要么是被老板炒鱿鱼,要么是炒了老板鱿鱼。我一度很担心她的职业生涯。奇怪的是,每次丢掉饭碗后,她却似乎总能找到一个更好的饭碗。大学毕业十多年,她一路摔了67个饭碗,居然从皮包公司一路混进了全球最牛逼的猎头公司,每天忙着教育那些年薪超过百万的成功人士换饭碗玩。

说实话,老婆职业生涯起点很低。在老家一所三流大学本科毕业后就来北京闯荡,经历了多次上当受骗的惨痛经历后,老婆终于找到了人生第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做文员。干了几个月,老婆终于看出门道来。原来这家公司的业务就是忽悠全国各地的乡镇企业家和土豪们来北京参加各种评比会、表彰会,向他们兜售各式各样的荣誉证书。按理说,这种事情都是周瑜打黄盖——一方愿打,一方愿挨,在中国再正常不过了。就算你觉得恶心,吐啊吐啊也就适应了。可我老婆偏偏适应不了,死活看不惯,非得把人生第一个饭碗砸了。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老婆在一家销售进口化学试剂的民营企业里找到了第二份工作,负责向制药厂、各个大学实验室推销化学试剂。老婆大学学的是化学专业,性格又外向,所以我们都觉得这份工作相当合适。然而,老婆干了一年左右就干不下去了,原因是因为无法适应该公司的“企业文化”。这家公司老板和老板娘都是海外镀金回来的,学贯中西,口才出众,尤其擅长西方的成功学和本土的洗脑术,将中国的“雷锋精神”包装成“现代企业文化”,常常在会议上慷慨激昂地宣扬“无私奉献”、“自愿加班”。老婆有一回终于憋不住,当众问了一句:“加班咱没问题,但加班晚餐公司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解决?”此话一出,结果可想而知。两天后,公司HR就通知老婆卷铺盖滚蛋了。

老婆的下一家公司是一家小型咨询公司,三个小老板,七八个人小米加步枪,专门从事化工行业的咨询和调查研究。老婆在这家公司工作了5年多,期间练就了独步江湖的电话沟通术,擅长给各种专业人士拨打陌生电话,自来熟地套近乎,然后畅聊行业内的各种内幕信息。

有一个猎头曾经给老婆打电话,想挖老婆去另一家公司。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多小时,相谈甚欢。最后,猎头对老婆说,要不你干脆转行做猎头吧,因为我觉得你太有这方面的潜力了。正好老婆当时职业发展不温不火,对三个老板的小家子气也早已受够了,于是很愉快地接受了她的提议,转而投入猎头这个全新行业。

老婆去的第一家猎头公司成立时间不长。这家公司的老板原本是一家IT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老大,公司败落后自己创业搞了家公司,拼凑了一帮半路出家的猎头们干起了猎头业务。老婆去了其中一个部门,尽接些不靠谱的单子,滚打摸爬了一年多,居然也做成了几单,算是入了猎头行业的门。

公司老大念念不忘过去建个网站就能圈钱的好日子,发誓要“颠覆猎头行业”。于是乎,在公司里大建各种信息系统,然后制订各种规章制度,要求员工每天将自己掌握的客户及人才信息录入系统,简单粗暴地将猎头业务“颠覆”成低级的信息收集和加工业务,发誓要把公司的猎头们改造成系统里的小螺丝钉。老婆一心想做个牛逼闪闪的专业猎头,与公司倡导的“螺丝钉”精神格格不入,职场不适症再次发作,只得辞职回家。

那时候,老婆的目标已经瞄向了外企。为此,老婆天天早晚狂练英语口语和听力。大学毕业十年后,老婆的英语水平终于达到了可以跟外国人胡说八道的程度,并成功通过了一家外资猎头公司的面试。老婆刚进去时干得还不错,但后来公司风云突变,公司中国区老大换成了一个“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上任伊始就大力推行“精细化管理”。“精细化”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你上班时去了几趟厕所、每次花了几分几秒,都得管理起来。公司规定6点钟下班,但你要是8点前走人,师太就会觉得天理难容,觉得你简直自私自利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在这种管理氛围中,老婆的职场不适症暴露无遗。有一天下午,老婆打了N多电话后,居然毫无顾忌地在工位上吃了个苹果,不小心让师太看在眼里。从此老婆就成了师太眼中的眼中钉,隔三差五就要敲打一下老婆所在团队的老大,让她“加强管理”。老婆的团队老大心肠好,不肯炒掉老婆。但老婆早已严重不适应这种视员工如猪狗的管理方式,直截了当地砸了自己的饭碗。

有道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婆在网上更新简历后没多久,就陆陆续续接到好多家猎头公司的面试邀请。其中有一家是全球最牛逼的猎头公司,要招一个外派招聘专员,将来派驻到客户那里,负责客户的所有招聘工作。老婆对这家公司仰慕已久,立马前去应聘。最初面试老婆的是位外国大姐,后来成了老婆的BOSS。几轮面试下来,老婆拿到了offer,被公司派遣至一家澳洲公司客户那里。

面试时,老婆的BOSS就告诉她,这家澳洲客户特别难搞,之前派遣了两个人过去,都被客户撵走了。但她很看好老婆,相信她能搞定这家客户。老婆到了客户那里,发现形势果然很严峻,因为客户在中国的业务最近陷入瓶颈,人力资源招聘工作面临诸多困难。但是有利的是,客户公司中国区老大是老外,公司各部门高管也基本上都是老外,比较绅士,整个企业文化是典型的外企范儿,这一点老婆很适应,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很多棘手的招聘职位统统搞定。

一年后,老婆的BOSS给老婆电话,说公司新签了一家客户,是家内资企业,特别难搞,因此需要老婆出马。士为知己者死,老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等到了客户那里上班后,老婆才发现,这家客户的“难搞”,跟上一家客户的“难搞”,完全不是一回事。上一家客户虽然工作上面临很多困难,但好歹是地道外企,待人客客气气,做事一板一眼。而这家内资企业的“难搞”之处主要是人。用老婆的话来说,全是一群LOW逼。面试时吸烟、约好的面试临时变卦、开会时骂脏话,这些还是小问题。更奇葩的是工作上的各种不专业,比如给你一头驴的价钱,却非要你招一匹千里马来;给候选人提供的职位已经取消了,却还骗候选人来上班。更过分的是,这帮人还老动不动就要老婆加班。老婆跟他们解释,我们公司加班是需要预先申请的,因为要支付加班费。结果客户睁大眼睛,怒气冲冲地说: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蛋!

那段时间,老婆的职场不适症严重爆发,每天上班都闷闷不乐。老婆经常跟我分析,是不是自己毛病太多了?是不是应该像客户说的那样,主动适应这个环境?老婆的同事都劝她妥协,说什么要现实一点,环境就是这样,适者生存。老婆想了又想,终于有一天跟我说,“如果环境是一个粪坑,难道我也要去适应它吗?大不了我重新找工作呗。”

想通以后,老婆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架势来,安心等待客户来砸自己的饭碗,却迎来了好消息。原来老婆的BOSS知道这种情况后,生怕老婆离职,就把老婆调离了该项目,把她借调至公司的猎头部门。于是乎,老婆因祸得福,脱离苦海,回到了公司重操猎头旧业。

公司猎头部门的团队老大是个外国帅哥,特别绅士。老婆借调到他的团队后,每天心情舒畅,工作热情爆棚,老大交给她的几个单子都进展非常顺利。几个月后,法国帅哥就向公司提出申请,把老婆正式调入了他的团队,成为了一名牛逼闪闪的女猎头。

就这样,老婆在大学毕业13年后,在砸碎和被砸碎N个饭碗后,终于一步一步地进入了自己最仰慕的公司,干上了自己最喜欢的工作。对于北京这种人精扎堆的地方来说,这也许压根算不了什么。但对我来说,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从中获得尊重和价值回报,这已经算是人生赢家了。我和老婆常常讨论,这一切靠的是什么。最后,我们一致同意,“职场不适症”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正如老婆说的,如果环境是个大粪坑,那么适应它只能使你堕落到苍蝇老鼠的级别。适者生存,但只有不适者才能成功。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种环境,你适应了一个低层次的环境,也就意味着你失去了上升至更高层次环境的机会。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