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猫咪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8-11-30

音乐资源加载中...

有读者留言说,她上高三的女儿每天都指着我发猫的照片救命。那今天我就聊聊最近我家的猫事:


经过三周的隔离治疗,弟弟Bia唧的猫藓已经痊愈。他不再是厨房里的囚犯,而是重回沙发上他的王座,继续做那个客厅巡游者,卧室睡梦捍卫者,猫中之猫。当我摘下为了防止他舔猫藓而戴了三周的耻辱圈,三周来,他第一次低头成功舔到前爪的时候,Bia唧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酣畅淋漓地舔了十分钟。


由于单独隔离了太久,Bia唧变得极度亲人,行为上更像是一条狗。在过去的三周时间内,只要有任何放风的机会,他都会从厨房里冲出来,扑进我的怀抱,努力昂起头,要我和他蹭脸。蹭完脸之后,他会跳到地上躺倒,摊开四肢,希望我去抚摸他的肚皮。作为一名老父亲,每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都觉得内心酸楚不已,觉得自己对他不起,以至于把一只猫活活养成了一条狗。


如今我下班回家,打开门,开了灯,换了拖鞋,他和姐姐啪嗒都会在玄关等我摸头。等我换了鞋向客厅走去的时候,只需要喊一声“弟弟”,他就会立即窜上来,站在我身边一起前进。Bia唧走路的时候尾巴笔直竖起,在尖上轻巧地弯曲一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问号。要知道,遛狗常有,而遛猫则很不寻常,遛一只问号猫更是非比寻常。


猫藓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麻烦之处在于它的治疗近乎玄学。猫藓是因为猫感染真菌而起,皮肤表面会起皮屑,然后掉毛,形成椭圆形的一块。用黑光手电筒照上去,能看见邪恶的蓝绿色光点。请设想一下当时的场景,我坐在黑地里,看着黑光手电紫外光下的蓝绿光点,确认Bia唧罹患猫藓,再无侥幸之心。而在另外一边,姐姐啪嗒懵然不觉地走着,我不由得担心她会不会早已经被传染。网上分享的心得说,猫藓要好几个月才能治好,有的甚至需要缠绵一年之久。我坐在沙发上,任由Bia唧跳走逃开,挫败感来袭,我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养猫。


关于猫藓的治疗方案有很多,无外乎是剃毛、涂药、药浴、服药。偏方更多,包括但不局限于白醋、洁尔阴、私人秘方药水等等。折腾了一圈下来,猫藓没有见好,反而有扩展的趋势,从肘部向两侧蔓延,到处都是皮屑。我又上网做了大量查询,基本确定猫藓的治疗是个玄学。有的猫莫名其妙就好了,有的猫病情缠绵,有的猫则会反复发作,这看起来就像是抽彩票。你抽中了什么样的一只猫,性格脾气也好,身体强弱也罢,都是运气。


同样是一起买来的猫,吃一样的猫粮,呆在同一样的家里,姐姐啪嗒就养得毛光水滑,无病无灾;但是弟弟Bia唧就不同, 打喷嚏、拉肚子、倒吸气,来到我家就是医院的常客,一个礼拜跑三回。好容易这些病症都缓解或者消失了,又来一个猫藓。啪嗒随随便便长到了1.5公斤的时候,Bia唧这多愁多病的身还不到一公斤。我抱起他来问:孩子,你这究竟是怎么了?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Bia唧张开嘴,发出人耳听不到的高频叫声作为回应。


所有的治疗都像是一种折磨。我觉得Bia唧进入了恶性循环:因为染病,所以要把他隔离在厨房。在厨房里没有阳光,只有开到30度的空调,他在里面寂寞无聊,整天就是睡,听到脚步声就去挠门。因为隔离在厨房里心情不好,各种药剂让他不舒服,于是他的胃口不好,身体变得更加羸弱,猫藓也就无法治愈。因为猫藓不见好,他就需要在厨房里隔离更长时间......


我觉得这样怕是不对,我担忧这样没有个头,我深深恐惧他也许再也走不出厨房,然后我听到了我的内心深处有一道粗暴而愤怒的声音响起:想什么呢,那他妈不过是个猫藓!对啊,那不过是猫藓而已,而我是一名理工科学生。猫藓就是真菌,真菌怕什么?真菌最怕紫外线。所以,我买了个大铁笼子,把Bia唧放进去,每天晒两个小时太阳,姐姐还可以隔着笼子和他打架聊天。为什么Bia唧会得猫藓,为什么啪嗒屁事没有?因为他的身体太弱,吃得太少,动得太少。所以,我买了新鲜鸡胸肉,每天白水炖了喂他们两小只,增加抵抗力。又安排放风时间,让两小只彼此追逐打闹,提升新陈代谢速率。


就这样经过了一周,好像就在一夜之间,Bia唧最后起了一层皮屑,掉落之后就痊愈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医好了他,究竟是皮特康,还是药浴,还是软膏,又或者是日光、鸡肉以及我想让他从厨房里出来动一动的执念?总之,他的猫藓好了,又可以大摇大摆地在家里徜徉,每天早晨过来用鼻子试我还有没有气息。确认了我还在呼吸,就跳上我的脑袋盘成一圈。有时候睡到一半,真想反手把他从头上摘下来,团成一团一脚踢客厅去。但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又觉得他痊愈是最近为数不多让人真正开心的消息,那就且让他盘一会儿吧,再说我头发少,这样也暖和些,算是孩子尽了孝心。


如果你现在来我家,会发现有两只猫在客厅里大闹天宫,彼此追逐打闹,没有一刻消停。但是,只要我起身,打一个响指,喊一声“弟弟”,我的身边就会有一只顶着个问号的猫咪跟我一起走。他的一只手上没有毛,就像是脱了棉袄的半边袖子。


飞天,Bia唧在床上的睡姿。看他的手上一半有毛,一半没有,就像是某些女生冬季穿靴子的腿。


面条猫,Bia唧对人类的枕头有误解,他认为枕头才是床。


Bia唧和啪嗒很罕见地睡在了一起,平常啪嗒非常鄙视Bia唧对人类舔狗的态度,认为这失去了猫的尊严。


示范,在跑步机上我用手指教啪嗒如何跳舞,她学得很专心。


题图摄影:Michal Bednarek

图片授权:购买自Shutterstock.com


往期回顾:

分享图片

1月4日,我们春天见

男人难为,男人为难

分享图片

一次私人票补

转载:不看这期,你可能连最基础的大红唇都画不对

《无名之辈》观后

双11和脚气

周末扯淡:假如上古人类能活1000岁

我是这样治好幽门螺旋杆菌的

生日快乐,和菜头先生

先福利,后生日

哪一代人最爱读金庸小说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当一位主持人死去

依照你们的要求:猫

故人风雨散

警告:玩猫丧志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题图是我从图片网站购买的版权图片,不要问了,那不是我的猫,里面的也不是我的手。要问的话,你去问摄影师Michal Bednarek。


天冷了,不要来点油浸鸡枞下面条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