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样的旅人,寻找和遇见永远不会结束,旅途永不结束。

沉浮 旅人酱和有猫君 旅人說 2018-12-17

音乐资源加载中...


我想了很久,到底要怎样为Luna的新书《只有寻找和遇见》写书评。坦白说,我实在是从来没写过任何类似书评的文字。

 

旅行中的寻找和遇见是美妙的存在,而所有的寻找和遇见其实也拥有着相似的灵魂。我最终决定,用10个关于遇见的故事向luna致敬。

 

这些遇见的故事,甚至大部分都没有照片。那些最动人的瞬间,是永远都来不及拿出相机,永远都拍不到的。相信身为旅人的你们会懂得。

 

至于寻找?“寻找”有时有明确的方向,有时只是隐约的感觉,它永远是旅途本身的基底。

 

人的一生,总是为了追寻生命中的光,而走在漫长的旅途中。

 

——旅人酱·沉浮

 

旅行中最迷人的,究竟是什么呢?不久前,这个问题突然从脑子里蹦了出来。

 

当时第一反应以为这会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可闭上眼一秒钟就得到了属于我自己的答案,这真是来得毫不费力:旅行中最迷人的存在,就如同那只迷雾中的鹿。它只存在于偶遇而非计划,它忽然出现又再也不见,它美好而虚幻得如同梦境。


 

动物

 

在所有的遇见中,与动物的遇见是最像爱情的。

 

那样一闪念的心动,就好像有柔软的皮毛轻抚过耳侧,就好像心跳漏了半拍,说不清为什么只是本能反应就突然高兴了起来。

 

它也是那种,明知道会失去的,来去匆匆,让人措手不及的爱情。可这种失去并不影响它的美好,和时过境迁之后的念念不忘。

 

当我第一次看到野生熊的时候,就懂得了这件事。我至今记得那头熊。在野生动物领域,它简直算得上是我的初恋了。

 

它在河对岸,夕阳在它的毛发上闪着金色的光。我下车,飞快冲到河边,只来得及眼睁睁目送对岸的它走远。猝不及防流下泪来,也不知道因何而流泪。


 

那是在黄石国家公园的第一天,之后几天,看了那么多自然刀斧沟壑的神奇,都比不上那一头熊。那种感动,甚至悸动,是无与伦比的。

 

我在想起它的时候,会在心里称呼它为我的熊。当然,我还有我的鹿,我的长颈鹿,我的鲸鱼。

 

那是个暴风雪天气,我们在车上,一边急匆匆地想着要在天气变得更糟糕之前赶到下一个入住的小木屋,一边懊恼,这次居然没有见到大角鹿,说好的很容易遇见的呢? 



它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树林里,有着那样巨大的鹿角。我见过那么多的鹿,却从来没有见过哪一头有那样好看的鹿角。配着雪花与丛林的背景,它简直是会出现在指环王里的那种鹿。 


当时完全愣住了,只会直勾勾的看着它。而它,也同样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神充满轻蔑。

 

我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它是森林之王,于是本能地默默后退了。它一直在原地注视着我。

 

我的长颈鹿,它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出现而已。那天我在土路上颠簸了8个小时,还因为路过索马里国境线附近而紧张兮兮。整个人快散架的时候,终于到了那片遥远的保护区,而它,是我在那里遇到的第一头动物。它踱步出现,眼神交会处,我觉得世界都静默了。理智想想,当时其实应该非常吵,发动机,司机的说话声,电台声,没有一样不吵的。可我却只觉得世界静默了。


 

至于我的鲸鱼,它甚至连出现都没有出现。那天我坐着小船出海寻找鲸鱼。出海前船长兴高采烈得调侃我们一会儿要看到的鲸鱼比船还要大噢。一个小时过去,海上风浪越来越大,小船强烈颠簸着,每次向下,身体都感觉仿佛是飞机在硬着陆。

 

船长无奈地说,看不到鲸鱼了,现在必须返航。

 

我在甲板上死死抓着栏杆,感受着一脸的水与乱发。雨水太多了只能张开嘴巴呼吸,头发被风吹进嘴巴吐也吐不干净。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鲸鱼的歌声。

 

空灵而隐约,但我知道那就是鲸鱼的歌声。我突然抬起头,试图透过雨水看到远处那头鲸鱼,可视线被遮挡着,什么都看不到。


 

我转向甲板上的大家,却发现所有人都只是死死抓着栏杆,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所以,这是我的幻觉吗?我知道不是,这里一定曾经有一头鲸鱼在歌唱,虽然只有我听到了。

 

那一刻,返程的小船依然颠簸着,我却忽然觉得,这世界就像游乐场。

 

我与它们,就这样遇见过,像是瞬间迸发的灵感,也像是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对于所有的遇见来说,都是这样。“遇见”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最高光的时刻,实在无需强求更多。

 

声音

 

在所有的遇见中,与声音的遇见是最像共鸣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被空中飘来的声音吸引,就好像身体的记忆轻易被一些振动频率所触及,一时间心潮澎湃,汹涌而来。

 

而对于声音的回忆,也是最立体,最有沉浸感的,就好像它随时在你耳边,你随时可以接受到那个频率。

 

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共振,是在某年12月31日的伦敦街头。

 

那天我病得几乎走不动路,可是跨年嘛,总不能浪费了早早订好的《悲惨世界》音乐剧票,于是强撑着去了伦敦西区。结果一不小心到早了,我便在国家画廊逛了一会儿,冷冷的展厅,觉得病势愈发沉重。

 

踏出国家画廊,像是瞬间从白天突然进入了黑夜;风冷得透心,我只想快点找个暖和的地方再躲一躲。

 

此刻,突然传来了歌声。而我,像是被黑洞吸引一样,不自觉地就过去,站住。小广场行人匆忙,红色双层巴士时不时从他身后经过,这背景像是开了加速度。而我面前的他,歌声缓慢,温柔,像是慢镜头。


 

这样的快慢镜头叠加着,冲突着,我觉得自己站在一个错乱的时空里。这种感觉微妙,虚幻,我无法离去。

 

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温暖的黑洞。

 

《悲惨世界》的经典曲目永远都不会叫人失望,可当天最深的感动,只来自寒冷的街头。

 

人的频道其实并不唯一,我们也时常与不同的气场形成共振。冬日里需要温暖,而夏日则明快很多。

 

那是佛罗伦斯的夏夜。我在阿尔诺河边的天台上看日落,一不小心看到了半夜11点。没办法,初夏的晚风让人沉醉。

 

回旅社的路上,我迷迷糊糊梦游般路过一片小广场。在那里,两位姑娘穿着黑色及地长裙,琴弓飞舞,脚步雀跃,像是进行着一场最轻快的对谈。

 

她们只是沉浸在拥有彼此的音乐世界里吧,环绕着的我们,其实并不是这场街头表演的对象,只是真正的过路人。可即便是只是路人,也都不自知地被吸引到这磁场里。


 

一曲结束,人群中飞奔出一个小女孩,跌跌撞撞扑到一位琴手的怀里。那是她的女儿。而“城管”也在此刻才慢慢悠悠从围观人群中走了出来,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差不多就行了该走了。

 

这就是意大利了,直叫人发自内心地轻松懒散,做个无用之人。而我呢,每当我感受到轻快与放松,总是不自觉地想起那佛罗伦斯的夏夜琴音。

 

也有一些共振,其实连我自己都说不清那算是什么情绪。

 

大风天的石头城马泰拉,我抖抖索索钻进路边的小咖啡厅。点完咖啡坐下,隐隐约约听到Hallelujah笛音,我心想着,这咖啡厅很合我意啊,背景音乐居然是这首。

 

可是仔细一分辨,怎么还有人的嗓音?而且是像现场的那种?环顾四周,发现声音的来源其实是门口街边。

 

我想都没想,丢下咖啡就冲了过去。

 

笛音缓慢悠扬,歌词则被改成了朗诵。我听过许多版本的Hallelujah,低吟浅唱回味悠长的动容是我对它的体验。而此刻遇到的这一曲,带上了更多的激昂。


 

他们反反复复演绎着,我是唯一的听众。也对,这大风天里,谁不想快点找个树洞躲起来呢。

 

裹紧了斗篷,我忽然觉得自己是即将上路的霍比特人。

 

半小时后,我忍不住开口问,可以拥抱一下吗?他们终于停了下来,给了我大大的拥抱,然后说,很高兴你喜欢。


 

我感觉我明白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明白了什么,可我的身体一定知道。

 

Hear it, feel it.

 

 

在所有的遇见中,与光的遇见是最像永恒的。

 

照亮这件事也许只发生在短短的瞬间,它本质上却更像是一种单向阀。只要感受到过光,就会知道它的方向,就像知道了上帝在云端。

 

我曾有过非常困顿的时期。经济、身体、工作、感情统统一塌糊涂,整个世界像是一部古老的黑白默剧,无望里带着些许黑色幽默。

 

某日,我与朋友相约,去当地一家西安小吃店。出了地铁站,看着时间尚早,我就打算四处闲逛一下。胡乱闷头走了一会,感觉自己有迷路的风险,于是我抬头四望,冷不丁看到阳光打在红砖房子上。路边带着初春新叶的树,正向着阳光与蓝天伸出枝条。


 

其实是非常普通的一个画面,可就在那一眼之间,我就觉得自己被救赎了,说不清缘由。

 

那一刻,我的世界仿佛又重新变成了彩色,哪儿都对了。几个月后,生活的困局也慢慢开始化解。

 

快十年过去了,每当重新陷入困境,我都会想起那个画面。那仿佛就是照亮我生命的光。

 

所谓的“光”,有时都算不得什么真实存在的“一束光”。

 

那一次,我坐红眼航班到盐湖城,睡得昏昏沉沉,像是工作日早晨第一次按下闹钟一般迷迷糊糊之中,忽然看到窗外整座城市温暖的橙色灯光。城市的一边是隐隐可见的雪山,另一边是隐隐可见的湖面,半梦半醒的我,甚至来不及分清这是不是幻觉就被美到了。


 

我身旁的老太太看到我的表情,说,很美是不是?我家窗外也可以看到这雪山,我每天早晨开窗都觉得好开心。

 

此后机缘巧合,我又去过好几次盐湖城转机,却再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了。可即便如此,那城市与雪山,还有想象中属于那位老太太的房子,一直是我心里暖黄色的光。


 

最近一次被照亮,是在一段漫长的着陆中,偶遇了一场完美的日出。我当时激动到第一时间就在旅人說分享了这个故事。

 

飞机着陆广播响起的时候,天空还是全黑的。就在那一个瞬间,一线浓郁的橙色亮光,突兀地出现了,以一种隐忍却坚定的姿态。

 

橙色慢慢晕染,黑色的天空渐渐成了墨蓝色。而后,它们胶着融合,一起化成了漫天的粉。

 

机翼忽地转向,下面是无尽的海与孤零零的船。白色的船身与红色张扬的边缘,被不知哪儿来的一抹阳光照成了金色。

 

这暗沉的海与夺目的船,让我隐约产生一种模糊的感觉:就算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灯塔,也一定有船愿意赌上一切去远航。

 

机翼忽地转向,朝着太阳,是一片流动的赤金。此刻又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释然:其实总有一种灯塔,在我们难以触及的更高方向指引。

 

我知道,迷茫的时候,只要想起那高处看不见的灯塔,就会有光。

 

以上,是属于我的“遇见”故事。

 

自然,旅途中还有许多寻而不得,遇而不见的故事,这些故事甚至更多。

 

它们也许没有让人觉得完满的结尾。可是,不到生命的尽头,其实也无所谓结尾。连ending都没有,又哪来happy ending呢。

 

我们这样的旅人,寻找和遇见永远不会结束,旅途永不结束。


感谢Luna为本文供图


文|沉浮   图|Luna

记得打赏哟!

欢迎转发,若想转载请后台联系

· · ·

点击查看往期精彩旅行故事

她说,世界尽头呀,多看一眼就是赚呀。

我们不过都是城市的产物,这里是牢笼,也是家。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